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八零之悍媳当家谭薇薇顾忆海在线全集

八零之悍媳当家谭薇薇顾忆海在线全集

《八零之悍媳当家》是作者玖月心久最近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八零之悍媳当家》精彩节选:歪脖树?我?顾忆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一听洪果儿的那个离”字。连带着院里的所有人,全被震懵了。金凤香担心的摸了摸女儿的额头,果儿,你没发烧吧?”声音压成了耳语,果儿,离婚可是大事!就你这样…&hell......

完结版虐恋文《八零之悍媳当家》由著名作者“玖月心久”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谭薇薇顾忆海、谭薇薇顾忆海,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值得细细品读。

《八零之悍媳当家》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歪脖树?

我?

顾忆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再一听洪果儿的那个“离”字。

连带着院里的所有人,全被震懵了。

金凤香担心的摸了摸女儿的额头,“果儿,你没发烧吧?”

声音压成了耳语,“果儿,离婚可是大事!就你这样……还二婚了?以后谁还能再娶你?真不是我说,就算他们顾家提离婚,咱们也不离!”

洪果儿拍拍她的手,“妈,不怕!我心里有数,我就是突然间想明白了,为了个男人这么闹,不值当!你和哥先回家,等我办完了离婚手续,马上也回去!”

一旁的刘爱玲惊讶的瞪圆了眼睛,“果儿,你是说真的?你可想好了,你不会反悔吗?”

反悔?

扯!

洪果儿也没理她。

只拉着母亲和哥哥的手,“放心吧,我不会吃亏的!这事就这么定了!”

“啥就定了?你可别犯傻~”

“妈,别多说了~”

洪果儿半推半拉的把家人送出了院门。

再转身。

跟顾忆海也没打招呼。

自顾自的就回了屋。

院墙外……

洪家娘四个都有点儿发懵。

洪风有点儿不放心,“妈,你说妹妹这是咋的了?以前遇上事就是哭唧唧的,都要我们帮她出主意,今天怎么了?一下子有主意了?”

金凤香以前是跳大绳的,在村里外号叫“金半仙儿”,虽然心眼不坏,为人也挺聪明,可有的时候,还一股子一股子的犯“神”病。

她略一沉吟,“你妹妹今天差点儿没了命!说不定这是大仙上体了?给她指点迷津了?咱们先看看再说吧。”

院墙里……

刘爱玲呆呆的望着顾忆海,小声的嘀咕着,“老大,这是咋回事?洪果儿怎么像变了个人?她是不是又有什么幺蛾子了?”

顾忆海沉吟了几秒,“妈,我去看看!”

******

洪果儿进了自己的房间。

身边安静了。

才能认真四处瞧瞧了。

艾玛!

屋里这个脏啊!

一铺小土炕,上面的炕席油渍麻花的,炕头还放着半碗吃剩的洋柿子拌白糖,甜啊,密密麻麻的都招蚂蚁了。

被褥也发馊了。

白色的被头都看不出本色了。

顾家如今还不富裕。

通共就三间土房。

东西屋,中间隔个不大的厨房。

20岁的小姑子嫁出去了。

婆婆和12岁的小叔子住东屋。

自己和顾忆海占西屋。

屋里也没什么像样的家具,就只有一套八仙桌,勉强算体面,上面还堆满了嗑过的瓜子皮。

红砖的地面上,扔着个各种皱皱巴巴的手纸,也不知道都是擦过什么的。

再加上房梁低,屋里潮,各种味道混合在一起……

那就别提了。

原主还真是实打实的“又懒又馋”。

这屋里也能住人?

难怪丈夫不回家。

她干脆卷起了袖口,先把窗户推开了,放进些新鲜空气,又“噼里啪啦”的收了垃圾,随手把床上的被褥往门外一扔……

正赶上顾忆海进门。

被褥兜头砸过来。

男人赶忙用大手接住了。

惊讶的眼睛都快瞪成灯泡了。

XF儿竟然收拾房间了?

开天辟地头一回啊!

还有,以前自己每次回家,洪果儿都是扑过来百般纠缠亲近,今天倒好,连瞧都不瞧自己一眼。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洪果儿听到他进来了,眼皮都没撩,语气淡淡的,“打盆热水!”

啊?

顾忆海愣了半秒。

他也有老爷们儿样!

虽然好奇。

却沉得住气!

没开口磨磨叽叽的追着问。

转身还真就端了盆热水回来。

家里没有洗洁精,消毒水。

洪果儿干脆就往热水里加了一大把洗衣粉,直接把家里的毛巾当抹布了,不要了,扔到盆里,浸湿了,拧干了,这顿屋里屋外的擦。

她有洁癖。

受不得脏。

足用了半个多小时,屋里开始有点儿透亮了。

她这才抬眼向男人一努嘴,“你出去!”

啥?

出去?

以前为了能圆房,这位都是硬把男人往屋里拽。

可今天……

顾忆海实在没忍住,“你到底几个意思?把话讲清楚。”

“讲啥?明天一早,咱俩就去县里办离婚,在那之前,这屋子是我的,你别随便进。”

也没等对方回话。

干脆一推他,“出去!”

顾忆海前脚刚退出门,后脚“啪”的一声,门板就在他的眼前合上了。

刘爱玲在隔壁的屋里探出了头,难以置信的问,“咋的?老大,洪果儿把你推出来了?不让你进屋?”

“啥啊?”

顾忆海的耳朵尖红了。

他是个傲性的男人。

从小到大,都是女人围着他转,还没被谁拒绝过呢。

尤其是被自己的“老婆”。

他尴尬的垂下视线,“我自己出来的,我不愿意在屋里呆!”

缓步进了院子。

站在窗下点了根烟。

烟雾袅袅。

拢着他那张英俊的脸。

也看不清什么表情了。

屋里……

洪果儿深吸了一口气。

拿起了桌上的小镜子,往里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