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陈扬苏晴(孙阳于苏言)都市小保安精彩章节

陈扬苏晴(孙阳于苏言)都市小保安精彩章节

陈扬苏晴(孙阳于苏言)是小说《都市小保安》中的男女主角,这是由作者雪羽创作的一部短篇言情小说,故事讲述了他们为什么要阻止我靠近她?我和她是兄妹,兄妹相见,还需要理由吗?孙阳满心怒火,咬紧牙关,脸上的肌肉微微颤抖。这我就不清楚了,主人家的事情,他们怎么说我便怎么办。独眼黑龙向前踏出一步,伸开双臂,挡住了孙阳的路。孙阳目光一寒,嘴角抽抽,沉吟良久,忽然笑了起来。你笑什么?独眼黑狼充满警惕,右眼里迸发出的寒......

第9章 救命恩人

赵文平还没挂断手机,而此时,手机那头的声音响了起来,是林天兴的声音——

你在搞什么?没听到我说话吗?

林天兴的声音显得尤为气氛。

赵文平实在是不想搭理他,可他不得不低声下气,连忙回道:哎呀,是林大少啊,我、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做,稍后给林大少您汇报情况。

你!

请林大少爷稍安勿躁,真对不起。

......

他挂断了电话,这是他头一次把林天兴大少爷的电话给挂断了。

嗷!啊!忽然,他痛叫了出来。

这是孙阳在继续对他施展针灸之术,先是酥麻,接着便是剧痛。

针灸之术,讲究的便是对穴道进行疏通、清理,活血通脉,这样才能达到应有的效果。

随着赵文平一阵一阵的剧痛嚎叫声响起,孙阳的针灸之术越来越见成效。

与此同时,Y长、医生纷纷循声赶来,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看到孙阳正用银针做针灸治疗的时候,大家惊为天人!

他居然会针灸?

以黄Y长为首的这些人,一个个惊愕万分,目瞪口呆。

好了,记住,还需要三次针灸治疗,做完之后,你的颈椎病痛就可以完全康复。

孙阳笑了笑,准备把赵文平肩部的数十根银针抽出来。

经过了这一次的治疗,赵文平只觉得浑身舒坦,而且萦绕在他身上多年的颈椎病痛,明显得到了改善!

他惊喜万分,转过身来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孙阳的手,感激涕零:孙阳,阳哥,阳哥!你是我的大恩人!我谢谢你,谢谢你!

还没完呢。

孙阳笑望着他,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震惊无比的话——

你现在把裤子脱了。

脱裤子?

四十多岁的赵文平神色一惊,差点从椅子上滚下来。

难不成,眼前这小子有这爱好?断背?

慕容白,你先出去吧。

孙阳看了看身边的慕容白,微笑道,你回避一下,治疗肾虚,涉及到私密位置的一些穴道,你要看吗?

慕容白唰的一下脸色泛红,她瞪了孙阳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谁要看?小流氓!我先出去。

很快,她快步走出了病房。

你们呢?孙阳看了看在场的几位女医生、护士小姐,笑着问道,你们要看吗?

于是,这几位女医生、护士小姐很知趣的离开了。

唯独黄Y长没离开,他要看看孙阳到底有怎样的厉害本事。

唰唰!

霎时间,孙阳用右手夹起十来根银针,手臂挥洒自如,动作很快,如光如电!

赵文平已经乖乖的脱掉了裤子,趴在椅子上。

如果放在以前,要是别人叫他脱裤子的话,他一定会狠狠地揍那人一顿。

可现在,他对孙阳的针灸之术深信不疑,这会儿他脱起裤子来,比平时***玩女人的时候脱裤子还要快!

别动,插错地方了可别怪我!孙阳嘱咐一声,旋即手臂挥动,手指间的银针唰唰唰的,一根一根的插入了赵文平腰部、股部的一些穴道之中。

这般娴熟之极的手法,这般登峰造极的插针之术,简直是眼花缭乱,让一旁观看的黄Y长目瞪口呆。

太神奇了!

同样的,治疗你肾虚问题的针灸之术,一共需要四次才能彻底痊愈。

这是第一次,还剩下三次。

结束之后,孙阳如此说道。

扑通!

赵文平跪了下来。

病痛有没有好一些,身体状况有没有发生改变,这就好比——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赵文平他自己能够感受到,经过孙阳的治疗,他的病正在一步步好转!

砰砰砰!

他把头往地上磕去,磕得砰砰作响,仰起头来,他眼睛里噙着泪水,失声痛哭道:阳哥,这次多谢你了!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你是我的恩人,救命恩人!犹如再生父母!

孙阳没办法扶他起来,只好轻笑道:赵文平,起来吧,我说过我可以治疗你身上的病,我不会食言的。

赵文平感动得眼泪鼻涕一起往外面冒,四十多岁的男人,这一刻犹如婴儿般脆弱,哭得不成样子。

颈椎病,让赵文平玩女人的时候,无法施展更多的姿势。

肾病,让他无法持久,甚至一度心力交瘁!

我、我的病,颈椎病和肾病,这是我的心病啊!我赵文平此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女人,可这两种病让我痛不欲生!这一次,阳哥你帮了我,你就是救了我的命!

阳哥,以前我与你之间的恩怨,都是我的不对!从今往后,我赵文平为你马首是瞻!你让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你让我抓狗,我绝不敢抓鸡!

阳哥,你虽然年纪比我小,可你就是我的大哥!大哥请受小弟一拜!

扑通扑通!

赵文平彻底拜倒在孙阳的牛仔裤下了。

以后你听我的话,那行,你先告诉我,我受伤住院,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林天兴指使你来的吗?孙阳目光一沉,冷声问道。

我说,我什么都说!赵文平连忙站了起来。

黄Y长,我有点私人的事情要谈,您——可以出去吗?孙阳看了看还在发愣的黄Y长,笑道。

黄Y长如梦初醒,连忙摆摆手说道:哦哦哦,孙阳先生您请便、请便。

很快,他退了出去。

孙阳可是这家医院的贵客,他怎么敢怠慢。

而且,他刚才施展出来的针灸之术,是那么的绚烂极致,那么的精彩纷呈!

......

说罢。

孙阳从床头柜上面拿了一袋零食,结果赵文平很殷勤的帮他把包装袋撕开。

是这样的,林天兴叫我过来,是为了拍一张照片,拍你在病床~上的照片。

赵文平如实回答。

是吗?孙阳轻皱眉头,调笑道,怎么,他暗恋我?

不是暗恋,是暗害。

赵文平眼神一动,很是诡秘地说道,他在设计谋暗害你。

孙阳心中一凛,镇定心神,淡然道:什么样的阴谋?

阳哥,你不知道,你受伤的这件事情,已经被林天兴抓住机会借题发挥,还找了几个人故意拍下一些照片,目的就是陷害你,把你的遭遇设计成一场阴险罪恶的嫖妓、打人事件!赵文平一脸认真地说道。

他不像是在撒谎,而且,他是林天兴的下属!

现在,他悄然转变了阵营。

林天兴是你的头儿,你说出这些话,不怕他找你麻烦?甚至——灭了你?孙阳冷声问道。

赵文平先是一愣,旋即呵呵笑道:阳哥,我已经决定了,今后我就是你手底下的人,而且,我早就看林天兴那嚣张狂傲的家伙不顺眼了,如今咱们联合起来,打他个措手不及.......

赵文平不愧是老江湖,他想的很周到,很有脑子。

你说说,我们怎么应对?孙阳决定先试探试探他。

这样吧,阳哥,我现在依旧装作是林天兴手底下的一只棋子,明面儿上我还是听他的话,对他恭敬顺从,其实呢,我跟阳哥你才是一个阵营的,咱们里应外合,不愁打不垮林天兴.......

赵文平笑得有些阴险。

孙阳笑得很灿烂。

敌人的敌人,那便是我的朋友!

他决定收下赵文平。

最后一个来看孙阳的人是安静。

她来得很安静,站在病房外面等着魏西、沐闵、于苏言他们全部离开之后,这才缓缓地走了进来。

她换了一身打扮,穿着一身儿黑色西装外套和白色修身长裤,高挑妖娆的身材毕露无遗,依旧是那么干练冷酷。

你来了!孙阳很是兴奋。

我是孙音身边的人,负责她的日常生活,而且,我还要负责她的安全。

安静轻声说道。

我懂我懂,安静,你过来坐吧,谢谢你来看我。

孙阳微笑道。

他现在无法与妹妹见面,唯一的联系人就是眼前的美妙女郎——安静。

她知道你在江城,我告诉她了。

安静坐了下来,低声说道。

她的神情宁静如水,柔亮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悲伤之色。

孙阳笑了笑,说道:肯定是你告诉她的,我应该谢谢你。

你的伤好点了吗?安静转移了话题,微微一笑,问道。

孙阳点点头,用眼神指了指自己受伤的左臂,笑道:就快要好了,如果不是你,我没办法住到这么好的医院里来。

感谢的话就别说了。

安静摆摆手,低声道,你也不必求我带你去见孙音,这件事情我办不到。

孙阳顿感落寞,很是哀伤,过了半响他摇摇头说道:罢了罢了,我知道你很为难,我不会求你的,你能让孙音知道我在江城,这已经很不错了。

是吗?安静有些困惑。

她深知孙阳是为了见到妹妹才来到江城的,而且,她从独眼黑狼那里了解到,孙阳从古武堂离开,那可是需要极大的勇气!

是啊。

孙阳笑了起来,既有些悲伤苦涩又有几分欣慰满足,能够让她知道我在江城,这不就说明,我与她的距离并不远吗?我来到了江城,与她同在一座城市,呼吸同样的空气,这已经比我在古武堂的时候强太多了。

可是,你们没法儿见面。

安静知道她说出这番话一定会让孙阳很伤心的,可是她没忍住,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果然,孙阳哑然无言,神色黯然了下来。

我、不是故意的。

安静于心不忍,低声说道。

没关系。

孙阳忽而又展露笑容,轻声道,没法见面,这只是暂时的,事情一定会有转机,这也是我离开古武堂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