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爱难求展先生已错过小说最新章节-深爱难求展先生已错过在线阅读

深爱难求展先生已错过小说最新章节-深爱难求展先生已错过在线阅读

重磅推出的小说《深爱难求展先生已错过》是三朵 的短篇巨制,文中周子栀展正勋之间的爱情让人遗憾欷歔,该书描绘了:梅娜的那些话,让周子栀气愤的不住颤抖。她指过去,你故意的!梅娜仰着下巴,高贵的如同一只白天鹅,我劝你,不属于你的东西,就别碰。展正勋早晚都会娶我的。周子栀咬着唇,气愤的小脸胀红,可笑她之前还对梅娜觉得感激。她用尽全身力气开口,不管怎样,现在正勋是我的丈夫。只要我还在一天,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第三者。梅 ......

《深爱难求展先生已错过》第六章 不爱你了

周子栀心里越发悲凉,帮帮忙?这么多钱,是她说帮就帮的吗,更何况她就要和展正勋离婚了。

她思前想后,不能再纵容下去了,姥姥,这个忙我没法帮,舅舅嗜赌成性,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不然报警吧,让他也长长记性。

王荷当时就炸了,你说的什么话!家门不幸啊!你妈妈去世以后,我和你舅舅含辛茹苦的供着你,到头来养了个白眼狼啊。

你自己舒舒服服的做着豪门少奶奶,就不认你穷苦亲戚了是吧!我的女儿啊,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啊!我也不活了啊

王荷的每句话都剜在周子栀的心口上,她低着头红了眼眶,姥姥你别这样,五十万你叫我拿什么给你啊。

你向展家要啊,展正勋一定会给你的,展家家大业大,不会差这五十万小钱的!啊,小栀啊,你就当帮帮你舅舅,姥姥在这边给你磕头都行啊。

周子栀紧紧的攥住裙摆,她仰着头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好一会儿点点头,行,你让我想想办法。

王荷顿时喜笑颜开,我就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那这样,我和你舅舅在家等你吃晚饭,你晚上就带着钱过来啊,一定要过来啊。

晚上是不是太急

没等说完,王荷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她咬着唇,手背捂住眼睛,委屈的哭着,一下午的时间,她去哪儿弄五十万啊。

泪水砸在离婚协议书上,她透过指间的缝隙,眼看着展正勋的签名缓缓晕开,吸了吸鼻子扯了一个苦笑。

左右她在他面前已经毫无尊严了,也不差这一次。

她颤抖着手指,找出展正勋的号码,呼吸了好几次,才拨打过去。

展正勋接起的瞬间,她心脏猛地一颤,尽管他那样伤害过她,她还是没有办法抑制自己的心跳。

清冷的嗓音传来,协议签好了?

她一顿,心跳渐渐回落,还没有。

展正勋嗓音透着不悦和烦躁,我说周子栀,你不会真要在展家赖到你有孩子吧,到时再用孩子要挟我不能离婚?我告诉你,昨天晚上是我第一次碰你也会是最后一次。

你这样无趣的女人,想起来都让我作呕!

裙摆已经被周子栀抓的不成样子,心脏千疮百孔的泛着疼,她咬牙开口,我想要钱。

展正勋的嗤笑声紧随而来,嗬,周子栀你是在把我当傻子吗,昨天是谁言之凿凿的说一分不要的,现在又恬不知耻的要钱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在你心中一文不值。

我也知道我不该在向你要求什么,但是我家里真的出了事情,急需五十万。

她说着,像是怕被拒绝忙补充道,你放心,我会给你写一张欠条,这钱等我以后工作了,我会还给你的。

工作?

展正勋的嗓音满是冰冷的嘲讽,真不知道你要做什么工作才能赚到五十万还我,给别人在生个孩子?

展正勋!周子栀终于是忍无可忍了,她可以忍受他的冷嘲热讽,可以忍受他的不尊重,但是她无法忍受,他把她对他的爱,说的这么不堪。

她几乎一字一顿,展正勋,你听清楚,我是因为爱你,我才不想和你离婚,我是因为爱你,我才想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

但是从今以后,我不会了,展正勋,我再也不爱你了。

展正勋正在敲击的指尖一顿,他深深的皱起眉头,不爱了?

想和他撇清关系,也没那么容易。

他展正勋不要的东西,决定权向来都在自己手里。

只有他折磨她丢弃她的份儿,她别想!

展正勋指尖继续敲击在豪华的办公桌上,我给你一百万。

周子栀一怔,苦笑起来,她一句不爱他了,就能换来一百万,还真是划算。

她的爱,对于他而言,就是这么不堪,以至于,让他迫不及待的用金钱来抹平。

周子栀将眼泪倒流回去,你放心,欠条和离婚协议我都会写好,以后我一定会还你的。

展正勋没再多说什么,等下你来集团,带着离婚协议,钱我会让助理给你送下去。

周子栀低下头,看着离婚协议上的签名,微笑,好。

挂断电话后,她不再犹豫,拿起笔迅速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展氏集团。

展正勋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俯瞰着城市,漫不经心的转动着指尖上的银行卡片。

敲门声传来。

进。

梅娜满脸带笑,小心翼翼的走到展正勋的身后,踮脚蒙住他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展正勋拧眉,拉下梅娜的手,怎么是你啊。

梅娜娇嗔道,什么叫怎么是我啊,见到我你不开心吗?

没有,就是没想到你会过来,有点意外。

梅娜笑着,眸光落在展正勋手里的卡片上,我刚刚在楼下碰到刘琦刘助了,是我和他交代,才没通知你的。

刚刚多亏刘琦说漏了嘴,要不然她还不知道展正勋要给周子栀送钱呢,那个女人还真有本事。

她笑的大方得体,正勋哥哥,昨天是我有点失态了,其实嫂嫂人挺好的,她也

我已经和她离婚了。

梅娜呼吸一顿,脸上的笑容不受控制的扩大,真的?

她忙又收敛着笑容,嫂嫂不是不同意吗。

展正勋将手里的卡片递过去,这张卡给了她,就彻底两清。

梅娜心头忍不住欣喜,展正勋的嗓音接着传来,周子栀应该快到了,我出去一下。

梅娜转着眼睛思量,迅速将展正勋拦住,正勋哥哥,听刘助说,你等下不是还有会议要开吗?这样,我帮你送过去吧。

展正勋看着时间,也好。

梅娜得逞的笑着,你放心吧,我一定亲自交到她的手上。

说完,抬脚迅速在展正勋的脸上亲了一口。

梅娜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展正勋眉头缓缓拧紧。

昨晚的一切,单单是回想起来,就几乎让他的控制力直线下降。

从她出现,就将他的家里搅得一团糟。

刚刚那一个电话,就让他几乎情绪失控

这个女人,以后还是都不要再见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