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全能医圣在都市沈驰小说在线阅读

全能医圣在都市沈驰小说在线阅读

由作者红豆米饭 所精心创作的小说《全能医圣在都市》强烈推荐给大家,其中小说主人公分别是沈驰。幸好,她在遇到他之后,他就成了她的暖阳。小说精彩章节试读:赵海有一点说的没错,他在部队里学过很多技能,不过,用来找工作,未免有些不对路。唯一能找份正经职业的,恐怕就是医术了。大医院不行,那就只能往小诊所试试。正走着,忽然发现前面有一个招人启事,中医馆招收懂针灸的医师,简直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职位。于是,他走进这家叫济世堂的中医馆。诺大的大厅里面,......

完结版虐恋文《全能医圣在都市》由著名作者“红豆米饭”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驰、沈驰,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值得细细品读。

《全能医圣在都市》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赵海有一点说的没错,他在部队里学过很多技能,不过,用来找工作,未免有些不对路。

唯一能找份正经职业的,恐怕就是医术了。

大医院不行,那就只能往小诊所试试。

正走着,忽然发现前面有一个招人启事,中医馆招收懂针灸的医师,简直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职位。

于是,他走进这家叫济世堂的中医馆。

诺大的大厅里面,空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年轻人拄着头,在打瞌睡。

“你好!”

年轻人被沈驰扰了清梦,一脸不爽。

“看病往里面走,第一间就是。”

“我是来面试的。”

年轻小伙子这才推了推眼镜,“你?简历呢?”

沈驰递上简历,年轻人一看,略带嘲讽说道:“你没学历?没学历当什么医师啊,你这不是来捣乱的吗?”

沈驰看见他的胸牌,叫孙涛。

“学历不代表一切,我在部队就是军医,我对自己的医术很有自信。”

孙涛冷笑,“我毕业的时候,还认为自己会在三甲医院有一个又大又明亮的独立办公室呢,结果呢,还不是在这儿混日子?”

沈驰正要说话,一个冰冷的女声响起,“就你一瓶不满,半瓶晃荡的水平,还想去三甲医院,大白天做什么美梦呢。”

沈驰回头望去,发现一个穿着白大褂,身材婀娜的女人走出来。

“娇娇姐,我这不是感慨命运不公吗?其实,我还是很踏实的,我打算在咱们济世堂干一辈子呢。”

美女医生白了他一眼,转头看着沈驰,“来面试的?”

沈驰点了点头,递上简历,两个人靠的很近,沈驰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玉兰香气。

他瞅了一眼美女医生胸牌,单娇娇。

单娇娇随意靠在桌子上,轻轻晃着腿,丝毫没察觉大白腿从白大褂中露出来。

这女人够泼辣的,白大褂里面竟然是露脐皮装,紧紧贴在身上,勒的胸前波涛汹涌。

沈驰不禁莞尔,给你一个皮鞭,你就是女王啊。

“没学历?那你都会什么?”

沈驰摸了摸鼻子,“你可以认为我是全能的。”

没等单娇娇说话,孙涛嗤之以鼻,“我去外面看看,天上是不是都是牛。”

单娇娇也开口,“虽然我很欣赏军人,但是,我这里一个萝卜一个坑,我没时间让你实习,你还是去别家试试吧。”

沈驰也没有啰嗦,收好自己的东西,就准备离开。

他始终相信,会有识货的人。

刚走到门口,外面冲进来一个人,背上背着一个老太太。

“娇娇姐,救命啊。”

单娇娇跑过来,“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老太太在我店门口坐了一会,没想到直接晕倒了,还把头撞破了。”

孙涛过来一看,妈呀一声,“流这么多血,那赶紧送医院啊。”

“咱们店挨着,我不是想送过来让你们看看,人命关天,我哪敢耽搁啊。”

单娇娇一脸犹豫,老人已经昏迷不醒,而且头上不停的流血,情况很严重,要是出问题,家属一闹,恐怕整个济世堂都不够赔的。

孙涛看到单娇娇的表情,推着背老人的男人往外走,“赶紧背走,我们看不了,你爱送哪儿送哪儿。”

老太太身上穿着真丝唐装,这一件衣服贵的吓人,她虽然满头白发,却皮肤油润,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老人。

好心的男人快哭了,“那我怎么办,我一个人还看着店,这不是摊上事儿了吗?”

孙涛仍旧往外推,“那是你的事儿,别连累我们,快走。”

沈驰冷哼,“你们也好意思用济世堂这三个字。”

单娇娇寒着脸,“你怎么还没走,我们是中医馆,动不了手术,耽搁了病情怎么办?”

沈驰把手放在老人的手腕处,“脉搏越来越微弱,是因为心血管疾病导致心梗,头部流血是外伤,不足以致命。”

孙涛指着沈驰,“你懂什么?流了很多血,这么大年纪,肯定撑不住,要是死在这里,我们就说不清楚了。”

“还有,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连个医师证都没有,感情不用你担责任。”

沈驰没有理会孙涛,把头转向单娇娇,“最多五分钟,她就会因为心脏缺血而死。”

单娇娇正在天人交战,救,很可能惹上麻烦,不救,自己的良心又过不去。

还有这个叫沈驰的,他眼睛里面充满了自信,光凭这号脉就能查明病情,说的还挺有道理,难道他真有本事?

“还有三分钟。”

“你闭嘴!”孙涛上来推搡沈驰,沈驰轻轻一侧身,孙涛推空了,差点摔个狗吃屎。

“死就死吧,背进去,还有你,跟我来。”

把老人放进病床上,沈驰对单娇娇说道:“你留下帮我,其他无关人等出去。”

“你算老几!”孙涛被划入无关人等,顿时怒不可遏。

沈驰从口袋里到处一个包裹,头也没回,“从外面把门关上,你别愣着,脱下老人的衣服。”

单娇娇把孙涛推出去,赶紧过来帮忙。

沈驰面色凝重,老人头部创伤虽不致命,但伤口成三角形,很深。

“先止血!”

“啊,止血,我……我该做什么。”

“愣着干什么,清洗伤口,免得感染。”

“哦,好……”不知不觉,单娇娇成了沈驰的助手,也忘记沈驰没有资格这件事情。

外伤已无大碍,关键是心梗太麻烦。

沈驰眉头微皱,单娇娇心里咯噔一下,“怎么,遇到麻烦了?”

“我问你,心梗怎么治?”

单娇娇不假思索,“心肌梗死是指在冠状动脉病变的基础上,冠状动脉的血流中断,使相应的心肌出现严重而持久地急性缺血,这是相当严重的疾病,治疗主要包括止痛、心肌再灌注、消除心律失常、治疗并发症,这些都不是我们中医馆能做的……”

“上医医未病之病,中医医欲病之病,下医医已病之病,中医是老祖宗留给咱们的瑰宝,现在连中医师都这般想法,中医谈什么复兴。”

单娇娇有些难堪,真想驳斥,只见沈驰用针刺入老人的关元穴。

“关元穴温壮元阳!”

“内关穴理气!”

“檀中穴通络!”

沈驰语速很快,却快不过下针,眼花撩乱的手法,让单娇娇瞪大眼睛。

“你这是什么针法,下针这么快。”

沈驰全神贯注,没有理会单娇娇的大惊小怪。

十分钟后,老太太面色红润,呼吸正常,心跳也砰砰有力。

“好了,她没事儿了。”

单娇娇完全呆住了,她不敢相信针灸还能治疗心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