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苏粟景彦川是什么小说 苏粟景彦川全本

苏粟景彦川是什么小说 苏粟景彦川全本

火爆新书《腹黑总裁攻妻计》由公子宇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粟景彦川,书中主要讲述了:苏粟觉得晚上的那杯酒肯定有毒,要不然为什么她觉得此时全身麻酥一片,四肢都发麻到无力,心扑通扑通狂跳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死掉。景彦川默然接受给她无声的鼓励,苏粟动作越发大胆起来。她紧张的咽着口水看着身下的男人,压下身子长发滑落落在景彦川胸口,红唇吻过他额头,鼻翼,脸颊,最终落在他薄唇上,不知是紧张还是初次......

第12章 只要梦中是你,我愿

苏粟习惯他对自己的漠视,自顾自的说道:梦里,你让我做你女朋友,你说是不是你故意跑进我梦里撩我。

还没等景彦川做出任何反应,副驾驶的助理夏学邦闻声,直接被自己口水呛住了,一脸惊恐的看着驾驶中的许辉,只见他嘴角也跟着抽了抽,对苏粟的好奇心越来越大。

苏粟好似没听到夏学邦的咳嗽声,也没瞧见景彦川的黑脸,自我惋惜那场美梦:早晨醒来你不知道我多失望,原来只是黄粱一梦,景老板,你说你什么时候让我转正?让我美梦成真一回?

景彦川冷睇着她,说道:你想,我可以让你永远活在梦里。

苏粟似是没听懂他的警告,笑嘻嘻的说着:只要梦里有你,让我一直活在梦中无也所谓,谁让我这么喜欢你。

景彦川张嘴刚准备说话,这时手机铃声恰好响起。

之后一路上,景彦川全程都在打电话,苏粟也没了机会去撩拨他。

车子刚好抵达目的地时,景彦川的电话也挂了。

苏粟看着车窗外的飞机场,问他:你要出差?

景彦川没有回她的话,开门便要下车,只是他一条腿才刚踏出车门,身后的衣摆便让车内的人给拽住,硬生生的停下脚步。

顿了一下,景彦川沉着脸,回眸看着被他拽着自己衣服的手,不悦道:放手。

苏粟上半身朝他倾过去,仰着脑袋看着他,问:你还没回答我。

景彦川不耐烦道:你瞎?

不出差,他来飞机场玩啊?

那你出差几天,你出差回来我来接你?苏粟拽着他衣服不愿撒手,一边说,一边掏着手机:对了,把你私人电话给我,免得我接你时找不到你人。

苏粟!

苏粟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一瞬不瞬的注视着他,说:我在呢。

时间好似静止一般,两人大眼瞪小眼,就这样僵持着。

今天能遇上他也是她运气好,谁知道以后那里能找到他,她可不能白白浪费这样的机会。

就在二人无声对峙时,前座突然递来一张黑色名片,打破了这份平静,夏学邦微笑道:苏小姐,这是景总的私人电话。

瞧着名片上的名字和电话号码,苏粟马上松开对景彦川的桎梏,转身便从夏学邦手中接过,笑容灿烂:谢了,你人真好。

夏学邦微笑道:小事。

景彦川睨着自作主张的夏学邦,他感受着来自自家老板的冷眼,立马敛起笑容,低眉顺眼的告诉景彦川,说:景总,我们的安检时间要到了。

那意思好似在告诉景彦川,他不是故意的,只是不想因为苏粟误了正事。

弄到了电话号码,苏粟也不在纠缠他,趴在车窗上,对着车外的景彦川说:我不在,记得要照顾好自己哦。

回应她的是景彦川高大挺拔的背影,几秒的功夫,这人便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许辉沙哑低沉的声音从驾驶位传来,他说:去哪,我送你。

苏粟不好意思的道: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许辉说:不会。

他都这样说了,苏粟也不在假客套,报了自家地址。

行驶途中,苏粟想着从许辉嘴里套消息,开口问道:许大哥,你知道你们老板去哪出差吗?

许辉面无表情道:不知道。

苏粟再问:那有没有告诉你什么时候来接机?

许辉说:没有。

苏粟:

得,想从他嘴里套话是没希望了。

许辉车开的很稳,稳的苏粟迷迷糊糊的想要睡觉。一个小时后,车子驶入苏粟所住的小区内。

苏粟感谢道:谢谢你,许大哥。

不用。话落,许辉径直的发动车子,驱车离开。

啧,真是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下属。

冬月里的京城,北风凛冽,日短夜修,夜晚七点钟,外面早已漆黑一片。

京城的房价高,苏粟租的房子有些偏,是个老小区没有电梯,她住在十楼,一室一厅。

回到家,苏粟洗个热水澡,换了身衣服,从冰箱里拿出中午没吃完的食物热了热。

吃完晚饭,抱着靠枕窝在沙发里,苏粟从包了拿出那张黑色的名片,存下景彦川的电话,本想着给他打个电话试试,但一想到这人如今肯定在飞机上,也就歇了这心思。

才放下手机,姜小强的电话便打了进来,他问:喂,在哪呢?

苏粟有气无力的说着:在家啊。

姜小强说:我给你接了一活儿。

闻声,苏粟立马有了精神,蹭的一下坐直身子,她问:什么角色,多少钱?

要说苏粟这样没有经纪公司,没有后台,又不接受游戏规则,还时不时被人打压的十八线,如果没有姜小强这个做经纪人的男闺蜜,估计早就没戏可演了。

姜小强把自己知道的信息一一的告诉她:女三号的贴身丫鬟,戏份还不少,五六十集的戏,你能演一二十集,在剧里还算个角,那边人说了一集两万。

这么多?她自从入了演艺圈就没拿过这么高的片酬,从来都是几百几千,这一来就是几十万,可不让她有些吃惊:他们怎么会选上我?

不是她瞧不起自己,只是她明白自己在娱乐圈是个什么情况。

话落,电话那端的姜小强又开始邀功起来,他嘚瑟道:这还不是我在后面跟你筹谋,要不是我和导演拼命推荐你,以为这角色这么好拿,知道我陪别人喝了多少酒喝来的吗?为了你我每天真是操碎了心。

苏粟闻言,笑的跟朵花一样,嘴甜道:亲爱的,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怎么办我真是越来越爱你了,要不我把娶回家算了,咱两一起过,免得你在出去祸害其它男人。

姜小强骂道滚蛋,老子不喜欢女人。

苏粟油嘴滑舌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女人,只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