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药侯嫡女半夏-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药侯嫡女半夏-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药侯嫡女半夏》由鬼月幽灵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主角半夏月北翼,书中主要讲述了:刚刚走出房间,阳光刺眼让她晃了神。这重活一事,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又恍如昨夜那样的短暂。无论是梦境还是真实,她都要那些欺凌残害她的人下地狱。正厅,继母正在跟乡下的几个堂叔堂婶说话。这药家在这一方的小地方算是顶顶有名的大户,谁不知道这药家在京都有个侯门堂兄,所以在这一方称霸无人敢惹。所以,半夏虽......

初入侯府

今生事情变了,她相信继母会想尽办法将这件事给裹得严严实实。

不过今生的半夏,踏着恶魔之血复仇而来,绝对不会让他们母女好过。

马车在路上行驶五六天的功夫,终于快到达都京之中。

只听一声箭鸣,马似乎受惊一般疯狂奔腾。

然后就听见继母焦心急道:啊,快,我女儿在那辆马车上快救人啊!女儿要出了什么事?我也不活了呜呜呜 但凡谁听到这句话都会被感动,但是半夏丝毫不为所动。

前生,也是在这里出了事情,真是巧,偏偏她的马车受了惊,如果说不是人为她都不信。

小姐,啊!怎么办,怎么办啊! 马车疯狂的乱跑乱撞,两人在马车上受尽颠簸,吓的芍药都哭了出来。

半夏却冷静的坐在马车里不哭不闹十分镇定,因为前生她被同样归来的小将军救下,今生也一样。

所有行人,都看着那受惊的马车,虽然担心,却没有丝毫办法。

眼看那辆马车就要冲下山坡掉下去,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掠过。

他骑着一匹千里白马,疾跑如风,疯狂的追赶那受惊的马车。

眼看马车就要掉下去,白衣男忽然纵身一跃,直接跳上那受了惊吓的马背之上。

千钧一发之际,他帅气的拉住缰绳,力气之大硬生生的将马头调转。

受了惊吓的马虽然转离山坡,但依然在疯狂四处乱撞。

白衣男子扯下自己的衣衫,蒙住受了惊吓马匹的眼睛。

慢慢的,受了惊吓的马匹终于安静下来,马车也不再动荡。

那些行人看到有惊无险,纷纷围上来,冲着白衣男子就夸赞道:真是好本领,大英雄啊! 被人吹捧,小将军君寒十分受用。

芍药早就吓的六神无主,手脚到现在都在颤抖。

半夏走出马车,面色平静,没有丝毫受了惊吓的模样,仿佛刚才她根本不在马车上一样。

她看到马身上有一支短箭头,那正是致使马受惊的罪魁祸首。

半夏把这个短箭头拔了下来,偷偷塞进袖子中。

君寒眉头紧皱,看不懂这女子什么意思。

多谢公子救命之人。

半夏这才礼貌性的行礼。

小将军君寒自幼长在军营,向来放荡不羁。

看到半夏平静如水的脸,他眼神微沉。

故作镇静。

这是小将军君寒的第一反应。

遇到这种危险的事情,男人都会恐慌,更别说女人,最讨厌这种故作镇定装模作样的女子,以为这样就能吸引他的注意力了吗? 半夏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对于小将军的话也不生气。

她再次谢过,就拉着吓傻了的芍药离开。

小将军冷哼一声:早知道是一个如此做作的女人,本将军就不救了。

刚说完,就看到半夏远去的步伐。

她的走姿平稳如水,丝毫没有任何慌乱,而且力气适中丝毫没有腿软。

半夏的走姿跟吓的腿软的芍药,刚好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小将军惊讶了一瞬,随即一双好看的凤眸露出了笑意,还真不是装的,这女人竟然真的没有害怕,有意思,有意思! 少爷,您没事吧?君寒身边的小厮道南追过来,担心的问。

君寒收回思绪,冷然道:你看本少爷像有事的样子? 那道南才放心道:少爷,您以后可千万别再如此鲁莽,要是您出了事,老元帅非要杀了小的不可。

君寒哈哈一笑:原来你小子不是担心小爷我,而是担心你的小命啊! 道南撇撇嘴:奴才的小命当然跟少爷一样重要。

啪的一声,君寒给了道南一个脑瓜拍:你小子这不会说话的劲,也就小爷我吃的下。

道南嘿嘿一笑,赶紧屁颠屁颠的跟着:少爷,小的已经打听到了,这马车里的姑娘是药侯府养在乡下的小姐,刚被接回都京。

君寒冷哼一声:谁让你小子打听这个了,真是多事。

说话之时,脸上笑意丝毫不减,道南就知道少爷嘴上说他多事,心里是满意的。

都这样了,那小贱人都不死,真是可恶。

马车上,青黛气的眼睛都红了。

金氏赶紧看看车外有没有人,然后小声安慰道:急什么,既然她都回来了,有的是办法让她死。

娘,你说她怎么就那么命大? 哼!命大,在娘的手里,就算他变成孙猴子也飞不出娘的五指山,你看她那几个废物哥哥就是明显的例子。

听到这里,青黛才满意的笑了。

想到那三个迟早要死的废物,青黛就越发的觉得高兴,以后这侯爵之位只能是她亲小弟的。

马车停下,金氏立马热情万分的带着半夏往府里进。

逢人就说,半夏是府里的嫡小姐,让那些下人仔细的伺候,若有半分怠慢仔细他们的皮。

半夏只是冲着那些家奴微微笑着,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

想起前世的她就像一个傻子一样,跟着金氏来府里,以为金氏是给自己立威严,所以表现的趾高气昂。

现在明白了,金氏是在给自己树立刁钻的形象,让府里的下人从第一眼就不喜欢自己。

俗话说得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别看是不起眼的下人,将来的用处可大了。

听着夫人的话,那些下人一个个都有些担心这小姐的秉性,毕竟没有接触过怕伺候不好。

可是看着小姐总是面带微笑,举止得体,丝毫没有任何架子的样子,明明看起来很好相处,不像外间传言的那样刁钻啊! 走,我们先去拜见你祖母,你爹爹此刻应该也在你祖母那里等你回来。

谢谢母亲。

半夏的态度,总是带着客气疏离,却让人挑不出任何问题。

这一路,半夏微笑面对下人,金氏却憋了一肚子火。

自己已经尽力去讨好了,这个半夏就是不上套,真是气死她了。

药侯府是七进七出的大院子,楼台阁宇雕梁画柱,无论是从哪里看去无一不显得精致。

古香古色,让人十分的舒心,地面被仆人打扫的干干净净,青砖之上一片叶子都找不到。

顺着后花园小桥往里面走,挨着花园的安和院,就是祖母老侯夫人所居住的方。

祖母,祖母,孙女好想你啊! 青黛一进去,就显得活泼万分,搂着高座之上的老人撒娇。

老侯夫人也极宠这个都京第一美的孙女,连连心疼道:一路颠簸,可是让我孙女受累了。

金氏笑着上前:娘,她累什么,一路上有马车又不用她走路,更何况接自己的妹妹回家,怎敢说累。

半夏站在厅上,看着他们欢笑言语,仿佛自己就是个外人,跟他们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