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罪无可赦(形骸)最新章节_罪无可赦无弹窗

罪无可赦(形骸)最新章节_罪无可赦无弹窗

质感非常好的一部小说《罪无可赦》已经完结,文中打造了重要人物吴端闫思弦之间刻骨铭心的爱情,小说从头虐到尾,十分之致郁。章节内容试读:家里没有冰箱,所以剩菜都放在靠近窗户的地方——那儿温度比较低,能起到冷藏效果。窗台上有两盘素菜,土豆丝和白菜炖豆腐,还有一只高压锅内胆,盖着塑料袋。掀起塑料袋,只见其内的红烧肉已经放凉了,上面浮着一层白色的油花。看来这家人晚上吃了顿硬菜”。电......

完结版虐恋文《罪无可赦》由著名作者“形骸”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吴端闫思弦、吴端闫思弦,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值得细细品读。

《罪无可赦》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家里没有冰箱,所以剩菜都放在靠近窗户的地方——那儿温度比较低,能起到冷藏效果。

窗台上有两盘素菜,土豆丝和白菜炖豆腐,还有一只高压锅内胆,盖着塑料袋。

掀起塑料袋,只见其内的红烧肉已经放凉了,上面浮着一层白色的油花。看来这家人晚上吃了顿“硬菜”。

电饭锅里还有剩余的米饭。

吴端将米饭和菜全部取样,装进证物袋。

水槽里泡了一只碗,两双筷子,还有一只碗放在水槽边的锅台上。

吴端拿起锅台上的碗,闻了闻,有股淡淡的洗洁精味。

吴端回到次卧时,貂芳已经在民警的帮助下,将尸体装进了尸袋。貂芳问道:“有发现吗?”

“没什么特别的,这些食物样本你带回去做毒理检验吧。“

“成,交给我……对了,你自己在现场行吗?真不用把八月叫来帮忙?”

“不用,让他在家陪XF吧。”

天太冷,帮貂芳把尸体装上车,吴端裹紧衣服小跑进了楼道,他决定跟男主人聊聊。

死者家,客厅。

吴端在男主人身边坐下。

能看出来,男人竭尽全力想要帮上点忙,他大口呼吸,想让自己平静些,却无济于事,每吸一口气,都是一次抽噎。

纵然如此,男人还是极力从喉咙里挤出声音问道:“她们……怎么死的……”

单单说出死这个字,就是极大的痛苦,一个字被他说得颤了三颤。他多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现实啊!

“具体的死因还在调查中。”在案情没有眉目之前,吴端的说辞十分保守,他转移话题道:“先说说你吧,你们夫妻感情怎么样?”

“什么意思?”

“例行询问,你也希望我们仔细调查,不放过任何关系人吧?”

男人恨恨地盯着吴端,“我们感情好得很!随便你怎么问!”

“哦?”

男人伸出大手抹了一把鼻涕,吴端看不下去,从口袋里掏出餐巾纸递给他。

男人接过纸,胡乱在脸上擦了一把,“她下午还给我发微信,说家里烧肉了,让我夜里出车回来别忘了吃点。”

男人隔着证物袋按了几下碎屏手机,打开上面的微信,“这是她的手机,你看吧。”

果然有两人的聊天记录。

不仅昨天的,往上翻了几十页,夫妻俩几乎每天都会通过微信聊上几句。

男人去外地出车,总会带回来点小零食,给妻女打打牙祭。

家里给晚归的男人留了吃的,妻子也总是叮嘱一句。刮风下雨妻子会发消息提醒丈夫路况不好,让他小心开车……大多是些柴米油盐的闲聊。

十天前,2月14号情人节,两人还“密谋”把女儿送到舅舅那儿住一天,好让他俩看场电影吃顿西餐,过一次二人世界。

他们的感情看起来很好,比大部分已婚十几年的夫妻都要好。

“为了挣钱养家,得经常开夜车吧?”

“半夜回来是家常便饭,她们已经习惯了。”

“你妻子呢?她做什么工作?”

“她以前在超市当收银,后来孩子上高中,学校远,吃饭成了问题,我老婆就辞职在家,给孩子做饭。”

“今天晚上这顿饭,食材是你买的,还是她买的?”

“她买的,”见吴端不接话,男人继续解释道:“她以前在超市工作,买特价菜方便,现在虽然不在那儿干了,但是人缘好,有什么特价东西,以前的同事还是会给她通个风,她就跑去买,所以买菜做饭的事我从来不管,她做什么,我吃什么。”

吴端信了。

“你们家跟人有过节吗?”

男人一下子警觉起来,伸着脖子问道:“她们是不是被人害的?”

吴端耐心解释道:“要等尸检以后才能确定,有了结果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在此之前……等下民警会带你去宾馆,你先放心住下,因为我们要保持现场原状,这儿暂时不能住人。”

见男人情绪平复了些,吴端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你们有仇家吗?””

男人摇头,“没有,我们一家老老实实,没跟人结过仇。”

“你没有,你妻子呢?”

“不可能!她最老实了,”男人声音剧烈颤抖着,满是哭腔,“她总教育孩子,吃亏是福,她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跟人结仇?!”

“好吧,”吴端拍拍男人的肩,“你该好好睡一觉,等你状态好点我们再聊聊。”

吴端离开时男人还在哭。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也没说出什么安慰的话来。对警察来说,最有效的安慰是将凶手绳之以法。

……

清晨8点57分,吴端将车开进市公安局地下停车场。

9点上班,此时,停车场里已经一“坑”难求。好在,吴端有自己的车位。

然而,当他将车开到自己的“坑”跟前,那里竟盘踞着一辆高头大马的越野车。

吴端见过这辆车,在一本汽车杂志的封面上,限量的,死贵死贵。

越野车一身王霸之气,坦然接受吴端不满的目光,岿然不动。

吴端只好在停车场兜了小半圈,终于找到一个空位,停了进去。

将几样物证送痕检化验室,回到办公室,看到李八月正在电脑前写案宗。

“弟妹快生了吧?你什么时候休假?”吴端问道。

李八月先纠正道:“喊SZ。”然后才答道:“整理好这些案宗吧。”

“回去替我跟弟妹问好。”

“喊SZ!”

“对了,名字想好了吗?不会叫李三月吧?一听就是个敦实小子,可惜分不清是你儿子还是你大哥。”

李八月表示不想说话……

两人警校时同班,毕业一起进基层派出所,又一起考进市局刑侦支队,可以说是基友中的战斗机,无话不谈。

此刻,李八月却有了些欲言又止的意思。

吴端看出来了,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李八月终于道:“我给上面递了调动申请。”

“调动?”

“嗯,咱们刑侦支队要负责墨城所有恶性案件,工作量太大了,忙起来十天半个月不着家,我马上要当爸爸了……想转个文职。”

“你做得对,据说当个好爸爸可比当个好警察难多了,到时候别忘了请我喝满月酒。”

“当然了!一定!”得到理解,李八月松了口气,“对了,我听说,上面派了个海归博士给你当副手。”

“海归博士?”

“嗯,是犯罪学还是心理学的专家来着,在国外参与过不少大案侦破……”

“得了吧,一个学生,跟导师学过几个案例,就敢往外说自己参与过破案……”

敲门声响起,吴端打住话头。

门口站着一个年轻人,看身量,和吴端差不多高。

牛仔裤,黑色毛衣,领口和袖口露出衬衫,毛衣的质地看起来柔软舒适。整个人休闲随意。

他留着平头,据说平头是检验帅哥的重要标准,这个年轻人就属于能轻松通过检验的类型。

吴端首先注意到的却不是他的帅,而是觉得眼熟。

“原来吴警官喜欢在背后说人坏话。”

对方一开口,吴端便想起了他的名字。

“闫思弦?是你?怎么是你?!”

“是我,倒是你啊吴警官,原来你叫吴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