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慕朝烟莫玄珲小说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免费阅读

慕朝烟莫玄珲小说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免费阅读

慕朝烟莫玄珲是作者朝烟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中的男女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朝烟的代表做。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慕朝烟,你个贱人,还不出来!听着这刺耳的声音,慕朝烟的心里实在不爽。那么美的场景,就算是梦,她也想多呆一会儿。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来。都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梦到那么奇特的地方了。这人真是太讨厌了。越想越气,对方明显又是来找茬的,慕朝烟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滚!慕朝霞刚一回来,就听说了自己母亲跟......

《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第6章 面子少省着点丢

李氏在说什么,本小姐怎么听不明白呢?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把主子放在眼里的奴才,留着何用?也不知道是谁调教的,简直有辱宰相府的门面。

不就是扣帽子么,她也会。

动不动就丢了宰相府的人了,既然都丢那么多了,还能剩下现在这么些,真是奇迹。

听着慕朝烟的话,李氏的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什么谁调教的?

现在宰相府由她管家,不是她调教的,还能是别人不成?

说什么有辱宰相府的门面,根本就是拐弯抹角的在骂她。

不过,慕秋德就在这里,她还没胆子把以往的真面目表露出来。

看着慕朝烟,虽然心里在不情愿,也只能皮笑肉不笑的虚伪应承。

烟烟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么?

呕!

听到李氏假模假样的用着假嗓子叫着自己,慕朝烟差一点没把隔夜饭都给吐出来。

早晨还一口一个贱婢呢,怎么这会儿就成了烟烟了?

变脸的速度之快,没学川剧可惜了。

敢给她下药,胆子够大的。

别的不说,玩药,她可比她们厉害多了。

就是不知道,她们能不能承受的住。

那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秋德可没心情在这听她们闲聊,打从一进来,他的关注点就在那里。

这时候,身边的管家也已经从那里走了回来。

回家主话,那两个人已经死了。死因一个是被人扭断了脖子,另一个还不能确定。

慕朝烟撇撇嘴,心中暗笑。

能确定就怪了。

如果不是专门的仵作验尸,就算是普通的大夫,可能都看不出来。

毕竟,谁会想到,杀人的会是死者头上的发簪呢。

况且,那发簪可是好好的插在那里呢,只不过,往里多了那么一寸而已。

也就是这一寸,不但可以要人性命,而且无伤无痕,速度够快的情况下,嘴里连点血都不会流出来。

就头皮上那一点,有头发盖着,谁会注意到?

看着慕朝烟淡然的模样,慕秋德的眼中带着探究。

那两个人是你杀的?

是啊。

用什么杀的?

手呗,还能是什么。

对于这个名义上的父亲,哪怕他现在眼露凶光,慕朝烟也丝毫不惧。

他如果真的是个称职的父亲,她自然会敬重他。可惜,他根本不配自己叫他那么一声。

既然他无情,就不能怪自己无义,惹到了她,亲爹也一样不惯毛病。

慕秋德脸色猛地沉了下去,眼神中带着狠厉。

他怎么也没想到,以往那个见到他就躲,唯唯诺诺的丑女儿会变成现在这样伶牙俐齿。

那是谁教你的武功?

那两个婆子年纪也不算大,天天干粗重的活,力气岂是一般闺中的小姐能比的?

如果没有武功就想杀人,怎么可能。

没人教啊,不知道怎么就会了。

不知道怎么就会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

一想起刚才被慕朝烟奚落嘲讽,李氏就觉得不甘心。

烟烟,你怎么当着你父亲的面还胡说八道呢。什么东西都是学来的,哪有不用学就会的。你好好跟你父亲说,他是不会怪你的。

看着对方一脸圣母婊的样子,慕朝烟就觉得一阵反胃。

烟烟也是她能叫的?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李阿姨,你这话说的,我这不就是在好好说话么。我在相府这么多年,有没有人教过我什么,你会不知道么?难不成一会儿工夫没见,你连人话都不会听了。

李氏怎么也没想到,当着慕秋德的面,慕朝烟也敢这么嚣张。

竟然说她听不懂人话?

简直太过分了。

可是,慕朝烟的话还没完呢。

哦对了,李阿姨,你到底只是个卑贱的妾室,这样公然叫我乳名,被人听去了,会说父亲没有教好你。出嫁从夫,宰相府的面子本来就少,李阿姨你可省着点丢。

你说什么?

李氏一口血卡在脖子那里,差一点就喷出来了。

宰相府面子少,让她省着点丢?

宰相府以前的面子难不成都是她丢的么?

指着慕朝烟的手止不住的颤抖,转回头想要看看慕秋德的态度。

以往那些事,慕秋德也是知道的,相信这一次,他也会站在自己这边。

可是,慕秋德却丝毫没有表态,只是脸色沉静的盯着慕朝烟看。

这让李氏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突然觉得,她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看清楚过这个男人。

慕秋德现在可没心情去管李氏的想法。

原本回来的时候听到她们告状,说慕朝烟性情大变,不但辱骂长辈,还出手伤人,他还不信。

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却容不得他不信了。

能做到宰相这个位置,大风大浪也算经历过不少。

至于后院这些腌臜事,他见过的更是不胜列举。

空气中弥漫着的那股味道,虽然药性已经散的差不多了,但是味道还在,加上地上倒着的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如果不是慕朝烟真的变了,何必用上这个办法。

只是,她到底是怎么变的,因为什么变的,却理不出个头绪来。

慕朝烟毫无畏惧的跟慕秋德对视着,心里自然也明白他在疑惑什么。

不过,就算他想破了脑袋也一定想不到,自己会是从几百年后的时代穿越过来的。

而且,自己的身上还会带个奇特的空间。

最主要的是,只要不是特别奇怪的毒,她的空间都可以自动帮她解除。

就像刚才的幻情,简直是在简单不过了。

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在进去看看,说不定里面还有什么其他的惊喜在等着她呢。

可是,在看看面前的这些个人,慕朝烟不免有些怨念。

这些人整天就是吃饱了闲的,跑到这里来没事找事,真是烦人。

李氏在一边眼巴巴的看着,她现在已经不关心慕朝烟为什么没被迷晕这个问题了,她只想知道,慕秋德为什么还不肯替她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