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光和你微微甜小说免费阅读第20章

时光和你微微甜小说免费阅读第20章

主角叫楚时光楚靳萧的婚恋生活书名叫《时光和你微微甜》,是作者妖妖逃之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文笔极佳,实力推荐。胃里翻腾,我趴在马桶上缓了许久才强撑着自己起身换了身白色的衣裙,又化了个极淡的妆容,头疼的厉害,我换了双平底鞋下楼看见陆瑶堂而皇之的站在楚家大门口。我打量着她道:胆子倒不小。陆瑶是个典型的江南美人,一身粉白色的连衣裙衬得她的面容姣好,身材完美。她是一个一眼瞧着就清纯的女人。会令男人心底泛起初恋的感觉......

05.让你痛才会长记性

在很多年前的一个夏天,年少的楚靳萧趴在我的书桌前漫不经心的语气问我,我的小时光,这辈子只喜欢我一个人好吗?

我那个时候回答他,好。

我遵守了给他的承诺。

我总是在遵守他的梦想和承诺。

可他却没有一件记得住!

不仅如此还如此厌恶我!

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不信!

身体颤抖的厉害,嘴唇哆嗦着,我微微垂眸,身上受伤的地方混合着暴雨流在了地上。

此时此刻,不过是哀莫大于心死。

我忽而狂笑道:抱歉我让你恶心了!

陆瑶都这样了你还敢笑?

我的态度直接惹恼到了楚靳萧,他突然不管不顾的伸手扯开我湿透了的裙子将我压在马路边上,我的小腿又撞到一个尖锐的物体疼的要命,眼泪倾盆而出却被暴雨吞噬。

就在身上的这个男人做这个动作的那一瞬间周遭出现了许多黑衣人包围着我们!!

这些人是他的保镖,我望着压在我身上的男人错愕的问:楚靳萧,你要做什么!

让你痛你才会长记性。

痛——

极致的痛!!

不仅是身上的痛!

不仅是被他压着伤口的痛!

更不仅是辐射过后的身体虚弱不堪!

更是我的心已经千疮百孔!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我如此掏心掏肺爱一个人的时候会得到这样的下场!

我无法理解我明明在遵守当年的承诺为什么还会落得如此下场!

楚靳萧对我做的事只有折磨!

是啊,原本是折磨人的事,可是身上的愉悦一阵一阵的!

那是最初的生理需求,是我逃不过的。

你这是婚内强·奸!!!

我很清楚这句话的无力。

可笑这句话是我最后的遮·羞布了。

头晕目眩,有种光怪陆离的错乱感。

突然,眼前亮光一闪。

有人在拍照吗?

我将所有人挨个审视,但看见的只有他们眼里的嫌弃、恶心、还有垂涎

楚靳萧将我暴露在他们的目光之下

我的身体毫无遮掩,自尊被彻底粉碎。

我毫无挣扎之力,忍着身上的痛楚望着楚靳萧,雨水顺着他坚毅的下巴滑落。

最后落在我的脸上。

而我的眼泪从未停过

我终于绝望的闭上眼道:随你。

反正就这幅破烂身体就随他折腾吧。

反正在不久的将来也是要火化入土的。

睁开眼,看着我!

他大力的掐住了我的下巴

强烈的疼痛像是捏碎了我的骨头。

我睁开眼,眸光平静的望着他。

心底再也无法对他有所期望。

这就是死心的感觉吧?

一顿猛烈的动作之后他迅速起身系好金属皮带向我宣判道:等着,这婚离定了!

我如一副停止了呼吸的尸体似的一动不动的躺在公路上,许久才有所感应的眨了眨眼望着眼前这个绝情的男人问:楚靳萧,即便你从未相信过我,但以你的智商你不该如此武断的给我定罪,你这样做是爱惨了陆瑶吧,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只信她。

陆瑶她曾经为我舍过命。

这就是他相信她的理由。

可救他的却是我啊

我全身上下疼的要命,特别是小腿那个位置,下面也是

我绝望的目光望着站在暴雨中的男人问:是不是我无论如何待你好,即使为你舍命,你对此只会不屑一顾。

楚时光,你做什么我都感到厌恶。

在楚靳萧的心里,我做什么都是错。

何况陆瑶在他的心里比我重要千倍!

所以即使我告诉他真相也是自取其辱。

我笑盈盈的喊着他的名字,楚靳萧。

男人皱眉,一脸寒霜。

我又喊着,靳萧哥哥。

他猛的呵斥我道:闭嘴。

我和他算是从小长大的,年少时他待我是不差劲的,可年长后他的眼中容不下我。

暴雨不断,我仍旧喊着他,靳萧哥哥只是我年少的哥哥,现在眼前这位楚靳萧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心?不会难过不会哭不会痛苦啊?不然你怎么会如此残忍待我?

闻言楚靳萧顿住,他盯着我的目光充满错愕以及透着一丝不解和无措,他望着我静默半天,忽而说道:年少时太宠你,以至于将你养成现在这个没心没肺又恶毒的性格。

我想问,我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

我张口,楚靳萧突然转身离去。

他的保镖架着我将我扔在了车里带回了楚家。

这事还惊动了GG婆婆,他们见我全身湿透伤痕累累的模样吓坏了。

因为我的模样太糟糕,GG想离开道:我去联系靳萧。

此时此刻满身的屈辱笼罩着我。

特别是被GG看到这样的我。

我喊住他,爸,这事作罢。

GG瞬间反应过来问:是他做的?

我咧嘴笑开说:你们管不住他的。

如今的楚家是楚靳萧的楚家。

GG婆婆再也压制不住楚靳萧。

婆婆带我回了房间替我脱下身上的湿衣服,很快家庭医生便到了,他替我处理着身上的伤口,而我脑袋头疼欲裂,索性闭上眼睛,可脑海里充斥的都是刚刚的那副场景。

我猛的睁开眼睛看见婆婆。

她怜惜的神色道:抱歉时光,当年我不应该逼着靳萧娶你,这样在这场婚姻中你就不会如此痛苦,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

我嗓音沙哑的安慰她,妈,是楚家要我,所以无论你逼不逼楚靳萧他都会娶我。

这场婚姻是商业联姻。

错的是两个家族。

而并非是某个人。

只是我对他抱有希望而已。

婆婆握住我的手心,懂事的孩子。

我懂事吗?!

是啊,我一直都很懂事。

懂事到不给任何人惹麻烦。

更不想让任何人不快。

可现在

我不想再忍了。

倘若,我想离婚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