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完整版]最强神医狂婿小说 陈宁萧雨妃无错版阅读

[完整版]最强神医狂婿小说 陈宁萧雨妃无错版阅读

陈宁萧雨妃两位主角是知名小说家“且听风吟”笔下塑造的人物,出自小说《最强神医狂婿》,又名《最强神医狂婿》,精彩不容错过。讲述了:是这样的,我父亲因脑出血情况非常不妙,多次被医生宣判死刑。而贵公司的陈宁陈先生,他的医术堪称出神入化,是他救了我父亲一命,从阎王手中抢走了我父亲!”陈先生不仅医术厉害,人品也相当不错。我要给他两百万诊金,他却多次拒收,这份人情我本来是打算下次再还,但我父亲......

完结版虐恋文《最强神医狂婿》由著名作者“且听风吟”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宁萧雨妃、陈宁萧雨妃,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值得细细品读。

《最强神医狂婿》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是这样的,我父亲因脑出血情况非常不妙,多次被医生宣判死刑。而贵公司的陈宁陈先生,他的医术堪称出神入化,是他救了我父亲一命,从阎王手中抢走了我父亲!”

“陈先生不仅医术厉害,人品也相当不错。我要给他两百万诊金,他却多次拒收,这份人情我本来是打算下次再还,但我父亲不乐意,非要我现在就来报恩。”

“我宣布,我个人赠送三百万给正民集团,用于支持正民集团的发展与经营。还望正民集团能取得更好的发展,研发出性价比高的药品来造福社会。”

何建军这不可置信的声音,瞬间在众人脑中掀起惊涛骇浪,众人只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要坍塌了!!

陈宁医术出神入化?面对两百万诊金分文不取?!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陈宁吗?!

现场几乎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十分精彩,有震撼,有惊讶,有错愕,还有的股东当场目瞪口呆、傻在原地!

“这、这怎么可能…”萧雨妃眸子里荡起了震惊,她一开始也以为何老的苏醒与陈宁无关,只是何老回光返照而已。

可听何建军这意思,陈宁居然真的治好了何卫国?!

“萧总,这些钱我本来是想给陈先生的,但他不肯要,你俩是夫妻,我就直接给你了。”何建军满面春风地说道,将支票放到萧雨妃桌上,旋即不等萧雨妃退还给自己,便在众股东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径直走向陈宁。

“陈先生,多谢多谢。”何建军紧握住陈宁的手,拍了拍陈宁的肩膀笑道:“好小子,真是年少有为!”

“何总,你真是太客气了。”陈宁轻笑道,何建军的到来,倒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除了透视、功法这些本领外,陈宁还继承了老祖宗最宝贵的遗产--智慧。

何建军这种人有恩必报,就算陈宁拒绝了他的答谢,他也一定会以其他方式回报。而陈宁没有当众收下,反倒彰显出自己高尚的品德。

没想到何建军居然还在诊金的基础上多加了一百万,不过这些钱对他来说也算不了什么,毕竟何卫国如果去世,何氏集团股价暴跌起来,损失可就不止三百万了。

“哈哈,应该的,应该的。”何建军笑着递上了自己的名片,“这是我的名片,陈先生,将来有时间随时可以来我公司或我家拜访我,届时我一定盛情款待。”

“好。”陈宁再次与何建军握手,目送着何建军离开现场。

这笔从天而降的三百万犹如冰雪般落在李坤头顶,时逢炎炎夏日,仍旧给李坤来了个从头到尾的透心凉!

“哎呀,我记得刚才有个股东说,只要我能拿出两百万,他就把脑袋剁下来给我当椅子坐。这会议室的椅子坐得我不是很舒服,李董事,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

陈宁一双虎目钉在李坤身上,嘴角勾起一丝邪笑。

“你,你…”李坤不禁脸一红,他刚才的确说过这番话,可他自然是不会兑现承诺的,李坤翘起二郎腿,冷笑道:“陈宁你这吃软饭的赘婿,我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来,你来,你有本事把我脑袋砍下来,废物!”

“既然李懂事你都这样说了,我就帮你把你这没长脑子的脑袋给剁下来吧。”

陈宁亮出了兜里的匕首,明晃晃的匕首在灯光的照耀下泛起渗人的寒光。陈宁径直走向李坤,拿着匕首打量着李坤的脖子:“嗯,我挑个角度,从哪里开始割会比较完整一点呢…”

“陈、陈宁,你干什么?”

李坤也没想到陈宁这疯子居然来真的,因为恐惧而渗出的汗水湿透了身穿的西装,脸上的汗珠也让他显得有些狼狈。

陈宁一步一步向自己逼近,李坤一步一步向后倒退,瞧着陈宁手中寒光闪闪的匕首,李坤腿肚子发软:“陈宁,我警告你,马上给我滚!”

这一幕看得萧雨妃心里也爽得不行,她平常可没少被李坤针对,但她也怕陈宁真的做出什么事情,急忙喊道:“住手!陈宁你给我住手!”

然而下一刻,陈宁便一个箭步冲向自己!

“不要!”李坤急忙闭上眼,惊得一屁股瘫坐在地!

但脖子处并没有传来冰凉的寒意,李坤睁开眼,就见陈宁手里抓着一团白发:“李董事你紧张什么?我见你头上长了白发,不收钱免费帮你割掉,难不成我还真的把你脑袋砍下来啊?哎哟我去,李董事你怎么尿了,随地大小便是不道德的行为你知道吗?!”

众人转眼望去,就见李坤裆部已经一片湿-润,显然是被陈宁给吓尿了。

然而现场却只有零丁的笑声响起,股东们并没有觉得李坤丢人,如果换做他们,只怕也会吓尿。

陈宁不按常理出牌,简直就是个疯子!

“够了陈宁,这里是会议室,你给我注意点!”萧雨妃狠狠一巴掌拍在桌上厉声喝道。

“累了,我先走了,大家拜拜!”陈宁收起匕首,在众股东惶恐、错愕的目光中大摇大摆地走了。

几个和李坤关系不错的股东急忙上前扶起李坤,李坤深呼吸几口,望着陈宁远去的背影,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道:“陈宁…我跟你没完!”

会议自然是进行不下去了,萧雨妃起身宣布终止会议改为明天。

眼下何建军雪中送炭送来了三百万,虽然距离五百万还差两百万,但也足够公司支撑一阵了,更何况马上供货商那边也要回款了,到时公司的资金链就不会那么紧张。

但萧雨妃此刻最想知道的,还是陈宁的医术到底是从哪学来的。

她和陈宁是名义上的夫妻,朝夕相伴,没有人比她更了解陈宁。这家伙连开车都勉勉强强,更别说行医救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