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季晨张紫琪的小说全文免费

季晨张紫琪的小说全文免费

《狂蟒之灾》是作者生笔马靓最新创作的小说,季晨张紫琪楚华嫣是《狂蟒之灾》的主角,精彩内容不容错过。另一人说道:"算了,可能是刚好,还没有食欲吧,等明儿它饿了,咱们再来看看吧!"很快,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这时白蛇又爬到我身边,对我说道:"我觉得你这次病好了之后好像就大变了一个样,不像之前的你了!"这要我怎么回答,难道让我告诉它,我现在是蛇身,然后是人的灵魂给重生的?当然不能这么说了。我想了......

完结版虐恋文《狂蟒之灾》由著名作者“生笔马靓”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季晨张紫琪、季晨张紫琪,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值得细细品读。

《狂蟒之灾》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另一人说道:"算了,可能是刚好,还没有食欲吧,等明儿它饿了,咱们再来看看吧!"

很快,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这时白蛇又爬到我身边,对我说道:"我觉得你这次病好了之后好像就大变了一个样,不像之前的你了!"

这要我怎么回答,难道让我告诉它,我现在是蛇身,然后是人的灵魂给重生的?当然不能这么说了。

我想了想,说道:"可能是我生病之后,性格有所改变吧!"

白蛇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嗯,没事的,不管怎么变,咱们都被关在这里了,也出不去,以后咱们就互相照顾吧!"

我心里想到,这白蛇倒是蛮可爱的,就像小女孩那样单纯,我对它说道:"嗯,如果出不去的话,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但我还是要尽量想办法出去!"

天渐渐的黑了下去,由于我也不知道这条蛇有多久没吃东西了,现在感觉好饿,好想吃东西啊!无奈什么都没有,只得静静的趴在旁边,想着发生的这一切事情。

这时白蛇也挨在了我身边,晚上月光照下来,我渐渐起了困意,不知不觉间,我就睡着了。

梦中,我感觉到自己很饿,我梦到我与旁边笼子里那些蛇撕咬了起来,我想要吃掉它们来充饥,一会我又梦到,我仰头对着天上照射下来的月亮,一口一口贪婪的吸着月光,不久后,我感觉饥饿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阵精神饱满。

突然,我醒了过来,发现白蛇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见我醒了,它问道:"你刚才怎么了?"

我才想起来,原来刚刚自己做了个梦,但我却没告诉它,难道我要告诉它,我在做梦么?然而这时,我向旁边笼子的其他蛇和动物看去,它们也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仿佛像是在看煞笔一样。

我不明所以的问向白蛇,它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白蛇才给我解释道:"你今天真的好奇怪啊,我记得你们原矛头蝮不是晚上最活跃的吗,可是你为什么却睡起觉来了?而且还一扭一扭的?"

我一听,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原矛头蝮喜欢晚上活动,即便是关起来了,但晚上一样的不睡觉,不过我现在却是人的思想,所以一下没适应过来。

我只得给白蛇说道:"我饿了,所以有些不舒服!"

动物永远没有人那么多的心机,对于我的话,它相信了,然后不再说话,而是静静的趴在我的旁边。

不知不觉中,我又渐渐睡着了,不知怎么的,我感觉这月光照在我身上特别舒服,甚至没了之前的饥饿感。

第二天天亮,我刚想伸人懒腰,然而才发现,浑身光凸凸的,无奈只得昂起头吐了吐信子。

不知道怎么的,早上一起来,就感觉浑身很舒服,昨天的那种不适应感也消失了,想不通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那两人再次来到了笼子边,然后扔下了两只老鼠,这次我学乖了,为了不再挨饿,当老鼠刚一掉下来。

我"嗖!"的一下,像离弦的箭一般,立马冲上去抢了一只老鼠,白蛇也不甘示弱,也冲上去叼到了一只。

我俩就退到了一旁,当我咬住老鼠的那一刹那,蛇的本性暴露无疑,本能的将毒液注射到了老鼠的身上。

不过此时我还有些不太敢吞下去,总感觉有些恶心,然而正在这时,白蛇一口将老鼠咬死后,对我说道:"你不是饿了吗,怎么还不快吃啊,我昨天吃了一只,所以现在不饿,你快吃吧,这只老鼠也给你。"

我一听,心里感动得不行,做人的时候,除了父母之外,没人这么关心过我,但现在变成了蛇,居然还有同类这么关心我的。

虽然我还是吃不下去,但它并不知道啊,所以我知道这绝对是它的一片真诚,但此时肚子真的饿得难受,最后一咬牙,狠狠的吞了下去,没办法啊,如果再不吃,那真的是要饿死了。

这时我对白蛇说道:"这只还是你吃了吧,我病刚好,食欲还不是很好,所以吃不下去的!"

白蛇真的是没什么心机的,听我这么一说,她看了看我,还是把老鼠吃下去了,这时我们俩再次趴到角落上去,慢慢的消化起了食物。

这时两人见我终于进食了,然后点了点头,在本子上记着什么,好一会好,又走到其他动物旁,登记了起来,我到现在还没搞懂,这里到底是动物园,还是什么地方?

不过我总感觉这里不像动物园啊,如果是动物园的话,为什么会没人来参观呢?这都两天过去了,除了见到那个眼镜和这两人之外,根本没有多余的人来。

他们离开后,我再一次看了看旁边那个闸门,但还是不太敢再去撞,这时我往头顶看了看,原来上面还有个天窗,应该是让我们透气的。

大约离地有两米半高,我不可能跳得到那么高啊,这可怎么办?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我不能死在这里,我还要出去报仇。

然而现实归现实,我始终没办法逃走,至少目前还没有办法,又到了晚上,月光再次照了下来,那种舒适感又照遍我全身。

"好舒服啊!"这轻叹了一声,然后问向旁边的白蛇:"你有没有感觉到这月光照着很舒服?"

它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回道:"没有啊,没什么舒服的!"

好吧,看来只有我自己有这种感觉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只要舒服,我就一直趴在月光下照着。

这几天,他们一直没来看过我们了,我也一直在研究着怎么才能逃出去,但始终想不到办法,心里着急,干脆就在地上研究写字玩,也幸好这些人怕地上硬,让我们住着不习惯,所以在里面铺了一层沙子。

我用尾巴在地上慢慢的画着,还别说,真的能写,但只是很丑罢了,甚至连自己都不太认识,嗯,干脆不写字了,画画玩吧。

直到好几天过后,那两人再一次到笼子外面来,我这时也在无聊中,所以正在画画玩呢,根本没察觉到上面来了人。

突然一个惊呼声把我吓了一跳:"卧槽!不是吧?这条蛇在干什么?它居然在沙子上用尾巴画画?"

另一人一看,也是吓了一跳,说道:"这……这怎么可能?这尼玛还是蛇吗,怎么我之前没有发现它有这个功能?"

那人说道:"我觉得这条蛇自从病好了之后,就变得不一样了啊,你说会不会是什么奇迹出现了,然后让它就变得有灵性了?"

另一人赞同道:"嗯,你说的很有道理,应该就是这个原因了,不行,我得给老板去说说,看看能不能把这家伙给抓出来研究,或者特殊培养一下。"

听到这里,我吓了一跳,我刚才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我现在是条蛇啊,做出这样的举动来,他们不吓到才怪呢,特么一条蛇居然能画画,连我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突然,我灵光一现,但如果他们要把我抓出去的话,我能不能趁这个机会逃走呢?对啊,这个也许是个机会啊,不行,我得把握好这个机会。

想到这里,我心里又激动了起来,没想到这个无心之举,倒成了让我逃跑的好机会,嗯,就这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