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罪无可赦最新全部章节在线阅读

罪无可赦最新全部章节在线阅读

这里提供吴端闫思弦罪无可赦免费阅读,小说看完心都甜化了,内容新颖,值得一看。吴端闫思弦小说精彩节选:还真是。吴端……闫思弦……吴端这才发现,对方的名字竟跟自己的出自同一句诗,这世界也太小了点吧。七年前初遇闫思弦时,对方还是个高中生,而吴端因为一次卧底任务,使用了化名。阴差阳错之下,匆匆一面之缘,对两人的名字,他还真没细想过。吴端以为......

完结版虐恋文《罪无可赦》由著名作者“形骸”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吴端闫思弦、吴端闫思弦,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值得细细品读。

《罪无可赦》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还真是。

吴端……闫思弦……

吴端这才发现,对方的名字竟跟自己的出自同一句诗,这世界也太小了点吧。

七年前初遇闫思弦时,对方还是个高中生,而吴端因为一次卧底任务,使用了化名。阴差阳错之下,匆匆一面之缘,对两人的名字,他还真没细想过。

吴端以为再不会与这位纨绔少爷有交集,他做他的小警察,小尘埃,而闫思弦——不出意外得话,继承发扬家业,没事上财经频道分析一下经济趋势……呃,当然了,豪门多事,也有可能上法制频道和社会频道,总之,闫思弦就像一颗耀眼的钻石,跟自己截然不同。

闫思弦大大方方地伸手跟李八月握了一下,“闫思弦,专业心理侧写。”

简短的自我介绍,带着那么点不愿被人靠近的意味。

李八月尚未答话,门口倒先响起了貂芳的声音。

“尸检报告出来了,毒鼠强中毒,毒物抑制呼吸中枢致使呼吸衰竭,我在两名死者的胃内容物,还有那锅红烧肉里发现了毒鼠强成分,其他食物没有……这位是?”

连夜尸检,貂芳一脸疲倦,自来卷的短发蓬乱。

她个子高挑,说起话来干脆利落,小麦色的皮肤,浑身透着自信,穿衣打扮又偏干练风格,像个假小子。

吴端给两人介绍道:“闫思弦,新来的,貂芳,咱们局最好的法医。”

闫思弦显然对“新来的”这种糊弄式的介绍不满意,却也没表现出来,因为貂芳将尸检报告往吴端桌上一拍,冲闫思弦抛了个眉眼,道:“我任务完成了,等你们好消息,小帅哥加油,姐姐看好你哦。”

闫思弦微笑冲她一扬下巴,算是回应。

弄得吴端有点不好意思,解释道:“貂芳就这样儿,性别女,爱好帅哥,大大咧咧的。不过她工作起来特别较真,比她资历老的法医都不如她精通业务。”

“挺好。”闫思弦笑道。

吴端开始分配任务:“接下来的调查主要有三个方向,第一,查毒源,弄清红烧肉里的毒鼠强是哪儿来的;第二,查死者一家的人际关系,我需要再跟死者的丈夫聊聊;第三,女孩的裤子被人脱了,下半身赤裸,疑似性侵,却没有实质的性侵迹象,查过往异状性侵的案例,这种凶手不多,但凡不在牢里的,统统过一遍筛子。”

李八月在电脑上敲了一阵子,指着电脑屏幕道:“从民政这块的信息来看,死者一家的人际关系十分简单。

两口子都是农村出身,男人——也就是死者家属,名叫汪成阳,老家在西北地区,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哥哥们在别的城市落脚,姐姐则带着父母在老家县城生活,男人在墨城没什么亲戚。

至于女人,名叫习欢欢,父母已经去世,有个弟弟,叫习乐乐,住在墨城郊区农村的老房子,35岁了,未婚……”

“郊区农村,”吴端眯了下眼睛,仿佛盯住了猎物:“听起来是能购买到毒鼠强的地方,有必要深入了解一下这对姐弟的关系。”

李八月继续道:“还有,习乐乐有前科。”

“哦?”

“被拘留罚款过,还不止一次……我查查案件记录……”又是一番敲击键盘,李八月继续道:“这家伙小偷小摸不断啊……偷自行车,还有电动车,还偷过村民的羊……呦,这家伙不简单啊……”

“还有什么?”吴端干脆自己凑到电脑显示器前。

李八月指着显示器上的几行字道:“他还因为见义勇为受过奖励呢。

你看,前年夏天,7月19号,他在朋友家喝酒喝到后半夜,回家路上见一个喝醉的妹子下了羊头湖湖堤,妹子高度醉酒,神志不清,一个劲儿往湖里走,他把人救上来,还报了警。”

“有意思了,”吴端道:“能查到他的联系方式吗?”

李八月道:“不用查了,刚才留守现场的民警打电话来报告情况,习乐乐听说姐姐家出事儿,已经赶到,现在跟他的姐夫汪成阳一块,被安置在宾馆。”

吴端一边穿外套一边道:“我去跟他聊聊。”

“我和你一块儿。”闫思弦紧跟他出了门。

……

吴端开车,闫思弦坐在副驾驶位上,吴端道:“我跟你说说这个案子吧。”

“好。”

吴端本没指望闫思弦能给出什么结论,谁知,闫思弦一边看现场照片,一边听他说,十分认真的样子,末了竟然道:“可以排除性侵了。”

“什么?”吴端没想到他会这么笃定。

闫思弦继续道:“重点考虑投毒这个方向吧。”

“等等,我没太明白……”

“昨天下午,母女俩像往常一样一起吃了晚饭。

吃完饭,女主人在厨房洗碗。而孩子——我推断孩子要出门,书桌上有发卡和小镜子,说明她在打扮自己,而且她的衣服是精心搭配的,一点儿都不居家。

可是,还没出门,孩子就觉得不舒服,并向妈妈求助。

碗洗到一半,听到孩子喊难受,女主人去次卧查看孩子的情况。

一开始,症状并不严重,应该只是恶心、头晕、呕吐,所以女主人并不太慌,洗到一半的碗放得井井有条就是证明。

为了不弄脏地板,她拿塑料盆接住了孩子的呕吐物,当时,她们应该以为这只是食物中毒。

可是,孩子的情况迅速恶化,开始抽搐,甚至丧失了意识,女主人自己应该也出现了呕吐症状,她意识到问题严重,想要打电话求助。

碎屏手机就是证据,你解锁手机的时候,不是注意到了拨号界面上的“12”两个数字吗?

她要打120!

可那时她自己也开始毒发,抽搐使手机掉在地上,女主人倒地,最终电话没拨出去。

女儿先一步毒发,我能想到的解释:吃饭时妈妈舍不得吃好的,让女儿多吃肉,导致女儿摄入了更多毒鼠强。

从女主人死亡时的姿势来看,直到失去意识,她一直想去捡掉在床尾的手机,想将女儿和自己送医。

自始至终,她们都在解决问题,都在想办法自救,既没有获得帮助,也没有受到干涉,她们毒发时屋子里没有第三人在场。”

闫思弦的语速很快,能看出,推理这件事本身令他异常兴奋。

吴端沉默了一会儿,用以理解他一长串的情景建设。

老实说,他的推理只有一个破绽。

“可是女孩儿的裤子……”吴端道。

“你难道没发现?她妈妈有洁癖。”

“啊?!”

“主卧室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老房子了,地板砖却还是亮得反光……用塑料盆接呕吐物,地上一点都没弄脏……这家女主人……对不起,我刚刚用词不准确,未必是洁癖,但至少特别爱干净。

这样一个女人,看到孩子小便失禁,下意识的反应,是帮孩子把弄脏的裤子脱下来……这是潜意识带来的肌肉反应,根本不必思考……可是脱了一半,她又意识到那不是关键,关键是赶紧打120把女儿送医。

所以裤子只脱了一半,同样是出于爱干净,她见不得女儿这样,所以顺手把被子给她盖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