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我在七零斗渣男最新章节_我在七零斗渣男全文阅读

我在七零斗渣男最新章节_我在七零斗渣男全文阅读

曹小满杨冬来是作者简木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那么曹小满杨冬来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她们所有的话全被杨冬来听了去,而曹翠英一张脸青青白白的。哥,你进来!曹小满没理会她,亲热地朝杨冬来招手。杨冬来吞了下口水,有点惊惶地说:我回来拿钱他收回腿,局促地搓了搓身上土黄色的军装,怔怔地转身出去了。他害羞了,曹小满抿抿唇,她看到了他的耳朵红得不成样子,血色马上就要爬上他的脸。这就是她的冬来,在......

《我在七零斗渣男》第6章 道德绑架

喂了猪,打扫了猪圈,又把明天需要的猪草打好堆好,灶上煮上一大锅猪食备用,把猪场这院子里里外外都打扫的干干净净,眼看夕阳西下了曹小满和杨冬来才又一同回家。

在院门口时候,曹小满刻意往后面曹翠英家望了望,家里静悄悄的,人还没回来。

曹文福和白春莲还没下工,曹小满收拾着开始做晚饭,下工的梆子敲过之后,晚饭也差不多煮好了。

曹小满去自留地里喊杨冬来回来吃饭,又看了一眼曹翠英家,人还是没回来,笑了笑。

今天她看过了,曹世远的腿伤不比前世冬来伤的轻,医好的几率微乎其微。

他们回来的时候,正好碰到地里下工的人,有人喊杨冬来,说起曹世远的事。

冬来,你三伯家现在是遭了大难了,你现在有出息了,可得要帮帮他们嘞!

曹小满立刻接口说道:可不是帮了嘛!今天要是没有冬来,世远哥回不回得来都是两说呢!我们这可是救命的大恩情。

婶儿,我世远哥要是缺医药费,你家好心给凑凑呗!

道德绑架的事,她上辈子见得多了,敢说她家,谁也别想跑了。

原本还有几个人叽叽喳喳地说这事,听曹小满这样一说立刻蔫儿了。

这话说的,我家要是像你们这么有钱,那肯定是要帮的了。

也有人不甘示弱。

曹小满不落下风,要说有钱,今年春上队里刚补了去年的直补费,开会的时候我看着可是没几家没有。

要是我三伯真需要钱,拜托大家一定慷慨解囊,一家凑个一块两块的,多少也能凑出来点。

都是乡里乡亲的,都没有干看着的道理是不是?

刀子不刺在自己身上永远不知道疼,想让她家出血,那就谁也别想好。

总有那么几个人总见不得人家好,喜欢扯着大旗对人指指点点,曹文福家比别人过得好,就一直有人不舒服。

人的嫉妒心,总是无穷尽,哪怕你家自留地里多长了一根葱,都有人恨不得给你拔了。

回到家,一家人在吃晚饭的时候,曹文福也连叹了两口气,说道。

也不知道世远伤成啥样了?那是亲侄子,曹文福念着亲情。

曹小满跟杨冬来对视了一眼,说道:爹,我看世远哥伤的挺重的,等他们回来,我们送二十块钱过去,多少得帮一帮。

现在虽然已经是七九年,南方已经开始发展,但他们这里是偏远落后的山区,二十块钱是很多农村家庭一年到头的收入。

她先主动提议,后面才有退路。

她了解曹翠英一家,他们肯定不满意只有二十块钱的,到时候,爹妈才能看清那一家人的真面目。

二十块钱不是个小数目了,曹文福没多想就答应了。

那好,等下你就给他们送过去。

好!

他们饭还没吃完,外面就吵吵闹闹的,曹翠英家回来人了。

曹文寿家里孩子多,分家的时候硬是占了原来的老房子,把曹文福两口子撵出来重新修的房子。

老房子在曹小满家后面,地势要高一些,曹小满和杨冬来顺着石梯路上去,曹文寿家已经围了一圈人,生产队文队长正在了解情况。

曹翠英正陪着毛君兰抹眼泪,抬头看到人群里的曹小满,立刻呜咽一声就冲过来攥住了她的手。

小满小满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她哭得伤心极了。

人的心都是偏的,她哭得这么伤心,无论提出什么要求,在场的人都不会觉得过分。

曹小满心里冷笑,面上却是带着焦急恐慌的神情,黑珠子似的眼睛水汪汪的,就像马上也要哭出来似的。

回攥住曹翠英的手,带着哭音,惊慌地问道:你怎么哭的这么伤心?难不成我世远哥伤势过重没救回来?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在场的人能听清。

曹翠英一听就愣住了,结结巴巴地抽噎着:没没

她话没说完,一旁的毛君兰不干了,她最是疼儿子,人又迷信,最忌讳这种话。

于是大声呵斥道:你这丫头片子怎么这么不安好心哩,就不能盼着你堂哥点好?一开口就胡说八道。

曹小满先是惊喜一笑,这么说,我世远哥他是没事了?

当然没事了,他好得很,不许哭丧!毛君兰气不打一处来。

那我就放心了!曹小满松了口气,趁机抽回被曹翠英拉着的手拍了拍胸口,世远哥没大事就好,我爹妈不放心,还让冬来给你们送钱来呢!

杨冬来接到示意,从兜里掏出来两张十块的纸票递到毛君兰面前。

伯娘,这是我们家的心意您收着。

院子里有人打着火把,二十块钱看得清清楚楚,人群里立刻响起几声吸气声。

二十块钱啊!曹木匠还是不错的。

有人窃窃私语。

杨冬来又从另一个兜里掏出来二十斤粮票一起递过去。

这粮票是我省下的,我的心意,您也收着。

凭票过日子的年代,粮票比钱金贵,周围的吸气声比刚才更重。

人人都在夸奖曹文福夫妇和杨冬来,除了曹小满没人注意到,毛君兰和曹翠英的脸色却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