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陆昊林月炎龙神兵(全文在线阅读免费章节)

陆昊林月炎龙神兵(全文在线阅读免费章节)

热推小说《炎龙神兵》近段时间人气很旺,小说两位主人公是陆昊林月,是网文大咖级别的作家半壶酒的经典之作。内容试读:陆昊一脚急刹,将车停在了银天大酒店门口,抱起林月就往他的房间走去。虽然从林月身上散发出一股恶臭,但酒店的工作人员都不敢阻拦,知道这个年轻人和总裁关系不一般,不敢惹。陆昊将林月抱入房间,轻轻将她放在床上,又弄了些吃的让她吃完,这才问道:你这腿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的那姨妈又是怎么回事?......

完结版虐恋文《炎龙神兵》由著名作者“半壶酒”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昊林月、陆昊林月,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值得细细品读。

《炎龙神兵》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陆昊一脚急刹,将车停在了银天大酒店门口,抱起林月就往他的房间走去。

虽然从林月身上散发出一股恶臭,但酒店的工作人员都不敢阻拦,知道这个年轻人和总裁关系不一般,不敢惹。

陆昊将林月抱入房间,轻轻将她放在床上,又弄了些吃的让她吃完,这才问道:“你这腿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的那姨妈又是怎么回事?”

“哇……”陆昊这一问,彻底激起了林月的伤心事。

于是,林月将这些年所发生的事情,全头到尾说了一遍。

原来,八个月前,林月全家驾车出游,才到中途就发生了车祸,父母不幸双双身亡,而林月运气稍好,只是双脚受伤残废。

而林月的家庭本来就殷实,本来是存了一笔钱,存在林月的户头上,计划买房的。

她的姨妈马秋玲得知她父母身亡,不仅没有同情,反而是打起了她家买房款的主意,在其它亲戚面前,她说是来照顾残疾的林月,但却是暗中威胁林月把那银行卡交出来,并说出密码。

林月不肯,她就想尽办法折磨,让林月吃发霉的剩饭剩菜,有时还会遭到毒打。

就这样,林月过了差不多八个月暗无天日的日子,直到今天陆昊来到。

陆昊听完这些,气得全身发抖,手指捏得“咯咯”作响,全身的青筋都暴了起来。

说完这些,林月的心情反而平复了很多,淡淡说道:“我现在又老又丑,而且还是个残废,根本配不上你,你把我送回去吧!”

陆昊忍住悲伤,含情脉脉的看着她,“不管你怎么样,我都是永远地爱着你的,会永远对你不离不弃。”

听到了久违的温暖语言,林月又一次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哭吧!哭够了,悲伤就会被时间遗忘。

陆昊从她的帆布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有四根闪闪发光的银针。

这四根银针名为四象神针,是一位战场上的医道高手临终前传授给他的,专门治疗疑难杂症的。

陆昊轻轻将林月的裤子撸起,只见林月的双腿由于长时间没有活动已经萎缩了,但,陆昊还是有信心将她的腿治好。

“你闭着眼睛,我帮你治腿。”

林月摇了摇头,叹道:“你又不是医生,怎么能治我的腿,况且连本省的专家都医治过了,根本没有办法。”

陆昊强颜挤出一丝微笑,犹如和煦的阳光,令人温暖。

“也许我就是一名医生呢?”

看着陆昊那温暖的笑容,林月不忍拂了他的一片心意,依言闭上了眼睛。

但在她看来,这一切只不过是陆昊在假装安慰她罢了。

这辈子这双腿还能治好,她是做梦都不会幻想的。

只见陆昊将四根银针夹在手指中,看着林月的腿。

忽然,他的手一甩,四根银针以极快的速度,分别射入了她的环跳、承扶、飞杨、跗阳四处穴位。

四针一入,林月的小腿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

陆昊急忙双手平推,只见四根银针竟自己在林月的穴道里转动了起来。

很快,陆昊收回了手,拔出了银针,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

这四象神针法最是消耗心力和功力,此时他已经是精疲力尽,一头瘫在床上,一根指头都不想动。

腿上失去知觉已久的林月,又感到了腿上传来的一阵酸麻感,虽然这感觉很淡,但她还是灵敏地捕捉到了。

这让她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但更多的是对陆昊的刮目相看。

她感觉许久没有动静,于是缓缓睁开了眼睛。

只见陆昊躺在床上,脸色苍白。

他这是为自己累的?

林月不由感到一阵心疼,没舍得打扰他。

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俊俏的面庞,此刻竟是林月最大的幸福。

直到两个小时后,陆昊才醒来,挠着头,不好意思地笑了,“我这是睡着了?”

林月点了点头,甜甜一笑,这竟是她久违的笑容。

“哦!对了,你先休息一下,我出去给你买点生活用品。”陆昊说着走了出去。

他首先去到一家高档女装店。

刚一进店,店员就向他投来了鄙夷的眼神。

只因他穿着太寒酸,竟没一个人上来接待。

陆昊也不在乎他们的眼神,而是自顾自地挑选着。

“喂!不买可别乱摸,脏了你可赔不起!”一身穿黑丝短裙,面容姣好的店员走了过来,双手环腰。

陆昊淡淡一笑,“你怎么知道我不买?”

“切!就你?”女店员讥讽一笑,“你知不知道这一件要多少钱?二万八千块,不打折。”

“两万八千块?”陆昊点燃了一根烟,问道。

“没错!”女店员以为他吓着了,又笑道:“快走吧!”

陆昊正要掏银行卡,这里却走进来一位熟人,王德水。

女店员一见王德水急忙扑了过去,嗔道:“老公!你怎么有空过来?”

王德水似乎有点不悦,叹道:“晓琴,快给妈挑几件衣服。”

付晓琴一脸不高兴,妖声道:“她昨天才从这里拿了几件,怎么今天……”

“让你挑就挑,哪来这么多废话?”王德水老妈被人欺负,他本来就不高兴。

付晓琴一跺脚,“生什么气嘛?等我先把这穷鬼赶走,我就去挑。”

王德水顺着付晓琴的眼光瞟去,发现陆昊正对着他笑,不禁吓了一跳,冷汗直冒。

“你这穷鬼,快滚出去!”付晓琴对陆昊吼道。

这臭婆娘,你惹谁不好,偏偏要惹这尊大佛!

王德水擦去额头上的汗,对着付晓琴怒斥道:“哪有你这么做生意的?来者是客,好好接待!”

咦!这王八蛋以前鼻孔比我还高,比我更瞧不起人,今天这是怎么了?

付晓琴一脸纳闷的看着王德水。

“看什么看?好好接待客人!”

王德水急得直跺脚,他只想尽早把这尊大佛送走。

付晓琴无缘无故被吼,不禁怒道:“姓王的,你吼什么吼?他本来就是一穷鬼,你看他,穿得比你妈还丑!”

这时陆昊走了过来,笑道:“算了,王经理,为了不影响你们家庭和睦,我还是到别处去看看吧!”

陆昊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王德水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叹道:“完了完了!”

“什么完了?他不就是一穷……”

付晓琴话还没说完,就挨了王德水一巴掌,“你个势利眼的臭婆娘,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安总身边的人!”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付晓琴也跟着瘫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