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虐言)小说 言商商谭厉全本阅读

(虐言)小说 言商商谭厉全本阅读

网文作者皆然的热推力作《总裁娇妻有点萌》上架啦,想知道言商商谭厉的精彩故事吗?快来这里看看吧:夜幕降临,言家客厅灯火通明,沙发上裹着毯子啃剩面包的言商商,低头看了眼脚边的京巴犬,长叹口气。沈花灼,她的好友兼死党,曾不止百遍的质疑过她在家里的地位,五口之家,外加一只收养的球球,言商商地位绝对排在球球之后。晚饭的时候,言商商一脸哀怨的看着自己母上:楼道那么冷,您把我扔在外面二十分钟,我都快被冻感......

第8章 就此一生

嗯。

谭厉颔首,留行云拂去额头冷汗,他早就知道谭厉记仇,但没想到能记到这份上,心中为言商商默哀后,接着试探道:沈小姐已经旅游回来,日程上您下个星期三有空,您看要不要安排一下?

不是才见过。

那已经是上个月的事了,婚期在即,媒体方面也需要噱头照片。

谭厉眸光微转,安排到日程上,记得把沈老爷子一起请来,他们公司新推的红酒,是在楼下木风餐厅试营吧?

是。

今天中午我尝了一下,口味很纯,争取把它谈下来。

您这是约会还是商谈哪。

留行云摇头叹息:boss,我只冒昧问一句,您知道沈小姐全名吗?

搅拌咖啡的手一顿,谭厉眉头微皱:这和入股有什么关系?

看来是不知道了。

那婚期是哪天呢?

行云,我记得以前我就和你说过,每个人存在都有他的价值,很显然沈家潜力巨大,和沈家联姻能让我们公司纯利润上升百分之三十,干掉竞争的威允,至于这个沈小姐,我不在乎她是什么牛鬼蛇神,我只知道,她就是沉甸甸的金钱。

沈小姐如果听了这话,会很伤心吧。

第一天见面时我就已经和她说完了。

留行云:

相互利用而已。

留行云缄默,似乎每个人在谭厉心中都能用金钱衡量,区别不过是价值多少而已。

那么她呢?

留行云看向电脑监控中的言商商,她价值是什么?

言商商晚上回到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随口扒两口饭,期间言母还不断的盘问她什么时候找到的工作,环境怎么样,男人多不多。

言商商忍不住求饶:妈,我才去上班一天,您正常反应不应该先问我累不累吗?

哦,你上班累吗?

还好,就是核对明细的时候搬不动箱子。

那有没有怜香惜玉的男同事帮你?

言商商:

路过的言灿忍不住吐槽:就我姐这体格,不帮男同事扛箱子健步如飞已经不错了。

言母听后仔细打量眼言商商,摇头叹息:可惜没把你生养成娇滴滴的,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只有那个话说一半,言母立即住口。

家人担心戳痛言商商伤疤,不敢再说,不料她自己却先爽朗一笑:谁还记得他呀,大学恋情不就这样吗。

言灿沉了脸。

母亲根本就没提起那个人的名字,她怎么知道说的是谁。

到底,还是忘不了对吗?

言商商从不擅长强颜欢笑,为了避免母亲撇脚的安慰,干脆借着喝水由头遁走,回到卧室便没有再出来。

她需要休息,更.新新陈代谢,把有关路以河的记忆一起更迭出去。

晚上九点的云城灯火璀璨,而谭厉才出公司,受老爷子指示,紧急回了谭宅。

谭宅坐立在云城偏北富人区,绿化环境极好,但距离市中心偏远,谭厉驾车回到老宅已经将近十点,刚一进客厅,就见老爷子坐在沙发上,面色冷峻。

爸,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

让你办一点自家的事都办不清楚,你让我怎么休息!

谭厉原本是想脱下外套的,但一听老爷子开腔,只解开扣子,便坐了下来。

我已经在办了。

谭山海年轻时就威震八分,如今纵然不再管理公司,气势依然,他以拐杖拄了拄地面,言简意赅:生意买卖我从不担心你,但关于感情的事你总是拎不清,谭凛那孩子拖的越久!

他现在叫言灿,户口本身份证上明白写着呢。顿了顿,补充道:他原话。

不管怎么说,小凛必须认祖归宗。你哥过世的早,你妈妈大龄产下的你,你现在就相当于小凛半个父亲。

谭厉哂笑一声:我可没这儿子。

谭厉!

爸,您是没见过那小子,您吩咐我的事我会尽力做,但我不得不提醒您一句,别对他抱太大希望毕竟他不是我哥。

言罢一抖衣襟起身,我明天早上还有个会要开,先走了。

厨房谭母匆匆端着一盘水果出来,见谭厉要走,连忙喊他:不在家里住吗?我给你包了饺子,想给你明早煮吃的

不用了。

谭母见谭厉去意义绝,连忙让保姆把饺子取出来,一路追着给他送到车上。

你爸脾气就那样,你是知道的,别再和他怄气了。

妈,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你每次都这样说,可我怎么能不惦记?还有你那个未婚妻,有空多往家里带带,毕竟眼见要成一家人了。

知道了,您回去休息吧。

谭厉弯腰上车,谭母欲言又止,只能目送儿子的车子离去,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