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凤华惊阙:重生毒妃乱江山洛云芙颜祉黎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凤华惊阙:重生毒妃乱江山洛云芙颜祉黎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凤华惊阙:重生毒妃乱江山小说免费 分类言情 主角洛云芙颜祉黎 状态已完结。简介: 一大早,洛云芙就从床上起来,在紫菱和青萝的伺候下精心梳妆起来。铜镜中,可见她白里透红的娇颜,今天洛云芙穿了一件身豆青色金边撒花菱形纹雨丝锦缎大袖衫,逶迤拖地玄色底桃枝绣花笼裙,因为怕寒气冻着,紫菱又给加了一件墨绿色仙鹤祥云盘金瑞锦大氅在身上驱寒。洛云芙黑云般的墨发,绾成了堕马髻,轻拢慢拈的发包里......

完结版虐恋文《凤华惊阙:重生毒妃乱江山》由著名作者“月荼”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洛云芙颜祉黎、洛云芙颜祉黎,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值得细细品读。

《凤华惊阙:重生毒妃乱江山》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一大早,洛云芙就从床上起来,在紫菱和青萝的伺候下精心梳妆起来。

铜镜中,可见她白里透红的娇颜,今天洛云芙穿了一件身豆青色金边撒花菱形纹雨丝锦缎大袖衫,逶迤拖地玄色底桃枝绣花笼裙,因为怕寒气冻着,紫菱又给加了一件墨绿色仙鹤祥云盘金瑞锦大氅在身上驱寒。洛云芙黑云般的墨发,绾成了堕马髻,轻拢慢拈的发包里插着珠蕊蔷薇珊瑚钗子,纤纤素手上戴着一个镂空金镶玛瑙的镯子,腰系束腰,上面挂着一块成色极好的玉佩,脚上穿的是蝴蝶绣月光锦鞋,,整个人仪态万千,端庄秀美。

随口吃了几个点心,洛云芙便撤了吃食。

想到倪雪妍就要来了,洛云芙实在没心情吃什么。

约莫辰时左右,倪雪妍的车就到了。

父亲洛霆苍因为被皇帝留了谈事情,不能回来,所以只剩下洛云芙一人接她。

使唤嬷嬷撩开马车帘子的那一刹那,倪雪妍的脸露出来,洛云芙没由来地心里一窒。

由人搀扶下了马车,倪雪妍落地,让洛云芙看清了她。

今天她打扮的也十分精心,想来是想压过洛云芙的。

她着了一身深紫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杏花,用一条藕荷色绫绸腰带将那纤细的楚腰束了,乌黑的秀发绾成元宝髻,插了一攒银飞蝶缀米珠簪,简朴了些,但是也出落得清新优雅,只是无论相貌还是衣装,都难比得上洛云芙了。

迈着莲步,倪雪妍缓缓走过来。

“洛姐姐!”倪雪妍娇软甜腻地叫了一声,直接伸出手抓住洛云芙的手,小小年纪一股媚气与稚气浑然,“我可想死你了。”

强忍住甩开她的欲望,洛云芙也挤出笑容,客气地说道:“你可算来了,我们进去说话吧。”

纵然心中讨厌极了倪雪妍,可是该有的排面还是要过得去的,如果太明显惹对方防备就不好了。

洛云芙带倪雪妍来到了客厅,叫丫头们上了接风洗尘的宴菜。

葱烧海参、甲鱼煲汤、红烧鳜鱼、清蒸蒜蓉虾等等菜肴被一一端上来,摆满了圆木桌子。

青萝端了一盘组庵鱼翅,站在洛云芙的边上,把菜端上桌。

洛云芙盯着青萝问道:“青萝,我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青萝也看着洛云芙的眼睛,笑意盈盈:“小姐放心,你让我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不知为何,倪雪妍只觉得这主仆二人对话有些奇怪,却挑不出什么毛病。

满意地点点头,洛云芙抄起银筷子,先给倪雪妍夹了一块饱满多汁的海参,婉声道:“妹妹尝尝,姐姐特意给妹妹准备的东西。”

“多谢姐姐,”倪雪妍笑了笑,优雅地把海参放进嘴里,随即说道,“姐姐,这海参真好吃,姐姐有心了。”

端起茶盏,洛云芙轻抿一口,眸里一片不明的光泽闪动,“那是自然。”

吃了几口过后,倪雪妍忽然说道:“姐姐似乎很喜欢吃水产呢,道道都有鱼虾什么的。”

“妹妹莫调理,”洛云芙叹了口气,“怪我,平时就喜欢吃带点腥气的,府中厨子们愚笨,忘了调口味,我这就让他们做两道肉菜上来。”

“不必了,”倪雪妍摆手道,“不必麻烦,倪家本就辖海域,也常吃水产,妹妹吃得惯的。”

“那可就太好了。”洛云芙明眸一转,笑得甜美。

吃的差不多了,洛云芙忽然撂下筷子,抹着白瓷茶盏上的茶盖子,然后说道:“妹妹,此番来京,姐姐有些事一提醒你,你可要记好了。”

“谨遵姐姐教诲。”倪雪妍低眉顺眼,伪装的像极了。

“好,那你一定要记住了,这是天子脚下,最大的是天子,别的都是次要的,”洛云芙顿了顿,故意加重了语气,“别指望别人谁能轻易地带你飞黄腾达,便是如此,也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还有一点,姐姐也要嘱咐你,”洛云芙轻啜一口茶,微烫的温度在喉间蔓延,让人不适却无可奈何,只好咽下去,“那便是万事不可乱来,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放下茶盏,洛云芙幽幽地看了倪雪妍一眼,徐徐问了一句:“懂了吗?”

从小就练就的敏感的察言观色能力让倪雪妍觉得今天的姐姐洛云芙深不可测,总觉得她的一个眼神或一句话能让自己莫名的心悸,身上还带有15岁少女不应该有的老练。

是太敏感了吗?

她表姐不过比她大四个月,不可能的!一定是她太敏感了!

伪装上一副甜美的笑容,倪雪妍朗声道:“我懂了,姐姐。”

“好,”洛云芙扬了扬手中的帕子,“你也刚到这里,舟车劳顿,让我府上的丫头带你下去沐浴更衣,休息一番,等你休息好了,估计我爹也回来了,你再去拜见他老人家。”

“好,那妹妹先告退。”倪雪妍起身,请了福,在紫菱的带领下往瑶光苑去。

待到倪雪妍和她的下人们彻底消失了,青萝才道:“小姐,原来当初您要一桌子水产,是为了盖腥?”

倚在桌子上,洛云芙丝毫不掩饰自己那美眸之中的得意神色,她声音如银铃,清脆悦耳,“是啊,我做了那么大的牺牲,当然不能白费。”

“可是小姐,”青萝愁眉苦脸地拉起洛云芙的袖口,看着昨晚伤口上头缠的白布,“您这牺牲也太大了吧,这多痛啊。”

这点痛算什么,比这痛千倍万倍的痛,她都承受过,所以她宁可让自己痛这么一下,也要让前世让她痛的人,痛不欲生!

过了一会儿,白薇匆匆走过来,四下查看一番,发现没有外人,压低了身子,凑到洛云芙耳边:“小姐,宁王府派人来了。”

宁王府?颜祉黎就这么着急吗?

这让洛云芙不知该气还是该笑,只好启声道:“把人带进我凝香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