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橙红年代全文免费阅读刘子光主角免费在线阅读

橙红年代全文免费阅读刘子光主角免费在线阅读

刘子光是著名作者骁骑校小说里面的主人公,橙红年代一书中将刘子光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现代言情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中午时间紧迫来不及做菜,老妈破天荒的出去买了烧鸡、卤牛肉等熟菜,老爸把珍藏多年的剑南春从柜子里取出,又拿了两个杯子,亲自给儿子斟满一杯酒。刘子光吓了一跳,虽然自己已经不小了,但在父母眼中还是个孩子,主动倒酒给自己可是长这么大以来,开天辟地头一次。他赶紧把酒瓶接过来:爸,我来。&r......

完结版虐恋文《橙红年代》由著名作者“骁骑校”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子光、刘子光,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值得细细品读。

《橙红年代》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中午时间紧迫来不及做菜,老妈破天荒的出去买了烧鸡、卤牛肉等熟菜,老爸把珍藏多年的剑南春从柜子里取出,又拿了两个杯子,亲自给儿子斟满一杯酒。

刘子光吓了一跳,虽然自己已经不小了,但在父母眼中还是个孩子,主动倒酒给自己可是长这么大以来,开天辟地头一次。

他赶紧把酒瓶接过来:“爸,我来。”

老爸端起酒杯道:“孩子,一转眼你都快三十岁了,耽误了八年青春,可不能再不正干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当保安员没什么丢人的,你可得认真干啊,爸妈都老了,以后不能照顾你了。”

一番话说的刘子光鼻子酸酸的,他也举起酒杯道:“爸,您放心好了,我一定努力工作,干出个人样来!就算当保安也要当得有出息!”说罢一仰脖把酒闷了。

老爸欣慰的点点头,也把酒干了,老妈端着盘子站在门口,看到这一幕,眼中早含了泪水。

……

下午两点,保安刘子光就正式上岗了,他把头发剃的很短,人也显得精神了很多。

灰色的保安制服穿在身上,尤其是那顶大沿帽,压着眉毛戴在头上,显得极酷极帅,黑皮武装带勒在身上,一双洁白的手套,整个人看起来不像是保安,倒像是德国dang卫队员。

“帅哥,新来的么?叫什么名字?”

小区出口,一个开着宝马320的中-年美-妇竟然将车停下堵住大门不愿意动了,摇下车窗不停地和刘子光搭讪,搞得后面一阵阵的鸣笛。

啰嗦了半天中-年-美-妇才将一张喷香的名片递给刘子光,“帅哥,打我电话哦。”

美妇抛了个媚眼才走。

“哥们,有艳福了哦。”同在大门执勤的保安王志军艳羡的说道。

这个小伙子是退伍兵出身,在部队里喂了三年猪,去年底才进的物业公司,也算是个新人了。

“没兴趣,要不你试试?”

刘子光看也不看,就把名片扔给了王志军,王志军把名片放在鼻子上嗅了一下,做陶醉状:“好香啊,可惜人家没看上我。”

“抽烟吧。”刘子光抛出一根中华,王志军赶紧接住,先帮刘子光点上,自己才点上,抽了一口惊呼道:“竟然是真货!那个娘们给你的?”

“屁,老子自己买的。”刘子光不屑道。

“你两个!上班时间不许抽烟!”巡逻至此的保安队长喝道,王志军赶忙把烟熄灭放进口袋里,刘子光却置若罔闻,继续吞云吐雾。

“新来的那个,你还想干么!”队长气冲冲跑过来,正在此时,一辆桑塔纳警车开了过来,保安队长来不及去管刘子光,赶紧去招呼警车。

“王警官,胡警官,巡逻啊。”队长热情的招呼着。

“是啊老李,过来看看,通报点情况,最近有几个流窜抢劫犯来我市作案,各单位都要加强警惕……”王警官介绍着情况,那边女警小胡却打开车门向刘子光走过来。

“是你啊,两天不见找到工作了,我告诉你,别看那几个躺在医院里的人不敢告你,只要你再惹事,我一定抓你回去!”小胡冷着脸说。

“胡警官,警服不合身啊,都快撑开了。”刘子光一双淫邪的目光盯在小胡饱满的胸部说道,气得小胡的脸色当时就白了,“你!流氓!”

“怎么?我说啥了,这就流氓了?”刘子光哈哈笑起来,一旁的王志军刚跟着笑了一声,就不敢再笑了,因为威严的老王已经过来了。

“小子,你以前做过什么我不管,但是在我的辖区里一定要本分!我想你父母也不想看你再次入狱吧。”老王丢下冷冰冰的一句话就拉着小胡离开了。

“怎么?你是山上下来的?”保安队长再看刘子光的目光已经变了,也不管他抽烟的事情了,转头就走,“不行,我得找高经理去,黄鼠狼给鸡看门,这还了得!”

保安队白长找到高经理把情况一说,高经理也犯愁,说:“他刚来第一天就辞退,恐怕不太好吧,再说这些刑满释放人员都不是好惹的,万一报复咱们怎么办?”

白队长说:“可是让他在咱们这上班,迟早闹出乱子来,你是没看见他和胡警官说话那个态度,简直……”

他愤愤不平的一拍桌子,好像刘子光欺负了他家女性亲属一样。

高经理低头做沉思状,半晌才道:“这样吧,先观察一段时间,找点小毛病扣他的工资,扣到他自己辞职为止,这样不至于激化矛盾。”

白队长赞道:“还是经理水平高。”

……

小区门口,王志军惋惜的说:“唉,以后抽不上你的烟了,这下高经理肯定得辞退你。”

刘子光一瞪眼:“敢!”

王志军凑过来问道:“哥们,你真是山上下来的?”

刘子光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道:“你看我象么?”

“象!太象了,那个做派就和一般人不一样……”

“好了,这会没啥事,我出去转转,你帮我顶着。”刘子光把剩下的半包中华扔给王志军,摸出马六的遥控钥匙按了一下,远处的轿车清脆的响应了一声,他连保安制服也不换,就这样开着车扬长而去,只留下王志军啧啧赞叹:“妈的,经理才开伊兰特,他开马六,这哥们真牛。”

离开家乡太久,江北市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马路宽阔干净,广场喷泉叮咚,绿树掩映,八年前刘子光推着小车卖烤肠的地段已经变成繁华的商业街,红男绿女匆匆而过,真让刘子光有恍如隔世之感。

一晃八年过去了,自己依然是身无长物,如何让父母安度晚年,如何出人头地改善生活条件,成了目前最大的难题。

千丝万缕,无从下手,焦躁不宁的刘子光驾着汽车在大街上左冲右突,路边一辆警用摩托发现了这辆严重超速并且违反交规的汽车,便拉响警笛追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