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麻辣老太:改造极品好种田小说麻辣老太:改造极品好种田在线阅读

麻辣老太:改造极品好种田小说麻辣老太:改造极品好种田在线阅读

以徐艾李云风之间爱恨纠缠为故事主线而展开的小说,名字叫做《麻辣老太:改造极品好种田》,是最近很火的一部言情小说,作者“十三姐”的原创作品,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这一哄骗,大半天过了,听着小泽明肚子发出咕咕的声响,瞧着屋外眼看要黑下来的天,徐艾只得停了下来。娘去给你做吃的。说罢,轻轻摸了摸小家伙的头,拉着他往厨房走。娘,我不饿。小家伙到了厨房门口时,拉住徐艾。不饿?那肚子怎么叫了。徐艾没好气的一笑。然而当她进到厨房后,她才知道,为什么小泽明说不饿了,小家伙人......

第一章 泼辣儿媳

手腕处传来的刺痛感,让徐艾深深的凝起了眉。

这编程员真不是人干的工作,每次工作完都感觉手要废掉一样。

心里腹诽着,徐艾准备翻个身再赖一会儿床。

然而这一动,她手上的剧痛却让她整个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对!

这不是肌肉的酸痛感!

豁然,她睁开眼,看向自己的发疼的手腕。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徐艾整个人豁的顿住。

只见,手腕上,有一道深深的伤口,此刻许是刚才自己的动作牵扯原因,又崩裂了伤口,那里在乌撸撸的往外冒血。

我这么想不开?

也来不及想什么原因让自己割了腕,徐艾忙起身要去找药箱。

可这一起,她人又再次顿住。

落入她视线的,并不是她那熟悉的单身公寓,而是一间破旧的泥土屋。

她这是在哪里?

徐艾关顾四周,待看清屋里的情况时,脸色是一沉。

她不会是被人绑架卖掉山村里去了吧?

先不管了!伤口要紧。

感觉伤口还在流血,徐艾忙是四下去找能止血的东西,好在的是,她是在山里长大的孩子,虽说没有找到布条一类的东西,但她还是在房梁上发现蜘蛛网。

蜘蛛网粘稠,将之揉成一团,附在伤口上,能够止血。

将蜘蛛网揉起来,按在伤口上,不过片刻,那血就止住了。

她长吁了口气。

然而这口气,她还没有顺下去,却因余光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而再次提了起来。

衣服很旧,许是因为洗的多了,已分不清原本的颜色。

不过这却不成重点,重点是这件衣服的样式。

单是那又大又宽的袖口,与那封到颈部的领口就能看出这绝不是二十一世纪的款式。

她有个服装设计的朋友,因而也耳需目染了一些,知道便是做古代服装,那领口也没有封到脖颈上的。

作为一个程序员,她的脑洞是大的,因而不禁脑子里蹦出两个字,穿越!

这两个字就像是一根导火索,让她想起之前的画面。

她正在设计一款能让玩家体验人间情感的剧情游戏,就要完工的时候,电脑上突然就出现了一个黑洞,而后她整个人就被吸了进去!

徐艾的嘴角抽了抽,她这怕不是设计的时候触碰了什么禁忌法则吧?

世界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失踪,如那百慕大三角,如那神秘的罗布泊,官方虽然说是引力和一些其他因素原因,可天知道具体怎么回事?

深深的吸了两口长气,徐艾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无论任何时候,慌乱不会带给现实任何的实质变化。

敲门声,在这时响了起来。

娘,您给我娘家起房子的钱,准备好了吗?

伴随敲门声响起的,还有一道脆脆的女声。

光听声音,就能听出,来人的年纪不大。

举起自己的双手,徐艾看了看,手上满是厚厚的老茧,这绝不是她的手。

女声叫她娘,又说给娘家的钱,难不成她穿越成一个已婚老妇人了?

又摸了摸脸,脸上也很粗糙,明显是没有打理过的原装货,但好在她没有在眼角摸到属于老太太的那种褶皱感。

不过即便没有成老媪,有儿已能娶亲,这身体年龄怕是也不低了吧?

要不要这么坑

徐艾眼角直跳。

娘?

门外的女声, 见没人回应,又喊了一句。

啊啊!来来了。

徐艾应了声,准备去开门,然而还没走过去,门却被先一步推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着一身粉色长衣,模样精致的女孩。

恩,对,用徐艾的眼光看,是个女孩,且这个女孩绝不会超过十六岁。

然而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女孩,腹部却是微微隆起的,明显现在是怀着孕呢。

王小花进屋,扫了眼徐艾后,眼是直勾勾的盯着床头上一个半打开的小木盒。

娘,备好了吗?

王小花虽然问人,可目光却不往徐艾这头看,只一味的盯着那个小木盒。

徐艾哪里知道是备好了还是没备好?

那个

不劳烦娘了,儿媳自己去取。

王小花扔下一句话,大步就往床头走,那急切的模样,仿佛盒子里有金山银山一样。

不过当她走到床头,完全将小木盒打开时,脸色就一下黑了。

钱呢!

王小花举着空空的小木盒,问向徐艾,语气里却是没有半点对长辈的敬意,反而声音刺耳的像是在审问犯人。

没没了。

徐艾也是怕自己穿越的身份被戳穿,要知道古代可没有那么先进的思想概念,对于他们而言,像她这样的更像是撞邪,轻的送到寺庙道庙里折腾,重的保不齐就塞猪笼扔河里了!

什么!

王小花像是猫儿被抓了尾巴,汗毛都立了起来,那小桃花眼更是透出凌厉的光芒。

瞪了一会儿徐艾,王小花似想到什么,嘲讽的一笑。

娘,您可别和儿媳玩什么小心思,当初我愿意怀你李家的子孙时,您可是应承我,等我娘家盖房子,您会帮着出十两银子的!

十两是多少,徐艾没有概念,但结合这房里破烂的一切,她不难想象,这对于原主而言,肯定是一笔巨款。

原主不会是被这个儿媳给逼的自杀的吧?

想到自己手腕上的伤口,徐艾眉眼抽了抽。

自古以来,只听过婆婆虐待媳妇的,还真是显少听过,媳妇能把婆婆逼死的!

一条人命被活活逼死,这绝不是一件两件能办到的,怕是这平日里,原主已受了不少压迫。

这一想,徐艾的脸也就冷了下来。

说过没了,就是没了!

呵!没了就完事了吗?娘我告诉您,这钱您要是不给,我就敢把您的孙儿打掉!

说罢,王小花竟真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肚子上。

即便隔着有三四米,但徐艾还是能听到那力道拍在肚子上发出的闷声。

这丫头,真是够狠啊!

你等几日,我尽量给你凑。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占了原主的身体,也不能一上来,就断人家子孙吧?

这一说,王小花脸色才缓和几分。

不过王小花并没离去的意思,她放下盒子,又在屋里翻了起来。

屋子不过寸大,一个老旧的柜子,一张床,剩余下的就是一些竹编的簸箕,翻完后,王小花脸上是一阵失落。

然而就在她往外走路过徐艾身前时,豁的想到了什么。

她猛的就蹲下了身子,扯开徐艾的衣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