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荼蘼花事了》宁穗梁嘉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荼蘼花事了》宁穗梁嘉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宁穗梁嘉学是作者世吹雀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世吹雀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那么宁穗梁嘉学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江城大学占地面积大,思修课的教室有点远,走了十五分钟才到思修教室。好在去的早,最后一排随便坐,梁嘉学径直就要带着宁穗去最后一排靠窗的角落,最大可能的降低存在感。宁穗也没意见,教室里没人,她坐在正中央的教室桌子上,打开美颜相机就开始自拍了。拍了有几十张,也有学生进教室了,宁穗才坐到梁嘉学身边,埋头就挑......

chapter.11 怂了?

司机的车子原本开的很稳,但梁嘉学答应了去她家,宁穗就笑嘻嘻的对司机道:司机开快点,我们赶时间呐。

司机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叔,听到这话,方才也听到宁穗邀请男人去她家,虽说大城市里接过不少奇葩的客人,但这样不矜持的女生倒是第一次见,因此司机沉着脸,脚上听话的踩了油门。

出租车的背椅靠起来哪儿有男人的肩膀舒服,梁嘉学一坐好,宁穗就靠在了他的肩头,亲昵的拉过他温热的手掌,无聊的玩着他的手指,摸起来手茧不少,比学生党的那种笔磨出来的茧子还要多,还要厚。

看得出来,梁嘉学是从小吃苦的男孩子。

宁穗数着他手里的茧子,若有所思了起来,说道:你这个手呀,人家一摸就知道你是穷鬼。

梁嘉学垂眸看着手掌,他的手修长好看,就是粗糙了些,他也没在意过这个事,听着宁穗这么讲,倒是有些好笑。

她以为他会假装有钱人去吊什么千金小姐吗?那也太费钱了,还低端容易翻车。

梁嘉学反手十指紧扣住她的手,宁穗的手纤细白皙,皮肤滑溜溜的,一点茧子都没有,梁嘉学淡淡道:不比你一直过得养尊处优。

宁穗一僵,突然笑得花枝乱颤,她还感冒着,又咳了起来,眼角都沁出泪花了。

她松开梁嘉学的手,歪着头看他,说道:你刚才讲的话,我可太开心了,你今晚别走了,我请你吃好吃的。

她眸子里的水光,像是弥漫了雾气的湖水,看着干净,但靠近了却又云里雾里的,让人不明所以。

不过梁嘉学还是猜到了一点苗头。

这个苗头在宁穗带他进了她家里,就发芽生枝了。

宁穗住的是复式两层高级公寓,装修暗雅高级,墨蓝色的主色调,透着一丝冰冷的味道,这不是宁穗的风格,厨房客厅的摆设,扫上一眼,就知道这个公寓是两个人在住。

梁嘉学立即判定,和宁穗同住这个公寓的是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在与宁穗的关系里占据主导地位——从家居装修上判断的。

想到第一夜的那个晚上宁穗的可以回避,梁嘉学淡淡开口道:你男朋友今晚不回来吗?

宁穗脱了开衫,只穿着吊带裙,屋里空调打开了所以不冷,她的长发披散在白皙骨感的肩膀,整个人纤瘦又优美,她从冰箱给梁嘉学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他,冲他眨眼,调笑道:怂了?

梁嘉学毫不在意她的刺激,道:不会。

宁穗先是将医生开的药就水吃了,梁嘉学坐在沙发上,倒是想搁自己家一样,打开了电视看,到底还是男生,直接看的是体育频道,是一场足球赛。

宁穗怎么会允许梁嘉学来自己家只是看球赛呢。

她坐在梁嘉学身边,肌肤有意无意的擦过他的身体,拿过遥控器,说道:我看不懂球赛,我们看点我们都能看懂的。

梁嘉学垂眸,看到宁穗坐在沙发上,原本过膝的碎花裙,裙摆被她坐在沙发上给带了上去,露出一片雪白的大腿肌肤,很是养眼。她身上还带着香气,暗香浮动的清幽香,梁嘉学不知道是什么香水,但莫名的让他想到了初中学校念书的时候,他窗边的那颗栀子花树。

耳边传来声响,宁穗将挑选的影片音量调大了,宁穗发出恶作剧的娇笑声,搂着梁嘉学的臂膀,说道:大白天看这个,是不是很刺激?

梁嘉学看着五十寸的电视里放着高清的视频,淡定的问道:你从哪儿搞的片子?

宁穗靠着他,一只手玩着自己长卷发的发尾,说道:去年去国外旅游的时候买了好多——怎么?你想要啊?待会我给你拷贝一份?你要带回去和你舍友们共享吗?

梁嘉学低笑,侧过脸,离得太近,他呼出的炽热的气息打在宁穗的脸上,宁穗见过的帅哥多了去了,但不得不承认,梁嘉学是极品,帅反倒不是他的优势,他浑身那股子正经又压不住坏心眼的劲儿才让人稀罕。

梁嘉学声音低沉撩人,干燥的唇故意擦过宁穗的脸蛋,移送至她的耳边,说道:我想学学人家,怎么讨女人喜欢。

他说完,宁穗耳根有些红。

宁穗道:我刚才应该将窗帘拉上的。

梁嘉学搂过她的腰身,宁穗顺势就坐在他腿上,梁嘉学问道:姐姐不是喜欢刺激吗?这儿正对面没有楼,怕什么?

这栋楼正好是在小区最里面的一幢,朝向南,但南边没有住宅楼了,正对着江城的那条松江,当初宁穗让庄恒生租下这个公寓,就是喜欢这个视野,晚上吹着夜风,俯瞰着江城的五光十色,很是享受。

宁穗手下不老实,娇笑道:我怕啊,万一江对面有人拿着望远镜观战呢?

梁嘉学嘴角一抿,嘴边差点就吐出一句suchawhore。

宁穗的唇追着他的,也不亲上去,就若即若离着,还问他:你喜欢我叫你弟弟还是哥哥?嗯?

梁嘉学被她磨得想笑,总觉得在另一个男人的家里和他的女人这么过线不好,但奈何梁嘉学其实本身也没什么道德底线,所以犹豫了下,他察觉到了什么,嗤笑了一声,你今天出门都没穿打底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