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五岳战神(全本小说) 陈天恒柳若水全文免费阅读

五岳战神(全本小说) 陈天恒柳若水全文免费阅读

《五岳战神》小说陈天恒柳若水章节目录,小说陈天恒柳若水全文阅读,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门口的人,也都过来看起了热闹。刚刚围在门口的一个年龄大的农民,好心的对陈天恒说道:小伙子,你快跑吧。你惹不起他们的。等张署长来了,你可能连命都没了……”是啊,快跑吧!你不知道,张署长和他们都是一伙儿的!”&ld......

完结版虐恋文《五岳战神》由著名作者“以虎会友”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天恒柳若水、陈天恒柳若水,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值得细细品读。

《五岳战神》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门口的人,也都过来看起了热闹。

刚刚围在门口的一个年龄大的农民,好心的对陈天恒说道:

“小伙子,你快跑吧。你惹不起他们的。等张署长来了,你可能连命都没了……”

“是啊,快跑吧!你不知道,张署长和他们都是一伙儿的!”

“他们势利大着呢,这个影视基地,占了我们的农田。到现在补偿款还一分没给我们呢……”

原来这些农民,也是来要债的。

只是惧怕秦火,又不敢进来。

陈天恒一听,立刻对这农民说道:

“大爷,你放心!他占你良田,我今天就让他还你良田!”

“别说什么狗屁张署长,就是中州市最高行政长官来,他也必须给你们一个交代!”

疯了!

这人疯了!

这是周围人,共同的反应。

张署长可是中州市六大警署署长之一。

手下有人有枪。

只要张署长一句话。

陈天恒肯定又得重回监狱。

说话间。

就听门口处,一阵警笛长鸣。

接着,六七辆警车,呼啸而至。

张署长在一群探员的簇拥下,缓缓下车,朝着陈天恒走来。

“张署长,快救我……”

被陈天恒踩在脚下的秦火,大声呼救。

看了一眼秦火,张署长怒喝道:

“敢在老子的辖区闹事,你小子是不想活了!”

陈天恒冷如冰山,沉声问道:

“你就是张署长?”

张署长不由一怔。

他接触过不少达官显贵。

可眼前的陈天恒,却和这些人不一样。

他身上竟有种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气势。

“我问你,我脚下这秦火欠债不还,恶意伤人,侵占农田。你作为警署署长,竟然置之不理!”

“还是说,你就是他背后的靠山?”

“你告诉我,这中州市,还有没有王法?”

陈天恒连声质问。

虽然刚刚被陈天恒的气势惊了一下。

但在自己的地盘上,张署长还是有恃无恐。

“王法?”

“告诉你,在这里,老子就是王法!”

说着,张署长一抬手。

唰!

身后的探员,同时拔出了枪。

二十多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陈天恒。

“你给我听好了!马上把秦火给我放了,乖乖的和我回警署!不然,一人一枪。老子今天让你变成筛子!”

张署长狠狠道。

“告诉你,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也救不了你!”

陈天恒笑了。

是不屑的冷笑!

“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变成筛子的!”

说着。

陈天恒掏出手机。

快速拨通一个电话。

“天魁,我要一个防卫团,一个工兵团!十分钟内,到东山影视基地!”

张署长一听,脸色一变。

对着身后的探员道:

“哇,糟糕了!我们惹上大人物了!一下就叫来两个团!我们该怎么办啊?”

“是啊?怎么办啊,署长。吓死我了,要不我们快跑吧……”

场内一阵安静!

忽然。

张署长瞪大双眼,盯着陈天恒。

“小兔崽子,你吓死老子了!还他妈两个团!你怎么不把五岳战神叫来呢……”

“我都有点不舍得抓你回警署了。你演技这么好,不如留在这里当演员吧!哈哈……”

周围一阵狂笑。

谁都知道,张署长在戏耍陈天恒。

“不过,你这么爱演,我就陪你玩一会儿。不是十分钟吗?那我就等你十分钟!”

“十分钟后,你再不放人,我就立刻开枪,把你就地枪决!”

张署长的话。

让周围的农民,都替陈天恒捏了一把汗。

谁都知道。

这张署长为人跋扈,心狠手辣。

他更是说到做到。

但,还没到十分钟。

就听影视基地门口,传来一阵汽车的轰鸣声。

众人回头看去。

就见一辆辆载着官军的军车。

正朝休息区快速驶来。

最让人意外的是。

军车后面,竟然还有铲车,钩机等大型机动设备。

张署长瞪大眼睛。

他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身后的一个探员,小声对他说:

“署长,怎么真有官军来了……”

“难道真是这小子叫来的?”

“不会吧,是不是影视基地拍军旅剧?”

众人还是半信半疑。

咵!

咵!

咵!

车队一停。

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官军。

急速下车,进行集结。

上千官军,荷枪实弹。

场面甚是壮观。

接着。

两位指挥官小跑到陈天恒跟前。

啪!

两人同时立正,庄严敬礼!

“报告!中州市地方防卫团一团集结完毕,请陈先生指示!”

“报告!中州市地方防卫工兵团集结完毕,请陈先生指示!”

两个团级指挥官,居然同时向陈天恒报告。

这让在场的人,大惊失色。

而最后一辆进入基地的车上,天魁快速下车。

他这一下车。

所有人都吓的张大嘴巴。

天魁身着戎装,肩抗金穗五星。

这可是五星战将!

放眼全国,也没多少的五星战将!

一到陈天恒身前。

天魁立刻恭敬行礼。

“陈先生,我们来晚了,让陈先生受惊了!”

一句话。

让张署长和手下探员,如坠冰窟。

他们刚刚枪指的人。

竟然连五星战将,都如此恭敬。

“受惊?就凭这些废物?他们还不配!”

陈天恒冷笑。

看着脚下奄奄一息的秦火,说道:

“秦火,你欠债不还,恶意伤人,侵占良田。这罪,你可认?”

除却满脸鲜血。

秦火早已经被这阵仗,吓的尿了裤子。

蜷缩在地上,他哭啼啼的求饶。

“我认,我都认。就请陈先生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看秦火窝囊认怂的样子,旁边的农民喜笑颜开。

“该!他就是活该!让他就知道欺负我们老百姓……”

“咱们还得感谢这位陈先生,要不是他。咱们这口恶气,得憋到棺材里!”

“……”

“我刚说过,他占你们良田,我就还你们良田!至于其他补偿,他今天也会给你们!”

陈天恒冲围在一旁的农民说道。

接着,陈天恒一声令下。

“工兵团听令!”

“到!”

近千人同时应答。

这声音振聋发聩,气势磅礴。

“把这影视基地所有建筑,全部拆除,片瓦不留!”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