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农门皇妃有点甜小半半阅读完整章节

农门皇妃有点甜小半半阅读完整章节

舒春兰郑宏是作家小半半写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现代言情文学作品,舒春兰郑宏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和舒春兰郑宏全文阅读。伸手摸摸她的额头,滚烫的感觉立马顺着掌心流淌过来。郑铁匠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都不带任何犹豫的,他立马弯腰把舒春兰给抱了起来。把人抱到后屋,放到屋子里唯一的那张床上,他马上再去打了一盆井水,用布沾湿了轻轻给她在脸上擦拭起来。舒春兰烧得浑身都难受。现在好容易一点凉意贴靠在身上,她立马舒服的叹了口气......

完结版虐恋文《农门皇妃有点甜》由著名作者“小半半”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舒春兰郑宏、舒春兰郑宏,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值得细细品读。

《农门皇妃有点甜》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伸手摸摸她的额头,滚烫的感觉立马顺着掌心流淌过来。郑铁匠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都不带任何犹豫的,他立马弯腰把舒春兰给抱了起来。

把人抱到后屋,放到屋子里唯一的那张床上,他马上再去打了一盆井水,用布沾湿了轻轻给她在脸上擦拭起来。

舒春兰烧得浑身都难受。现在好容易一点凉意贴靠在身上,她立马舒服的叹了口气,人也慢慢的朝那边蹭了过去。

但没等她蹭多久,一只手就按住了她的肩膀。她立刻动不了了。

舒春兰低哼了几声,也小小挣扎了几下。可那按在她肩膀上的手掌就跟钉子一样,把她给牢牢的钉在原处,动都不能动一下。

眼看挣扎了也没用,她就不挣扎了,只张张嘴,干涩的嗓子里发出声音:“渴……”

马上,低沉的脚步声远去,然后再折返回来。

冰凉的粗瓷碗贴靠在她唇边,舒春兰立马张开嘴,开始大口大口的喝水。

这个人的手脚笨拙得很,一碗水,几乎有半碗都泼在了她身上。不过清凉的井水下肚,嗓子里的干涩得到缓解,舒春兰还是觉得舒服多了。她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哼,又头一歪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时间,她一直昏昏沉沉的,脑子里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

梦里,她看到有一对父子在她床前哭了好久,然后两个人手拉手走了,再也没有回来。然后,她开始和二叔家的姐姐弟弟们打架,姐姐弟弟们都被她给打哭了,二婶无数次的举着扫帚追着她打,叫着要把她给提出去卖了。再然后,她到了文家,白天做事,晚上陪丈夫文成读书,日子虽然清苦,却也算快乐。最后,文成去城里考试,去的时候孤身一人,回来却是坐着县太爷的轿子回来的!轿子前头还有人领路,镇子里的戏班子在后头吹吹打打,别提多热闹了。她本以为,好日子终于要开始了,结果没想到……

“哎!”

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在她耳边长叹了口气。

然后,她又被喂了几次水,那双粗大稳重的手还用湿布又帮她擦了好几次额头,那种清清凉凉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把她心里头的火气都给平息了不少。她的心也不知不觉的安定了下来。

等她恢复意识的时候,就听到外头有人在小声说话——

“我这也是为你好。你赶紧把她给扔了吧!这女人就是个祸水,她还把族长还有文秀才父子俩都给得罪了!你留着她,那不是打族长还有文秀才他们的脸吗?现在族长他们不吭声,那可不表示他们心里痛快。你要是还不把她给扔出去的话,回头当心族长他们发火,你在村子里可就住不下去了!”

“喂,你听到我说的了没有?我是真为你考虑。你和那淫妇非亲非故的,你干嘛那么帮她?你知不知道,现在村子里都已经有人在说,你真是她的奸夫了!”

舒春兰心里咯噔一下!

“我不是奸夫!”马上,她又听到这个男人的低吼声传来。

虽然心里告诉自己现在的情形很不合适,但舒春兰的嘴角却忍不住往上弯了弯。

这个家伙……他是真不会说别的了吗?来来去去就这么一句话。

“是是是,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奸夫。可你要是再把她给留下去,那你就是有理也说不清了!”那个人还在苦口婆心的劝他。

可不管他怎么说,郑铁匠就一口咬定——“我不是奸夫!”

最后,劝他的人都无力了。

“算了算了,我该说的都已经和你说完了,接下来该怎么办,你自己心里有数。我不管了!”

然后,他踢踢踏踏的走了。

舒春兰又竖起耳朵听了半天,却没有听到郑铁匠过来的声音。反倒是呼哧呼哧的,风箱又开始摇晃了。然后,又是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声响传来……这家伙居然扭头又去打铁了?

舒春兰半天说不出话。

一个人又在床上躺了半天,她才慢慢回过神,才有心情观察起眼前的这个屋子来——

这个屋子不大,里头就摆了一张木板床,然后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没了。屋子是住了二十多年的木头屋子,好些地方的木板都腐朽了,然后用一张兽皮把破洞的地方给堵了起来。那桌椅和床板不用说,也都是老物件了,桌椅的边缘都被磨得光秃秃的。

她身下的床更是,褥子被子都是薄薄的一层,人睡在上头,只觉得身下邦邦硬。要不是真病得厉害,舒春兰只怕都躺不下去。

舒春兰不由的好奇——作为附近几个村子里唯一的一个铁匠,这郑铁匠家的生意按说也不错啊!可为什么他都干了这些年了,这家里她还穷成这样?

不过,她也就随便想了想。毕竟这是别人家的事,她管那么多做什么?

而且,听到刚才那个人说的话,她也明白:只怕族长和文成父子俩都已经盯上他了。既然这样,那她就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才行。

毕竟,别人都已经救了她的命好几次了,她又怎么好意思继续拖累他?

只是……郑铁匠都已经救了她三次了。自己要是一点都不报答,那真是说不过去。

可是,现在的她两手空空,又能拿什么来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