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主角宁初战西沉小说七爷是个妻管严在线阅读

主角宁初战西沉小说七爷是个妻管严在线阅读

火爆婚恋生活小说《七爷是个妻管严》,围绕着主人公宁初战西沉、宁初战西沉之间的感情纠葛而展开,是王牌作者“吾吱吱”的经典作品之一,小说具体内容如下:下一秒,房门就被推开,不等她反应,冲进来的黑衣人一把将她扛起转身下楼! -------------- 嚯嚯嚯宁夫人,我来接媳妇儿了,还不快把小初带出来。 刚到楼梯口,厉擎天那和他的人一样猥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这不是来了嘛,看把您急的。方淑慧笑着指了指楼梯的方向。黑衣人抬着宁初来到客厅,她被五花大绑着......

第14章 敢打我巴掌,凭什么还要惯着?

霍清浑身一个哆嗦,赶紧收回视线,当即给黎越一个爆栗。

开车都堵不上你的嘴,还有十五分钟会议就开始了,别说话,好好开车!

黎越: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说错了什么?

黑色宾利从身边扬尘而过,宁初抬起头就只看到冒着尾气的车尾。

她不禁撇撇小嘴,那么大的车,带她一段路会死?

正想着,不知突然从哪里空降一个麻袋,猛然从身后罩住她的头!

不好!宁初很快反应过来。

正打算反抗,身后就突然伸来几只强劲的男人手臂,几个人紧紧的将她禁锢着,很快手脚都绑了起来。

这几人动作麻利,流程熟练,一看就知道是惯犯。

你们是什么人?快放开我!她挣扎着大叫一声。

话音还没落下,脸上就重重的挨了一个巴掌,少他妈给老子废话!不想临死前还吃一包毒药就乖乖把嘴闭上!

男人力气不小,打在脸上硬生生的疼,宁初感觉她脑子都被打懵了。

砰——一声,几个男人直接将她扔进旁边还未熄火的车厢里。

车子就很快就开了出去,经过一段颠簸的路后,十几分钟就停了下来。

一个男人将宁初扛下来直接扔在地上,一把扯下她的麻袋。

宁初这才看清,她现在正处的位置是一间破旧的小房子,而她的面前正站着七八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

他们个个长相凶残,手里还拿着武器,死死的将她围在角落。

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

宁初小心脏当即咯噔一下,手下意识摸向外衣口袋,可是一摸才反应过来她的四肢都被捆住了。

这几人敢在香山府的地界就动手,想必也不是三流混混,得先搞清楚他们的目的再说。

几位哥哥,你们是不是想要钱?我还是个学生没多少钱的,但是只要你们肯放了我,我会让我叔叔给你们很多钱的。

宁初可怜兮兮的看着眼前几个男人,豆大的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下巴长着一缕羊角胡的男人走上前,一个巴掌就扇在宁初脸上,少他妈给我哭哭啼啼的!哥几个看上去是那么缺钱的人吗?

这声音,不就是刚才打她的那个!

这人看上去像他们的老大,他手里拿着木棍,眼神凶恶。

宁初在心底轻哼一声,看着眼前凶神恶煞的男人,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呜呜~~那你们想要什么?珠宝,房产,基金,只要你们放了我,我一定让我叔叔都给你们。

哥几个收了别人的好处,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今天你必须死在这里,说什么都没用!

宁初秀眉一皱,却看到领头的男人抡起袖子就准备上前。

他一把拎起宁初的衣领,直接将她扔在角落的草堆里,拿火来!一把火烧了一了百了,还省了兄弟几个动手!

说着,他就拿出包里准备好的汽油往宁初身上泼。

大哥!先等等!身后一个黑壮的男人拦住他,嘿嘿一笑,这丫头看着挺水灵的,兄弟们好久都没开过荤了,反正都要死,不如先让我们爽爽?

羊角胡眼睛一眯,转头就看到身后一众小弟全都一脸兴奋的看着他,再看看眼前这小丫头,皮肤嫩滑五官精致,倒真是个上等的货色。

他脸上当露出一丝猥琐的笑,来两个人把她身上的衣服扒了,速度快点!

说着,他就带着其他授予手下转身出去抽烟。

宁初没有反抗,十分配合的顺着两个手下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

眼看他们就要脱她的衣服,她哭哭啼啼的央求道:哥哥,我都要死了,你就让我死得舒服一点行不行?帮我手上的绳子也解开,反正你们那么多人我也跑不了。

两个男人相视一眼,矮一点的看着宁初擦了擦口水,二哥,就给她松开吧,这么丁点儿小丫头也翻不出什么浪花,再说束手束脚的待会儿也不好施展。

有道理!

两个男人很快就将宁初身上的绳子都解开了。

正当他们跃跃欲试的伸手准备脱她身上的衣服时,原本缩在角落放声哭泣的女孩突然止住哭声。

一张娟美的小脸写满冷静,清澈的眼眸隐着阴骘,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呆若木鸡的两个男人,嘴角扬起一抹难以忽视的冷笑。

若是放在平时她还怕有人看到,今天这种场合就不必畏首畏尾了。

今天就让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臭男人看看,她这些年的身手可不是白学的!

两个男人看着宁初脸上的笑,顿时一愣,下意识往后一缩,还没来得及跑出去叫救兵,手臂就突然被眼前的女孩一把抓住!

咔嚓——

两声几乎是同一时间发出的骨骼脱臼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紧接着两个黑壮的男人就相继倒在地上。

大,大哥,救命啊!

听到声音的几个人快速扔掉烟头冲进木屋,看到的情形就是两个男人倒在地上,宁初一脚踩着一个,双手拉着他们的腿用力一扯。

又是咔嚓——一声,只见两个男人四肢瘫软的睡在地上,动都没办法再动一下。

擦!

羊角胡这才反应过来他妈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骗了!

臭丫头,敢伤我兄弟!今天老子非要烤了你下酒不可!

宁初冷笑,烤了我下酒?你也要有这个本事才行!

羊角胡轻哼一声,挥挥手身后四五个男人就气势汹汹的朝宁初扑来。

然而,还没等他举起的棍子落下,宁初就一把抢过羊角胡手里的木棍,抓着他的脑袋直接按到墙上!

你祖宗我长这么大连我爸都没打过我!你敢打我两个巴掌,凭什么还要惯着你?

话音刚落,她就一把捏着他的手指,咔嚓一声,直接脱臼。

羊角胡疼得龇牙咧嘴,臭丫头,你他妈赶快放开我!

宁初轻哼,捏着他脖子的手微微用力,厉声问道:刚刚打我的两个巴掌是一只手打的?

羊角胡啐了声,正打算出口成脏,宁初就抓着他的手臂用力一拧。

啊!!羊角胡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赶紧点头,是是是,是一只手打的!

那就该断两个手指了!

咔嚓——又是一声。

啊!!羊角胡疼得浑身发抖,颤颤巍巍转头看着身后的一众手下,都,都傻愣着干什么?快,快给我一起上,把这臭丫头给我剁成肉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