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曲瑶萧遇辰小说全文-控心王妃王爷你不亏无广告免费阅读

曲瑶萧遇辰小说全文-控心王妃王爷你不亏无广告免费阅读

新书控心王妃王爷你不亏上线啦!小说的主角是曲瑶萧遇辰,小说情节丰富,看点十足,小编为您整理了精彩的剧情节选:曲瑶作为一个遍览窝里窝外斗作品,又深入研究心理学的女人,从丫鬟手里抢个人还是轻松随意的。但李太医进院后,发现要他诊治的其实是王妃的侍女,就有点不高兴了。他就象征性地看了两眼,问:病多久?睡多久?曲瑶道:一个月前染了风寒,没好好养着就加重了,但陷入昏迷还是前天的事。李太医想都没想,就道:那准备后事吧。......

《控心王妃王爷你不亏》第6章 我有才有能,你有钱有权

曲瑶的梦想是丰满的,并且计划也很好——

找个萧遇辰不在府里的时候,卷着细软带上怜心,一路催眠出府,然后远走高飞。

soeasy!

但现实是很骨感的,催眠失控带来的反噬远超她预估——

只要她集中注意力的时间稍久点,头就会像针扎一样疼,同时五脏六腑都跟着翻江倒海似的难受。

她不知这是怎么回事,只知这种副作用消失前,那极需注意力的催眠术,已无法支撑她逃出睿王府。

曲瑶此时的心情就跟偷溜下凡的仙女,在山间泡完澡后,却发现能带她回天庭的羽衣被放牛郎偷了一样。

又气又无力,越无力越气。

啪她打碎了第八碗端进来的汤药。

说多少次了不喝不喝不喝!她前所未有地暴躁起来。

侍女们在床前跪了一地,头几乎要低到地板上去。

萧遇辰大步流星地从外面进来,踏过一地碎片:楚清歌,本王给你脸了是吗?

他听说了这边的不平静,就丢下手头事务赶过来,难免情绪不好。

没想到曲瑶情绪更糟:本姑娘自己有脸,不用你给!

萧遇辰冷笑:成婚了还敢自称姑娘?你果然是不要脸的。

说着,又朝边上跪着的侍女一伸手。

那侍女赶紧将新备的药递过来。

曲瑶一看他动作,就怀疑他要捏着自己下巴灌药。

于是,她瞬间表现出了一个欺软怕硬的人该有的素养来——

她十分敏捷地钻进被子里,把自己裹成了一个蝉蛹,然后闷闷地朝他喊话:不喝不喝,那个庸医什么都不懂,我受伤到现在,三个月没吃药也没死,以后不吃药也不会死!

此时,匍匐在地的侍女们边瑟瑟发抖边想:这个楚清歌,我们端药就摔碗骂人。

王爷端药就装可爱,啐!

萧遇辰端着药,冷声道:喝不喝,死不死,什么时候由得你了?

说完他端着药碗闷了口,然后以绝对强硬的姿态把人从被子里挖出来,俯身就将药渡了过去。

场面瞬间安静地落针可闻。

直到一声咕嘟。

咳咳咳曲瑶面红耳赤,萧遇辰你有病吧!

该吃药的人是你,显然是你有病。

他说着,作势又要将药碗往自己嘴边送。

曲瑶生怕他故技重施,自己现在又拗不过他,只好赶紧坐起来,夺过碗,一饮而尽。

心里默念: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萧遇辰坐在床沿上,食指忽然擦过她嫣红的唇:所以你折腾半天,只为了这个?还满意么?

曲瑶:

她心里过了一百八十遍莫生气,才忍住了怼死这个死变态的冲动。

是,作天作地确实是为了让他过来,但却不是为了这个样子啊!

妾身就是有话想问王爷。

萧遇辰了然一笑,抬手挥了挥。

侍女们如蒙大赦,利落收拾了东西鱼贯而出,并带上了门。

行了,你问吧。

他想着,只要她主动问起三个月前的事,他就合盘托出。

但曲瑶说:王爷既然舍不得我死,是想好了要我做什么吗?

萧遇辰算盘打空,心底竟生出了几分失望来。

但他也确实是有事情要她做。

你倒是机灵。

他淡淡道,一个半月后上元佳节,有彩戏大会,本王要你夺魁。

彩戏大会?是变戏法吗?曲瑶皱眉。

萧遇辰一愣,点头道:民间确有这个叫法。

曲瑶嘴角抽了抽:王爷,您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彩戏大会是大梁盛事,全国顶尖的戏法高手都会来参加,听说上届冠军还是国师云中子。

您要我去参加,还夺魁?

萧遇辰挑眉:怎么?

曲瑶直言不讳:我也就会点蛊惑人心的本事,像什么空杯来水,大变活人,我可不会。

您这不是难为我么。

萧遇辰道:戏法本就是蛊惑人心的骗人把戏,你只要装门面就行。

至于怎么赢,本王自有安排。

曲瑶听他这么说,也知道他只是想让自己做个样子,遂应下来。

我可以答应你,但我也有条件。

不吃那药了。

萧遇辰手指轻飘飘地抬起她的下巴:楚清歌,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向本王强调你想活。

但本王总觉得,你若是真的想活,也该有点笼中鸟的自觉。

笼中鸟?

这个概括精准又直白。

如果曲瑶真的是土生土长的楚清歌,从不知自由为何物,从不知天赋人权,这会儿应该要为嗅到了生的味道而喜悦了。

可偏偏,她是来自遥远时空,独立又自强的曲瑶。

啪!她一巴掌拍开了他的手,你想养金丝雀,勾勾手指多得是愿意被你养的。

但我是人不是鸟,你要用我,就得尊重我。

我有才有能,你有钱有权,咱们是公平交易。

萧遇辰其实更喜欢温顺乖巧型的,但此时此刻,眼前女子单手撑在被子上,抬起的桃花眸中华光潋滟,气势十足的傲然与坚决,都像一击重拳,狠狠砸在他的心坎上,让他不得不心口狂跳。

他艰难的挪开视线,道:你的才能,也都是你说而已。

上次验货,是不成功的。

事儿没办,你就想要特权,算盘倒是打的好。

曲瑶也不辩解,只忽然抬手啪地打了一个响指。

只听噗通一声,蹲在房梁上的暗卫卫铮,就掉下来了。

不偏不倚,就砸在睿王爷的脚边。

狗吃屎状态的卫铮懵了。

萧遇辰也愣在那。

曲瑶不紧不慢道:也不用太惊讶,不过是仗着这位侍卫太紧张王爷您,我就稍微做了点不怎么费心的小暗示来达到我的目的。

卫铮赶紧爬起来:属下罪该万死,请王爷责罚!

萧遇辰面沉似水:自己去影堂领罚。

这时候,曲瑶才眨眨眼,拖长了声调道:也不知道王爷这位侍卫是什么水平,反正,像他这样的,方圆一百米内,我是都可以影响的啦。

一百米?萧遇辰没懂。

曲瑶心算了一下:三十丈。

这是一个很微妙的数字,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暗杀,都需要在这个范围内才能成功,带着她就相当于带了个暗杀者扫描仪。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