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鬼司夜行卫六中,左洛焉,马龙藏海小说

鬼司夜行卫六中,左洛焉,马龙藏海小说

提供《鬼司夜行》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剧情节奏感很强,值得一看。鬼司夜行小说讲述了:在路上,领他们去的那个人就简单地跟他们说了这个陈造东的情况。一般的脏东西上了人身之后,哪怕它开始还没有害人的心思,但当它感受到活人身上的阳气滋味,也会无法自拔,忍不住就会害人。所以一般被脏东西上了身,少则片刻,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必然得丢掉性命,说实话,陈造东能被折腾到现在还没死,那已经算是个奇迹了。卫六中眯了眯眼睛,问道:“那陈老爷子这段时间怎么样?”“陈......

卫六中,左洛焉《鬼司夜行》全文在线阅读

在路上,领他们去的那个人就简单地跟他们说了这个陈造东的情况。

一般的脏东西上了人身之后,哪怕它开始还没有害人的心思,但当它感受到活人身上的阳气滋味,也会无法自拔,忍不住就会害人。

所以一般被脏东西上了身,少则片刻,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必然得丢掉性命,说实话,陈造东能被折腾到现在还没死,那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卫六中眯了眯眼睛,问道:“那陈老爷子这段时间怎么样?”

“陈老爷子有时候庆幸,有的时候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最主要的是,现在老爷子已经开始渐渐地发生一些变化了,有的时候就连我们这些跟了老爷子二十年以上的老人看了 都不免觉得害怕。”

说起陈造东,这个带他们上来的中年人的脸上写满了担忧,一边带着卫六中他们前行,一边说道:“谁也没想到,陈老爷子在隐退了之后还能碰上这种事情,要是我能替代的话,我都愿意替老爷子遭这份罪,可谁知道那东西不折磨我干嘛非逮着个老人没完没了的欺负……”

这些话,卫六中倒是没有放在心上,他真正好奇的是,他说陈老爷子的身上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于是他就开口问道:“陈老爷子的变化具体在哪里?”

“我现在也说不清楚……”

那中年人愁眉苦脸的摇了摇头,说:“还是您自己去看吧,总是现在他的样子非常可怕。”

“不过你们真的能行吗?”

那个中年人满脸不相信的看着卫六中,在他眼里能驱邪的人都应该是外面那些穿着道袍的道士,而卫六中现在则是一身非常普通的休闲装,哪里有一点驱魔人该有的样子。

而且他也认为附身在陈造东身上的邪祟会是非常厉害的那种,要不然外面的那些人怎么都除不掉呢。

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卫六中也心中有数,但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见此情景,邱大尚一边不确定的问卫六中:“你确定能解决?”

闻言,卫六中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相信我的本事,也相信我的判断。”

听见卫六中这么说,邱大尚还能说什么,就只能不紧不慢的跟在卫六中的身后,来到了陈造东的卧室门口,顺着敞开的房门向里面望去。

这卧室很大,装饰豪华,只不过此刻,里面站满了身穿黑衣的汉子,有两个男人正死死地把一个老人按在床上,床上那个老人面朝下被摁着,看上去干巴巴的但是力气却不小,每一次挣扎都能让哪两个壮年汉子趔趄一下,眼看着就要摁不住了。

一看这架势,卫六中的心里面就有数了,这肯定就是上了陈造东身的那个脏东西在作怪了,要不然,一个这样的老头怎么可能两个大老爷们上也按不住。

此时,老爷子在床上不断的挣扎,床上传来砰砰的声音。

见此情景,邱大尚不由得咽了口唾沫,缓缓地躲到了卫六中的身后,颤颤巍巍的说道:“兄弟,不行咱们别逞强啊,这东西看这样子不是好对付的。”

卫六中眯了眯眼睛,回头望了邱大尚一眼,并没有说话,毫无顾忌的走上前去,望着陈造东老爷子。

陈老爷子的脸皱皱巴巴的,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叟一般,而且他的瞳孔此时也已经变成了淡绿色,更加诡异的是,那瞳孔是线形的。

就像是蛇一样!

陈老爷子就那么盯着卫六中,双眼当中充满了怨念。

这种情况也实属正常,人要是被脏东西附身的话,身上几乎都会多多少少的出现一些脏东西身上的特征,尤其是附身时间长的,这种特征就会更加明显。

因为脏东西上身是要耗掉人身上的阳气的,阳气越弱,脏东西对于人的控制力就越强,倘若有人在被脏东西上身以后被耗干净阳气死了的话,那他死的时候面目都会大变,基本上变成那脏东西的模样。

这时候,卫六中就想起来之前那个带他们来的人曾经说过,在工地的时候碰上了两条蛇,并且打死了一条,这样一想,事情就变得明朗起来了。

想到此处,卫六中摆了摆手,让邱大尚过来,而后对邱大尚低声说了几句。

听完之后,邱大尚被吓得是向后纵身跳出一步,咽了口唾沫说道:“这样能行吗?”

“肯定能行。”

卫六中说:“你信我的就是了。”

邱大尚望了望周围的几个人,随即开口说道:“我跟你讲,如果你弄不走那个东西,咱们恐怕都不能从这里活着走出去。”

“你怕个毛啊。”

卫六中低声喝斥道:“一切有我呢,让你上你就上。”

这时候,邱大尚也不迟疑了,在一众人茫然的目光下缓缓地朝着还在床上挣扎着的陈造东近前。

而后邱大尚撸胳膊挽袖子,对准了陈造东的胸口抡起拳头就砸了下去。

这一下子邱大尚打的可狠,就连卫六中都清楚地感觉到地面的颤动了。

在周围站着的几个人一见到这情景就纷纷上来阻拦,那带他们上来的中年人在这时候也没有好脸色了,怒声说道:“你们俩这是在干嘛?”

卫六中头也不回的说道:“救人。”

“就你妈,我看你他妈是在谋杀。”

那中年人破口大骂,直径开始指挥起手下的众人:“快,把这两个人给我抓住,要是陈老爷子有什么事儿,就把他们的皮给我剥下来。”

这时候邱大尚也慌了,扭头喊道:“卫六中,你骗我,这也没打出来啊。”

见到那些人围拢上前,卫六中也急了:“你特么打的不是地方,哪里疼打哪,打疼的地方。”

这回邱大尚可算是知道了,立马挣脱了两个汉子的围捕,冲上前去二话不说,对准了陈造东的裤裆就是一拳……

“嗷!”

顿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就从陈造东的嘴巴里面发了出来,陈造东此刻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那线形瞳孔里满是痛苦……

一看这架势,卫六中也是满脑门子黑线,这邱大尚的脑子着实是不太好,虽然他说哪疼打哪,也不能打鸟啊,这玩应要是给打出来毛病,那不是要命呢吗。

别说挨打的了,就连在一旁看着的那些汉子,都不由得双手捂着裤裆,感觉裤裆一阵阵的发凉。

不过这种时刻也容不得卫六中耽搁,他直径甩开了两个抓住他肩膀的汉子,脚尖猛地一蹬地面,一跃而起两米多高,人还在半空当中,他便抖手将背后背着的破布包给甩开,刹那间寒光在房间内乍现。

当卫六中在此落在地面的时候,便看见他手里面已经多出了一柄刃长两尺宽两指的长刀。

见这情景周围的人都被惊呆了,那带他们上来的中年人,直径大喊:“你敢动我家老爷子一根汗毛,我绝对让你生不如死。”

卫六中回头望了那人一眼,而后说道:“今天我就教教你,刽子手是怎么驱鬼的。”

说罢,卫六中口中振声喝道:“妖孽,还不滚!”

随着卫六中用刀一指陈造东,陈造东的身体内里可传来了一声尖锐叫声,随后,他之前还在不断挣扎的身体慢慢地平息了下来,眼睛也变回了原状。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情景给惊呆了,刚才附在陈造东身上的邪祟,就被吓跑了?

那中年人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是万万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才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光是亮出了武器就能把邪祟给吓跑。

房间瞬间寂静了下来,只有陈造东那已经开始渐渐变得匀称的喘息声在房间内回荡。

卫六中缓缓地蹲下身从地上将布袋子捡起来,将手中刀一圈一圈的包裹好。

他所用的这把刀并不是凡物,这柄刀的名字叫‘千牛刀’,这是历代‘刽子手’们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而具体最早之前是谁用过的,他也不清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把刀上肯定沾过人命。

这时候那个中年人走到了卫六中的近前,脸上带着歉然的说:“小兄……小道长,实在是不好意思,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真是神通广大。”

卫六中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的一笑:“行了,你也不用做样子了。”

说着话,卫六中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玻璃瓶,里面装的是蓝汪汪的液体,他把玻璃瓶到了那个中年人的手中,说道:“这个东西,一滴外敷在眉心,一滴内服喝掉,一个月之内,陈老爷子被邪祟吸走的阳气就会补充的七七八八。”

“那真是谢谢小道长了。”

此刻那中年人都恨不得给卫六中跪下了。

当他带着卫六中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时候,就看见那些道士将目全都投了过来,此刻见到他们出来一个个也是交头接耳。

看着卫六中两手空空,上去什么样下来就是什么样,而且这从他上去到下来,过去了还没有十分钟呢,他们就以为卫六中是什么都没做,只是上去了就被吓回来了。

有人就开口讥讽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人物呢,不过就是个江湖骗子而已。”

“就是就是,还和陈少爷打赌,咋不输死你呢。”

“对,陈少爷,这样的人就应该把他的手脚打断丢出去,省得他以后在在外面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