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最新章节试读

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最新章节试读

《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小说完结版来袭,小说关键角色有[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讲述了一段关于误会与陷害之下的爱情,本书是作者水月月 的重磅推出的短篇巨制。内容试读:当下我吓得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到门口拼命的拍门:“有人吗,有人吗?放我出去,快点放我出去。”警察一定觉得我疯了吧,谁也没理会我。“娘子……。”似是一身深深的叹息......

言情完结文推荐试读

当下我吓得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到门口拼命的拍门:“有人吗,有人吗?放我出去,快点放我出去。”

警察一定觉得我疯了吧,谁也没理会我。

“娘子……。”似是一身深深的叹息:“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是你的牢狱之劫,上天注定的事情无人能解,所以你不必惊慌,只待时辰一到,劫数自然就解。”

他这句话到是吸引了我,我想起当初在乔家寨的时候,廖疯子指证说我是杀人凶手,当是南宫烈就这么跟我说过,难不成那时候没有造成牢狱之灾,所以今天才会遇到这事儿吗?

当下心里一动,便大着胆子回头想要问问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哪成想,转身就看到一张白生生的脸近在咫尺,南宫烈不知什么时候从空中落了下来的,此时就站在我面前,这么近的距离看上去,更显得他好看到不可思议。

可也正因为有他这强大的鬼王气场,像是使整个小小的审讯室空气里都浮着一层薄冰,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娘子别害怕,不管如何,为夫会一直陪着你。”

可是,正因为有他陪着,我才害怕的好吗?

此时根本就没有人来救我,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想要转过身去不敢看他,哪知却觉得下巴上一凉,白暂且指关节分明的大手一下子钳住了我的下巴:“娘子,难道你就不想念为夫吗?”

想念他?有病吧我?

“放手。”我眼里泛起一层水雾。

似乎看到我想哭的样子,南宫烈修眉微蹙放开我,他的肤白若雪和黑色的长袍行成强烈的对比,矜冷霸气的帝王威慑感让我心里一缩。

说实话我是鼓足了勇气才叫他放手的,可现在他放开我后,那深潭一样的眼睛沉沉锁在我脸上,我害怕及了,曾经不止一次看到他是怎么收拾那些阴灵,如果他也向我挥挥衣袖,我就那么消失不见了。

那宽爷怎么办?我还没有报答他的养育之恩。

乔诚怎么办,我连句道别话都没有。

谁想,南宫烈的视线突然像是软化了几分,而后他抬起手来,长着鲜红朱砂痣的手轻轻摩挲着我的唇瓣,那样温情万分:“不要哭,为夫只是心急想念你。”

我整个人僵住,头动不了,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这么近距离的看着我又用这样万般溺宠的语气跟我讲话的时候,我浑身都不自在起来,这种不自在,原于身体内心里居然有些害羞感,而不是惧怕感。

这让我更加无措和害怕,他一定是给我施了什么法术。

当下急忙伸手进衣袋里去掏符咒,随意什么咒吧,反正我平时也搞不清楚宽爷什么时候该用什么符,就那样蓦地掏出来,一把往南宫烈身上拍去……

谁想这个符咒拍到南宫烈袍子上时,居然没有如我想像的,像电影里似的,他至少会吓得突然消失之类的吧?

没有。

那个符咒只是像拍在我们普通人类身上似的,对他没有起任何作用,而且还那样一下了顺着他滑顺的长袍掉到了地上。

这下完了,我在心里哀号。

南宫烈冰冷的凤目垂下看了一眼地上的符咒,再底扬起眼来,声音冰冷质问:“你就这么不想看到为夫吗?”

“我……我不是你的娘子,你找错人了。”我颤着声音,想要挣扎开他攥住我手腕的手。

“我南宫烈岂会连自己的娘子也寻错?”蓦地钳着我的手腕重重一推,我被他整个制在墙上背靠着,紧接着他的身体也随着覆压了过来,他很高大,大约一米八以上的个子,我的头顶最多只齐他的肩而已,要想逃脱根本不可能,只是在这一压一挤之间,那凉凉的带着檀香味的薄唇已经吻了过来。

“唔……。”舌,尖一下子趁虚而入,霸道而激烈地掠夺着我口中芬芳。

我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双手紧紧抵在他的胸膛上,可是再拼力的挣扎也因为他缓缓放松下来的温柔轻吻而撩逗得无影无踪……

幸好就在这时候,那个女警不知为什么走到审讯室门口。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