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穆峰段墨嫣小说-穆峰段墨嫣抖音免费阅读全文

穆峰段墨嫣小说-穆峰段墨嫣抖音免费阅读全文

让人非常惊喜的一本都市情感小说《圣尊战神》收到了广泛称赞,文中穆峰段墨嫣两人的神仙爱情也是一大看点,小说情节扎实没有套路。具体内容试读:你可知道,这野孩子关在什么地方吗?穆峰问道。保安一怔,他上下打量了穆峰一眼,你是干嘛的呀?星灿唰地一下,抽出腰间的一柄钢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我们大人问你话呢,老实回答。保安顿时吓得面色如土,我,我不知道啊。星灿,杀光他全家。穆峰冷冷地说道。别,别。保安咕咚咽了一口口水,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我,我说, ......

第1章 圣尊归来

十月的夜。

微风拂面。

鹃城城郊的一座宅邸前,两站路灯昏黄。

远处传来一两声孤独的蛙鸣。

两个石狮子身上已是斑驳,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一个消瘦挺拔的身影来到门前。

七年之前,他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被六和城主申不亦害得家破人亡。

七年之后,他以圣尊的身份,重新回到这里。

大人,这样的小事,何必劳烦您亲自动手,我进去杀了他们就行了。一个身影一晃,出现在穆峰身边,恭敬地抱拳行礼道。

害我的家人,我必要亲手除之而后快,星灿,你不用多说了。穆峰冷言说道。

是,大人。星灿应了一声。

拾阶而上。

那大门依旧如故,只是有些些许斑驳的痕迹。

穆峰手掌暗暗用力,将门推开。

这个家,依旧是七年之前的那个家。

庭院中的布置,除了增设了一座石亭之外,几乎未变。

而这石亭的位置,便是他父母双亲,当年遇害的地方!

这群该死的东西,居然在此地建了一座石亭!

此刻的二楼,灯光正盛。

坐在主位上的,是一个年逾五十的男人,他叫郑濡阳。

在他面前,摆放着一只高约十厘米的羊脂玉酒杯。

他咧着嘴笑道,这九龙杯,可是穆家的至宝,看看这杯体,晶莹圆润,卖给你们两个亿,一点都不多。

两个亿?唐二少嘴角微翘,就这破东西,我看连二百万都不值。

就是,随便买块品质差不多的玉,再找个工匠雕刻一下,成本也就是一百多万。周大少在一旁敲着二郎腿儿,狠狠地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

闻听此言,郑濡阳豁然而起,您二位可真会开玩笑,这杯子怎么能是普通的玉能相提并论的,这是,这是。

他口吶了半天,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九龙杯到底有什么超凡脱俗的地方。

想要知道九龙杯到底值不值钱,我可以帮你们验证一下。穆峰推门而入。

顿时,房间里的人目光全都转向他。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郑濡阳惊愕地问道。

他的家闯进来一个人,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怎能不让人震惊!

楼下那群饭桶保安,居然一点都没有觉察到。

我是谁不重要。穆峰脸色和善,重要的是,我能够帮你证明,这九龙杯的独到之处。

他目光扫过众人,落到了酒柜上。

从酒柜中拿出一瓶酒,倒在酒杯中。

顿时,房间里清香四溢。

用此杯饮酒,能让人身体通泰,起到延年益寿的效果。穆峰缓缓地说道。

切,这广告做的可不怎么样,谁知道能不能延年益寿?唐二少撇着嘴问道,难道等我八十岁以后再找你验证吗?

就是,老郑你卖个杯子还找个托,怪不得生意一直做不起来,诚信有问题。周大少笑着说道。

我不认识他。郑濡阳连忙辩解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他瞪着眼睛问穆峰,深更半夜,闯入民宅可是要坐牢的!

穆峰是丝毫不在意他的威胁。

九龙杯的杯体上,所雕刻的只有八条龙。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郑濡阳伸手指着穆峰,瞪大了双眼,急急地说道,你,你,你怎么知道!

杯子已经被他占有了七年。

他观察了无数次,始终不知道这雕刻着八条龙的杯子,为什么叫九龙杯。

原来是个假货。唐二少哈哈一笑,目光中露出一丝不屑。

不是假货。穆峰莞尔一笑,杯子倒上酒之后,你能看得到杯底有条龙在游走,这就是第九条龙。

唐二少和周少两个人相视一眼,立刻撅着屁股向杯中望去。

我靠,真的有啊。周少内心之中的震撼,溢于言表。

我看看。郑濡阳推开两个人的头,向杯中望去。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九龙杯的来历。

没等他看清楚,穆峰一把抢过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你干什么!郑濡阳嘶吼一声,把宝贝还给我!

穆峰脸色一沉,凭什么说是你的?连宝贝的来历都将不明白,你配拥有它吗?

郑濡阳心中一惊,看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来夺宝的!

他冲到窗户前,对着寂静的院子大声喊道,来人,快来人啊,有人抢劫!

接着,厢房里跑出来五六个保安,他们手里拿着棍棒冲上了二楼。

你们给我弄死他!郑濡阳大声喊道。

穆峰随手一挥。

一股风刀射出。

五六个保安顿时被割破喉咙,气绝身亡。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郑濡阳战战兢兢地问道。

杀你的人!穆峰上前一步,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随即,转身下楼。

石亭前。

穆峰将他丢在地上,郑濡阳,你可还记得七年前,穆家是如何家破人亡的吗?

七年前!

郑濡阳仿佛被电击了一般,他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青年人,脑海里浮现出曾经那个稚嫩的脸庞。你,你居然没死!

七年之前,六和城主申不亦谋害我全家,杀死我父母双亲,又欲将我活活烧死,幸亏我恩师从这里路过,将我救下。穆峰脸上挂着一丝凄楚。

你们谁都没想到,我居然活着吧?

郑濡阳口气立刻软了下来,当年是申不亦要杀你,跟我没关系啊。

当年申不亦害我全家,而鹃城这些上流世族尽皆在场,你们哪一个不是帮凶?穆峰怒问道。

郑濡阳讷讷不知该作何解释。

不管是谁,凡是当年参与害我家破人亡的人,谁都活不了!穆峰咬着钢牙,愤恨地说道。他目光转向郑濡阳,这里曾是我父母殒命的地方,今天就用你来祭奠他们的在天之灵!

穆峰说着,缓缓抬起手来。

不要。郑濡阳彻底慌了,我,我有件事情想要说。

说!

我知道你的妻子,她还活着。郑濡阳急切地说道。

自己的妻子,段墨嫣么?

曾经无数个夜里,魂牵梦萦的人,她还好吗?

穆峰的眼泪夺眶而出。

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带你去找她。郑濡阳恳求道。

他哪里知道段墨嫣在什么地方,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他的缓兵之计罢了。

不必了,我的妻子我会去找。穆峰面色一寒,一掌拍碎了他的头颅。

你还是给我父母去赔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