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凌少溺宠心尖妻(洛湘湘凌英韶)-凌少溺宠心尖妻无弹窗阅读在线

凌少溺宠心尖妻(洛湘湘凌英韶)-凌少溺宠心尖妻无弹窗阅读在线

爆红女频小说《凌少溺宠心尖妻》中的主角是洛湘湘凌英韶,这是一本婚恋生活虐心类小说,小编为您精心整理了精彩的故事剧情:抽屉里静静的躺着一个绒布的深蓝色.戒指盒,洛湘湘伸手拿过来打开,里面是一枚星光熠熠的钻石戒指,这正是当初林鹤轩跟她求婚的定情信物。但是自打两个月之前求婚过后,林鹤轩便开始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极少再联系洛湘湘了,而订婚这个事情,他也绝口不提。直到后来他露面,然后洛湘湘家出了那样大的变故,父亲直到现在都 ......

《凌少溺宠心尖妻》第6章 恨

真是传闻害死人啊!

就这样洛湘湘户口本上盖上已婚的印章,出了民政局后。

凌英韶突然停下道:虽然你我现在是合法夫妻,但我还是有必要约法三章。

一,我希望我们已婚的事不能对外宣布

我同意,反正我也是这么想的。

凌英韶不喜欢打断他话的任何人,不过很奇怪,当她说同意的时候,心里滋味怪怪的。

算了

二,你明天必须要住进我家。

啊~

见她这个表情,好像怕我对她怎么样似的,放心,我对不你不感兴趣,只是你肚子里居然怀着我的种,我必须对他负责。

三,居然我们已经结婚了,我不希望你给我带绿帽子。

也不希望你有太多的男性朋友。

听着,不要试图去想着改变我。

说完后就走了。

洛湘湘还一脸楞在那,等她反应过来时,凌英韶早已只留下个背影给她,她指着他的背影骂道:你以为全世界女人都稀罕嫁给你了,我就不稀罕。

你说要要住你家我就住啊,我偏不。

我交朋友就交朋友,你管他是男是女的。

你家住大海么?管那么宽。

真是的

一口气说了那么多,洛湘湘有点气喘吁吁的。

就这样他们跟之前一样,上班的上班,该干嘛就干嘛!

另一边,林鹤轩想着洛湘湘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很保守的,从来没有做过越级的事,最多的就是牵牵小手。

这次听到她怀孕,心里很不甘的,一直心不在焉的,连唐颂说什么都没有听到。

唐颂知道林鹤轩心里想着洛湘湘,两手早已捏紧,把恨意加到洛湘湘身上,心想,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等着吧。

在林鹤轩面前她只能做个乖巧懂事体贴的女人。

天虹商场

一家母婴店里,洛湘湘在里面逛着,想着看看有合适的就买回去,欢迎孩子的到来。

真是冤家路窄哪里都能碰到他们,决定不理会他们,你不惹事不代表她不找你麻烦啊!

唐颂早就想给她制造麻烦了,一直都没有机会。

今天碰到了,真是老天都帮着我啊。

呦,这不是湘湘吗?你也来买东西啊?一边说着一边挽着林鹤轩的手往她面前走去。

嗯,我买完了,有事先走了。

对了,你不知道你肚子孩子父亲的未婚妻回来了吧。

看来你孩子注定一出生就没有父爱,好可伶啊!

放心,我孩子的事不用你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唐颂被气道:你

唐颂松开林鹤轩的手,上前纠住洛湘湘的衣领,两人一拉一扯,事情太突然了,林鹤轩见听到啊的一声,洛湘湘刚刚好撞到就近的摆放台倒在了地上,不巧,撞到的是肚子,

洛湘湘捂住肚子道:我的肚子肚子好痛啊!大腿下流出一滩鲜血,售货员跟唐颂他们都楞在那。

刚好路过的齐家彦看到,打了救护车电话后,让洛湘湘尽量不要有大动作。

救护车来到时,洛湘湘已经晕了过去。

手术室门口,谁是病人家属,病人要马上手术,不然又生命危险。

唐颂、林鹤轩害怕凌英韶找自己麻烦,决定退避三舍。

齐家彦不得不签上他的名字。

对不起,孩子没有保住,病人现在转入普通病房了。

凌英韶是在几天后才得到消息的,唐颂早已把护士医生买通,说洛湘湘是来打胎,手术中途遇到大出血,所以便成这样子。

凌英韶听大后火冒三丈,到了门口也不进去看一眼。

一来二去,洛湘湘感谢齐嘉彦,两人成了好朋友,但他并不知道洛湘湘是自己兄弟的女人。

凌英韶相信他人的教唆,以为自己真的不要自己的孩子,一开始自己都没有想过不要孩子,怎么可能现在不要呢?

其实事实不是这样的,但凌英韶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宁愿相信他人也不相信自己。

要想离开,可以,既然把我孩子弄掉了,那就赶紧的生一个还我。

那抹痛心就像流星一样划过,很快,他又恢复了之前的寒冽,扣住她下巴的力道一点点的收紧,欺近她,如同狂猛的海啸一样将她吞没。

洛湘湘紧咬着唇齿,承受着他的侵夺和攻占。

凌英韶的眸深谙的如同黑渊,又如同火焰一样将她焚化。

沙发上,地上,床上,梳妆台到洗浴室,全部都是他们纠缠的痕迹。

洗浴室内,雾气氤氲,如梦似幻,她累的虚脱,趴在他的怀中,只有喘气的份,却又抵着他宽厚的胸膛,避之不及:凌英韶你是要整死我才罢休吗我求你了

她浑身散架了一样,哭求着他。

他一只掌将她柔.软的腰肢截住,吻的轻柔小心,力道却刻骨铭心的狂烈,嘶哑暗沉:惹不起,当初就不要惹。

他幽深的眸直逼她的眼睛,像是要贯彻她一样,她心惊肉跳着,泪汗相交。

洛湘湘好恨他,伸出纤指,在他胸膛和脊背上不停的抓挠着,他肩头的暗魅纹身上被她明显的抓了几道红痕。

这时,洗浴室外面的手机响了,凌英韶像是有预感一样,坏坏的一笑,猛的将她提离,走了出去。

他带动着她走到床前,一个旋转,将她放倒在上面。

他拿出了她包里一直响个不停的手机,按开它,放在了洛湘湘的耳旁。

洛湘湘知道他要干什么,惊恐的推着他,死死的咬住唇。

那边,是齐嘉彦温润的声音:湘湘,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洛湘湘哀求的看着身上的男人,抵着他的,片刻,才屏住呼吸:我,我还没到,到了我打电话她的声音带着破碎,眼中闪过了一抹羞愤。

怎么了湘湘?湘湘,你听起来好像不舒服?是感冒了么?齐嘉彦的声音轻柔温润。

我没有

凌英韶霸道的将手机开成免提,在她身上弹奏着,越加的激烈。

背着我和男人约会?女人,你是不是想死?他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在她耳畔残冷的响起,一个发狠,再次撕.裂了她。

她惊叫着,不停的摇着头,屈辱的泪水顺颊而淌:你就是个恶魔我恨你!你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