当前位置: 首页 > 重生媳妇有点坏完整本免费阅读主角文清浅纪笠最新章节

重生媳妇有点坏完整本免费阅读主角文清浅纪笠最新章节

男女主人公是文清浅纪笠的小说《重生媳妇有点坏》目前已完结,本文的作者是知名网络作家“祁子寒”,在他的笔下,为我们带来了这样一个故事。小说概述:陈秋月好像吃了只绿豆苍蝇,冷冷看着文清浅,说道:我听赵旭涛说,他要带你回他家过年,这么好的事儿你怎么不去啊?哦——旭涛是想让我跟他回家过年,可我一寻思,这大过年的,我不守着自己老公,去别人家多不好啊。文清浅顿了顿,给足陈秋月消化吸收的时间,继续说道:再说了,纪笠在哪儿,家就在......

《重生媳妇有点坏》第6章 亲情

不知道睡了多久,叮——哐——嗞——属于春节的二踢脚环节开始了。

文清浅一个机灵,猛地睁开了眼睛,正对上纪笠那深褐色的眸子,他显然也是被鞭炮声吵醒的。

或许是睡觉过程中被彼此的体温吸引,此刻的他们竟然只隔了两厘米。

纪笠的眼神在她的脸上停留了几秒,似乎有些迷惘——平时的文清浅头发乱糟糟地,脸也没好好洗过,路过她身边都会闻到一股霉味,可眼前的文清浅头发柔顺,面皮白净,虽然两块高原红还没褪去,可比之前好看了太多,再加上她穿了一身纯白色的秋衣秋裤,更显得干净清爽。

纪笠错开眼神,起来迅速穿上了毛衣,冷声说道:以后不可以上我的炕。

我为什么不能上你的炕?我是你老婆

文清浅本来想拦住离去的纪笠,没想到劲儿使大了,直接将他按倒在炕上,四目相接,眼波流转之间,她清晰地看到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目光中有惊讶也有羞怯,但更多的是抵抗。

这时,一声烟嗓忽然闯入了耳朵。

纪笠,快起床,一会儿拜年的来了!让人堵被窝可不像话!

王翠霞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场景,差点没咬断了舌头——她素来知道纪笠和文清浅是分开睡的,当然也知道文清浅怀不上孩子根本不是因为不孕症。

你俩你俩咋回事,纪笠啊,你昨晚上值班喝喝酒了?王翠霞秒变结巴,眼珠子上下打量着文清浅,她竟然还洗了头,还换了衣服?之前那邋遢样怎么没了?儿子寂寞太久会不会没把持住?

纪笠没想解释,推开文清浅,直接穿裤子下炕。

大娘,我们是夫妻,睡一铺炕不很正常吗?下次进屋能不能敲门啊,你说我不孕,也得给我孕的机会吧?

王翠霞被噎直翻白眼,说道:臭不要脸,就你,也配?纪笠,听妈的,她现在的名声臭得能熏十条街!你过完年就和她把婚离了,离婚之前你给我离她远点!

妈。

纪笠忽然开了口,冷声说道:文清浅和王永章的事,是你诬赖她的吧?

说起这件事,他还是从陈秋月口中得知的,前段时间他出门学习,回来之后就连续遇到重症患者,一直忙的顾不上家事,没想到在王翠霞的努力下,这件事传得满城风雨,他也曾问过文清浅,可文清浅除了哭一句话都不说,让他根本无从解决。

王永章是幸福里出了名的老无赖,奸懒馋滑占了个全,他不信文清浅会看上他。

纪笠,这事儿不用你管!妈都给你安排好了。

王翠霞使劲儿朝着纪笠使眼色,眼珠子都快甩出来了。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安排,更不需要这种龌龊的安排,我还有事要去医院,这件事到此为止。

说完,他两步走到了门口,又忽然停了脚步,没回头,只是说道:文清浅,要是家里没吃的,就到医院食堂来找我。

文清浅看着他越走越远,心头涌出一丝暖意,虽然他没有直接站在自己这一面,可他心里有一杆公道的秤,只要他本性善良,感情啥的慢慢培养呗!

龌龊?我还不都是为了你啊!王翠霞朝着纪笠的背影喊了一嗓子,然后回过头狠狠剜了文清浅一眼。

大娘啊,你别生气,我想开了,这家挺好的,炕热、被窝暖、男人靠谱长得也俊,这人啊就是要知足,以后我和纪笠好好过,咱们以后的日子可长着呢。

文清浅此言一出,王翠霞气得浑身哆嗦,就差直接扔鞋底子了,她指着文清浅的鼻子,骂道:当初我就不该同意纪笠娶你,不就是我们落魄的时候喝了你家几碗稀粥么!真把自己当成活菩萨了!不要脸的东西!呸!

王翠霞这样的恶婆婆,真是从里到外的恶,又凶嘴巴又毒,可她对文清浅造不成任何伤害——因为她根本不是以前的文清浅,鄙视也好羞辱也好,不过是挠痒痒罢了。

王翠霞走后,文清浅继续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一身看着顺眼点的衣服——土黄色高领毛衣,暗灰格子高腰裤,可外衣太短缺了,除了各种灰突突的棉袄,就只有一件纯红色的呢子大衣能显得精神点——估计这是她结婚那天的衣服,胸口处还别着一枚红色水钻的鸳鸯胸针。

文清浅穿上这一身,感觉好多了,只要再换上一双锃亮的牛皮高跟鞋,妥妥的复古潮搭——只可惜,哪里有什么高跟鞋,地上那双看不出原来颜色的厚棉鞋是她的唯一。

好在,她还有一点意外发现——在一个破箱子底下竟然藏了二十块钱,在这个年代,二十块接近一个人的月工资了,这可是一笔巨款,买鞋足够了。

可仔细一看,二十块钱外面包着的纸上写着几个小字——哥哥出狱买衣服钱。

文清浅心里一颤,她从小就被遗弃,从来不知道亲情是什么,这一刻,看着纸上的字,她感觉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戳了一下。

文清浅,钱我先用了,不过你放心,我会替你好好重活一世,照顾好你哥,还有纪笠。

她穿上了那双棉鞋,在镜子前把长发编成了一个麻花辫,虽说看不出有多美,可至少女人味儿十足了。

此时,院子里传来邻居来拜年的声音,她顺着窗户缝望出去,见来的人是陈秋月和她娘陆桂芬,陈秋月还一直抻着脖子望着她这屋,看来是不知道纪笠已经去医院了。

院子中除了王翠霞还有三个人——纪笠的弟弟纪盛还有他的老婆和儿子。

原来是给纪家生了孙子,怪不得这么嚣张。

文清浅冷笑,一转身走出了房门,挺胸抬头,气场两米八。

文清浅?陈秋月是完全没想到出来的时尚女郎是文清浅,这一身红色的呢子大衣简直能晃瞎人眼了。

唉呀妈呀,你干啥,穿这样你要扭秧歌咋地?王翠霞说着就想去拉她。

过年不穿的喜庆点,啥时候穿啊?我还有事,你们接着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