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韩放(免费)北皇归来韩放新书速递

韩放(免费)北皇归来韩放新书速递

排行榜上非常火爆的一本都市言情,书名是《北皇归来韩放》,男女主分别是韩放,讲述了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小说内容描述: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韩放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吼道。没想到林奇元临死前竟会吐露出这样一个秘密。他成为北皇之后,特地动用各方势力去调查父亲当年身死的真相,却没想到竟然还有隐情。他蹲下身子,拉着林奇元的领口,质问道:老实交代,凶手到底是谁?林奇元顿时一片惊恐,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画面。他似乎已经放弃了挣 ......

第十章 黒魅风云

几位有车的男士主动帮忙载人,周琛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初初,坐我车上吧。我这车上个月刚从国外空运回来,各种配件都是一流的,绝对给你舒适的坐车体验。他边说边打开了副驾,一脸殷勤的笑容。

不用了,我和韩放哥哥一起坐。沈初抓住韩放的手臂说道。

那好吧。周琛暗暗咬碎了一口银牙,装作绅士地说道:那你们就一起坐我的车吧。

他瞪了韩放一眼,又拉开后座的车门让他们上车,心里恨恨地想只要他今晚找回场子,就不怕沈初不理他。

他就不信自己长得又好,又有钱有势,沈初凭什么看不上自己。

很快,又一个男生上车后,大家一起出发去黒魅。

一路上前排的男生各种恭维周琛,韩放听得几乎要睡着,迷迷糊糊中突然间一个名字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对啊,是帝盛天的地盘,有他罩着,在这里肯定不会出事的。周琛一脸倨傲地和那个男生介绍着。

帝盛天!这里竟然是他的地盘!前排男生惊恐地叫道。

帝盛天可是西海城的刺头之一,据说他掌管着西海城将近一半的黑道势力,整个西海城能和他平起平坐的不会超过三个人。

看着他惊恐的眼神,周琛更加得意:可惜我在黒魅这么多次都没见到他,不然或许可以打个招呼。现在这件酒吧基本上就是幺鸡坐镇,他可是帝盛天手下的二把手,牛逼着呢!

竟然还能和帝盛天说上话!男生忍不住顿时又是一阵恭维。

帝盛天?

韩放一时有些觉得有些熟悉,细细想来,他才从记忆深处找到了关于帝盛天的消息。

他当初担任特种作战部队的队长时,有个队员就叫帝盛天,在战场上英勇无比,因此给韩放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之后韩放职位越升越高,再也没见过他。

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那个西海城黑道巨鳄是不是自己曾经认识的那个人?

黒魅离得不远,大家很快到达。

刚到门口,大家都被门口那一排排超跑看花了眼,甚至有好几个女同学已经偷偷拿出手机拍了照。

在大家羡艳的目光中,周琛拿出来会员卡,走在最前方带领大家走进黒魅。

除了周琛之外,大家绝大多数都是第一次进入传说中的黒魅,一进来就四处细细打量。

黒魅在西海城的大名果然名不虚传,金色的装潢一看就价值不菲。占地面积极大,光中间那个舞池就可容纳上百人。

周琛带领大家走到一旁的卡座,熟练地点了红酒和零食饮料。

让周少破费了,这些酒可都是名牌!一些识酒的男生眼前一亮,开始恭维周琛。

周琛想要找回场子,确实是费了心思,今天这一晚的花费可是他这个月的零用钱,不过他不心疼,能在沈初面前展示自己的财力,他求之不得。

韩放当然不是第一次来酒吧,身为北皇,更豪华的场合他都见过。就连他平时喝的酒,都是世界著名的几大酒庄的珍藏,岂是面前这些酒比得上的。

和那些相比,这里不过是小场面。

当然有自身的涵养在,他自然不会开口嘲笑别人的孤陋寡闻。

不一会儿,本来结伴去上洗手间的沈初和林小凡突然间飞奔回来,两人像是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脸惊恐,沈初更是满脸泪水地一下子冲进了韩放的怀里。

韩放着急地开口问道:阿初,出什么事了,你告诉我。

韩放哥哥!沈初颤抖着身子,不断哽咽着。

周琛也站了起来,义正言辞道:初初,小凡,怎么了?是遇到什么事了吗?这地方我有熟人,绝对不会让你们受委屈的。出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

他话音还未落,几个不速之客出现在他们的卡座内。

几个彪形大汉冲了进来,面容不善。

最前面的那个人笑的一脸猥琐:小妹妹,别跑啊,在这里还没有你虎哥我找不到的人。

后面一个大汉晃着满身的肌肉,也跟着开口:虎哥看上你们是你们的福气,跑什么,还让老子追了这么远。

周琛先一步走了出来,他本就想在沈初面前表现,自然不会放过眼前这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各位,看在我的面子上,大家不要为难我的同学了。他站起身来,仰着头说道。

看在你的面子?最前面的男子嗤笑了一声:你算哪根葱?

周琛似乎就等着他的这句问话,闻言不由地加大了声音,满脸自豪:周氏集团董事长周步涛听过没有,我是他唯一的儿子,以后是要继承整个周家的。这个面子,你们得给吧?

他说完这番话,得意地等待着对方几人的道歉。

在西海城这个地方,只要他搬出他爸爸的名头,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

他爸在西海城打拼多年,自然有自己的资源。

他有在西海城横着走的底气!

然而,对面的几个人却不吃这一套。

前面那个男子竟然又是一声轻笑。

呵,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就是周步涛啊,有什么可横的!

你说什么?

周琛一脸不相信,这还是第一次他爸爸的名头在外面不好使的。

你老子原来是跟着沈三混的吧,现在沈三都死了,他竟然还这么狂妄,我告诉你,今天就算你老子来了也没用,这个妞我要定了!

见这人说中了自己家和沈三的关系,周琛脸色煞白,这次真的是踢到了铁板上。

沈初就在一旁,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请问,阁下是?

人大声笑了起来:幺鸡知道吗?

周琛腿软了一下,他点点头。

那是我表哥!

那人的语气就和刚才周琛那句周步涛是我爸一模一样。

这人竟然是幺鸡的表弟!

周琛不由地软了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