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废柴嫡女要虐渣尹清尹清尹羽柔小说[虐恋] 尹清尹羽柔最新章节阅读

废柴嫡女要虐渣尹清尹清尹羽柔小说[虐恋] 尹清尹羽柔最新章节阅读

提供《废柴嫡女要虐渣尹清》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剧情节奏感很强,值得一看。废柴嫡女要虐渣尹清小说讲述了:片刻后,砰的一声,赵嬷嬷倒在了地上,晕倒前心里只浮现出一个想法。大小姐变了!见两人都昏厥了,尹清的情绪并没有多大的波动,她脚步稳当地走到小翠身边,将她扶了起来。大小姐,您没事吧?张嬷嬷和赵嬷嬷,小姐您小翠有些语无伦次,目光不由自主的看着地面上晕倒的两位嬷嬷,心中更加惊骇自家小姐的手段。她想不明白为什......

第9章 线索已断

这赔罪尹平阳听后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尹清这哪里是陪罪?纯粹是讽刺他这个当爹的。

可是此刻的尹平阳却敢怒不敢言,他已经发现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这群人已经全部被尹清牵着鼻子走。

一旁看戏的公子小姐,听着尹清的话之后,都忍不住在心底想着:这还是当初那个胆小怯弱的尹清吗?

南宫轩还想说点什么,只是他刚一张口,尹清一道锐利的眼神扫过,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将百枝母女的眼神尽收眼底,尹清心中暗暗冷笑,这对母女现在是不敢言语,但是她们隐藏在袖子中的手并没有逃过尹清的眼睛。

只是尹清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和她们废话,转身冷冷的瞥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家奴:现在你可以说了!

??家仆被尹清冰冷的眼神扫过,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尹清挑挑眉:怎么?你还想少一条手臂?

看着尹清深邃的目光,家仆只觉得一股寒气爬上后背,他倒吸一口凉气,连忙摇头:不!不!我说!我现在就说!

他的反应实在是太激烈了,激动而又惶恐的模样,让百枝和尹羽柔母女二人捏了一把冷汗,两人的视线瞬间紧了几分。

众人的视线纷纷落在地上的家仆身上,等待着他接下来说出的信息。

然而这位家仆,却开口道:我不知道对方是谁,她蒙着脸,声音沙哑,我认不出来也听不出来她到底是谁,她当时威胁我,让我去夫人那里污蔑大小姐的。

尹清眼睛微眯:你耍我呢?

家仆似乎有了莫大的勇气,脖子一抬,坚定的瞪着尹清:大小姐,就算您实力比我强,那您也不能屈打成招,让我诬陷别人吧!

呵!尹清嗤笑一声:那你说,她怎么威胁你的?用什么威胁你的?在何时何地?

家仆一噎,他刚才也只是随便早了一个借口,却不想尹清这般咄咄逼人,他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时,尹羽柔却在一旁轻笑出声,打断了这紧绷的气氛。

听见这不适宜的笑声,所有人的视线投向尹羽柔,她立刻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捂着嘴,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众人。

尹清只觉得眉心一跳,这女人突然出声,又想闹什么幺蛾子?

百枝没好气的戳了戳尹羽柔的脑袋:羽柔,你笑什么?

我尹羽柔那双大眼睛眨巴眨巴,显得无辜又迷茫。

见状,众人忽然都不忍心怪罪她突然发出的笑声了。

尹清只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目光再次望向那名家仆,然而她一回头发现那家仆居然口、鼻、眼甚至耳朵都流出暗黑色血液,全身抽搐,像是中毒一般。

她脸色顿时就黑了,回头一双丹凤眼宛若寒冰一般射向尹羽柔,然而这女人贯会装,居然尖叫一声,扑进了百枝的怀里,肩膀还一抖一抖的,像极了吓破胆子的模样。

天啊!他这是中毒死了吧?

不是卸了下巴吗?怎么会毒死呢?难道他刚才的话是真的?这尹大小姐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啊?居然要这样对她。

大堂内热闹的议论着这具尸体,因为是修炼者,都是见过血腥场面的,死人自然也是见过的,虽然有几名大家小姐见到他这副惨状脸色有点苍白,但还没有表现得想尹羽柔那样。

她娇弱做作的模样让尹清看着恶心,但是男人都是喜欢弱女子的,尤其是南宫轩这种身居高位的人,更是喜欢,一听着她尖叫声,也顾不得已经断了的线索。

尹家主,贵府二小姐受了惊吓,您赶紧让人将她送回院子里去吧!

尹平阳原本也有此意,不过他正对上尹清那双犀利而又冰冷的眼神,一时被震慑住了,南宫轩这一开口,瞬间给他解了围。

既然这家仆已经死了,那大家就随着本家主去前院罢,宴会快要开始了。尹平阳起身,连忙招呼着人,完全没有搭理尹清的意思。

百枝此刻已经揽着尹羽柔往外走了,再经过尹清的时候,百枝还不小心撞了尹清一下,只是尹清反应快,身子一偏,堪堪躲过她撞击而来的肩膀。

微微皱眉,百枝却没有逗留,拉着尹羽柔就走。

而此刻尹平阳已经将屋子内的人都请了出去,经过尹清的时候,他神色凝重:你给我好好待着!别惹是生非!

尹清冷笑一声,当即反问道:父亲,到底是我惹是生非还是事情惹我?

尹平阳虎目怒瞪:你不惹事在先,别人会找你麻烦?我警告你,要是在惹事,就给我滚出尹家!

尹清侧握在两边的双手紧紧拽着,面上却是波澜不惊:想赶我走?尹家主似乎还没有这个权利吧?

尹平阳一噎,不过很快他反应过来,他堂堂尹家家主,怎么能被一个小丫头给唬住?他是家主,怎么就没有权利赶走她?

我知道你不服气,可是你又不得不承认。尹清低声嗤笑。

你要是赶走我,你将成为世人眼中残忍的父亲,而留着我对你而言还可以博得一个慈父的名声,所以你不敢赶我走。

尹平阳气的脸色发青,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恨不得掐死面前的尹清一般。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认,尹清说的是实话,不然他早在十年前就将她给赶了出去。

正当父女二人拔剑张弩的时候,南宫轩嘴角含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走了过来。

感觉有人靠近,尹平阳立刻正了正脸色,看着尹清的眼神带着一抹警告。

尹清眉眼弯弯,笑靥如花,只是这笑容不达眼底:父亲,女儿这院子脏了。

尹平阳一愣 ,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就听尹清继续道:刚才您说给我换院子来着,既然如此,我想住清枫院。

南宫轩过来正好听见这句话,眉头微蹙,他好像来得并不是时候。

看出南宫轩想要离开,尹清立刻又大声说道:莫不是爹爹刚才的话不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