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他如星辰闪烁免费观看

小说他如星辰闪烁免费观看

小说《他如星辰闪烁》近来流量猛增,这部婚恋生活文主要讲述的是主人公杨暖齐琰之间精彩的感情故事,“小妖美美”为本文的作者,其文笔细腻,文风清奇,颇受读者的喜欢。杨暖泡了个澡后,总算觉得少了那些味道清爽不少。进厨房打算简单给自己做点吃的,电话就想起来,看了眼竟然是齐琰的电话。深吸一口气,将心口那股烦闷压制,少董。答案,不要让我失望。电话那边,男人语气清冷的提醒,甚至还带着些许威胁。杨暖明白,齐琰既然将提出这样的要求,还是三番五次,自然不是玩笑。而他既然认真了......

第3章:婚内三年

杨暖泡了个澡后,总算觉得少了那些味道清爽不少。

进厨房打算简单给自己做点吃的,电话就想起来,看了眼竟然是齐琰的电话。

深吸一口气,将心口那股烦闷压制,少董。

答案,不要让我失望。

电话那边,男人语气清冷的提醒,甚至还带着些许威胁。

杨暖明白,齐琰既然将提出这样的要求,还是三番五次,自然不是玩笑。

而他既然认真了,她现在所有的拒绝都变的矫情,她也不想惹的他让她在蓉城待不下去。

深吸一口气,道:我明天一早去民政局等您。

想到奶奶和姨娘们的主意,还有于文谦的恶心,也不知是气昏头还是报复心态,总之就答应了。

为她的世界,接下来一定会有一场暴风雨。

从她出生社会,那些人就一直在压榨她身上的每一分钱,要是知道她这些年暗中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场面

哦?这么快就想好了?电话那边的男人有半刻震惊,随后声音透着几分愉悦。

杨暖:嗯。

忽然感觉,就这样也好,本来有些事情就是自己暂时无法掌控的,所以就这样吧。

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要见到状态最好的你。

我每天状态都很好。

杨暖呛声,大概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这时在齐琰面前竟有些许忍不住撒娇的味道。

电话那边的男人愣了一下。

显然从没见过杨暖这一面。

随后:嗯,晚安。

晚安。

挂断男人的电话,杨暖端起面前的葡萄酒喝了一口,醇香的味道总算压下了心中不少烦躁。

电话再次振动。

看了一下号码,是乡下那边打来的!直接将电话扣下,不用想也知道她们已经翻天。

夏夜贪凉。

原本说好要最好状态出现在齐琰面前的杨暖被打脸,昨晚空调屋里踢了被子,早上起来鼻子就堵的厉害。

开车到民政局的时候,齐琰已经等在那儿。

哈秋,哈秋!站在齐琰身后,连续两个哈秋,男人回头莫名看她一眼。

杨暖立刻捂转身,抽了抽鼻子:对不起,有点感冒。

呵!

男人冷笑一声,显然是在嘲弄她昨晚的自以为是。

杨暖有些不好意思。

只见男人一个侧眸,原本推着轮椅的姜越就对杨暖说道:杨总监,您来吧。

哦,好!杨暖赶紧从姜越接过来,而姜越自动退到一边,将接下来的行程交给了两人独自完成。

第一次推轮椅,杨暖有些不习惯,走的也很缓慢。

人都说,结婚对一个人来说,是值得期待的,然而杨暖现在就好似走在上班的路上。

至于这场婚姻到底意味着什么,她自己心里也清楚。

整个过程,填表,签字,拍照,到拿结婚证不到半个小时完成。

当看到手里两本红色的本本,心里才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下一刻手里一空!

这东西你拿着也没什么用,我保管。

杨暖:好。

下意识就想怼一句,但想到他们的婚姻也只是个形式,还是算了,不要惹毛他。

毕竟他是她的上帝。

把家里钥匙给姜越,上午会有人去帮你搬家。

啊?搬家?

这又是什么节奏?

不是因为唐希文逃婚他着急一个结婚对象而已?如此他们除了多一本证应该也没别的特殊,怎么就牵扯搬家了?

然,只听齐琰一本正经的说道:让人将你的东西搬去海湾岛那边,其实也不用,那边都有。

不是,我们那什么

婚内同居三年,放你自由。

杨暖:婚内同居,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形容婚姻的。

虽然心里有各种异议!

但对上男人有些许威胁的双眸,到底还是将那些话全数咽进了肚子里。

同居就同居吧!

她相信,他们之间除了同住一个屋檐下也不会有什么,这个想法在脑海中划过的时候,她还下意识的看了男人的双腿一眼。

回去公司的路上,是杨暖开的车。

而她的车钥匙则是给了姜越,姜越开车去准备给她搬家,其实暂时这样安排也好。

于文谦虽然昨晚被她赶走了,谁知道那个狗皮膏药会如何作,住在那个地方也不会清净。

那个,少董事长,接下来我在你的生活中,是不是会

不要想太多,除了齐家人知道外,对外我们是隐婚。

隐婚,哦!

那就好。

经常看到哪个豪门太太陪伴自己的丈夫出席各种活动,想到那种刻板的场面,她就生无可恋。

听到齐琰这样说,她也暂时松了一口气。

你现在除了名义上是我的妻子外,别的不会有任何改变。

好。

杨暖回应的语气也轻快不少。

昨晚答应了这个男人之后,她心里就各种的压力。

毕竟齐琰身份摆在这里,平时要接触的人和事儿也会超出她的想象。

虽然,她是靠着自己的本事坐上今天的位置,但由于自小生长的环境,让她从骨子里有种自卑感。

面对大场面的时候,她还是有那么些许怯场。

工作能做的很好的人,不一定公关能力就会很好。

下车的时候。

我,送你去办公室?这不太好吧?

刚才姜越走的时候,她也没想那么多。

但现在她单独推着齐琰去总裁办的话,怎么看都有几分诡异。

男人没她想的那么多,点头:嗯。

杨暖:

好吧!

果然,如杨暖所料的那样,她推着齐琰路过秘书部的时候,那一双双的目光,是那么的诡异。

甚至走过了之后,都还让杨暖觉得那些探究的目光是那般灼热。

以至于将人送到办公室后,她就迫不及待的要逃,生怕多待一分钟都会出现不好谣言。

她的清誉,可是花努力建立的,要是这样毁了可惜!

下班的时候在底下车场等。

好!杨暖原本不愿意,但到底还是点头。

其实,从民政局出来后,她就有那么一些后悔。

她真是被她们给气糊涂了。

齐琰是谁?她怎么能呢?而且这还是三年!

但那个男人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也容不得她不去答应,不答应的话,更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