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李建兰文智轩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李建兰文智轩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热推言情小说《农家肥妻种田忙李建兰文智轩》完整版阅读,主角是李建兰文智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李建兰听了有些心塞,回到院子里,又听见了这一番对话。--------------轩儿,兰儿要洗两大桶衣服,我让你去帮忙挑回,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是婆婆文母的声音。文智轩嗤之以鼻,娘,你得了吧,人家块头大,挑那一点东西,算得了什么!文母怒声道,兰儿一个女孩家家的,不过是胖了点,被你说成这样,你是不是对......

第5章:真是太穷了

李建兰若有所思地看了文智轩一眼。

黄三娘突然说不出话来,一定是他做了类似点穴之类的手脚。

他从军这几年,或许有什么不同寻常的遭遇也不一定。

这家伙深藏不露,以后可要多防着点儿!

李建兰想事情入了神,文子辰怯生生地叫了她一声,三婶。

李建兰转身,望着一脸委屈的小家伙,才恍然想起,他帮了自己,该是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她蹲下,摸了摸他的头,子辰好乖,今天帮了婶婶的大忙了,婶婶说了要好好谢谢你的。

你在这儿等一会儿,婶婶去拿钱。

小家伙欢呼雀跃,拍着手掌喊,三婶真好。

这个年代物质匮乏,小孩子的愿望最容易满足了。

李建兰不自觉地溢出笑容来,摸了摸小家伙的头,转身回房。

可是,一阵翻箱倒柜后,一个子儿都找不着。

环顾四周一圈后,她忍不住叹气。

穷!

真是太穷了!

不但是自己,还有整个家。

屋子四面透风,墙是泥巴混合植物打的,满是窟窿眼儿,蟑螂和壁虎等小虫时常在里边居住。

屋内除了一个被虫蛀得满是小洞的衣柜,和一张缺了半边角的小矮柜、两张漆黑的小板凳,再也其他家具物什。

想想也是,这个家庭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前几年为了给公公治病,不但将家底掏空,还卖了一大部分田地,一家十几口人,就守着那几亩薄田过活,没饿死算好的了,哪还有能力改善生活条件?

可眼下没有钱,她又作出了承诺,怎么办?

李建兰从房内出来,一筹莫展。

文智轩背着手慢悠悠晃荡过来,拿眼睛横她,你今日两次湿了身,又洗了那么多衣物,不回房歇着,杵在这儿干嘛?

李建兰心不在焉应了声,嗯,我知道了。

文智轩见她低眉顺眼的样子,心里十分受用,那还不走?

明明关心自己,还装作凶巴巴的样子,这真是个面冷心善的家伙!

李建兰笑了笑,我没事,真的。

李建兰性情暴躁,天天打鸡骂狗。

自从文智轩回来,更是整天黑着一张脸,对谁都没好脸色。

她眼下一笑,双眼弯弯似月牙,倒还挺可爱!

文智轩愣了愣,脑袋抽风了似的来了句,不知道你瘦下来会是个什么样子?

李建兰神色尴尬,我会很快瘦下来的。

文智轩捕捉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难堪,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一大耳刮子。

轻咳一声,那什么,我先去杀鱼了啊!

嗯,我去下铺子,回来再帮忙。

去铺子?

方才她说要带子辰吃糖

啊,我想起伙房没盐了,一起去好了。

文智轩说着率先往前走。

李建兰有些奇怪,没盐让她买不行吗,非得要自己走一趟?是不放心把钱交给她吗?

想想也是,以原主的性格,如果有了钱,一定是拿去买好吃的了。

文智轩防备她,她理解,只是,这种不被信任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还不快走?文智轩在前面催促。

李建兰收拾起失落的心情,连忙拉着子辰小碎步跟上。

即便是傍晚,外面的阳光依旧炙热,不过凉风习习,风中夹杂着浓郁的稻香,让人心中说不出的惬意。

不过,李建兰眼下没心情去欣赏这些。

她内心在激烈地天人交战着。

犹豫再犹豫,她撇下子辰,一鼓作气地跑到他前面,期期艾艾地道,那个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文智轩一挑眉头,脸上看不到表情,眸光讳莫如深。

半天才来一句,你是不是真心要和我过下去?

李建兰低头认真想了想,她的名声已尽毁,离了文家,她什么都不是。

即便,文智轩于她而言,仍然是陌生的存在,可为人还算周正,跟着他,倒也不亏。

她抬起眸来,目光万分真挚,你放心,从前是我不懂事,我以后定会踏踏实实做人,不再给你惹事。

文智轩的语气陡然变得严厉,既然如此,以后就不要说借钱之类的话!

许是他参过军,气势比一般人强大,李建兰不自觉后退两步,声音几分局促,我知道了。

心里却有些发苦,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借钱且被拒,对方还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真是有些受伤呢!

文智轩这几日见惯了她的凶悍,此时见她难得流露出小女儿的柔弱神色,便起了促狭之心,朝前走了几步,你知道什么了?

这人明知故问!

李建兰低着头,并未见着他带笑的眉眼,只是觉得他又步步相逼,心中有些气恼,不理他,转身拖着侄子就走。

不借就不借吧,大不了她厚着脸皮赊一回账!

到了铺子,文智轩买了一袋子盐和几颗麦芽糖给子辰,想了想,又买了一柄小梳子,才付了钱。

回到村口,他把小梳子递给李建兰,妻子问丈夫拿钱,天经地义,以后要用钱了,问我拿,知道吗?

原来他方才说的不借钱,是这个意思

虽然他也没钱,可他这句话听着让李建兰的心一暖,面上不自觉地露出一抹略带羞涩的笑,应道,嗯。

接过小梳子又有些发窘,原主太懒,乱糟糟头发不怎么打理,随意用手抓一抓挽在头顶,鸡窝似的。

而唐笑今日苦于找不到梳子,也是效仿原主的在他眼里,她还是那个又懒又蠢的女人吧?

文智轩不知她心里的百转千回,送出梳子让他心情莫名变好,声音也变得分外柔和,你和子辰走慢一点,我先赶回去杀鱼。

李建兰太胖,走路基本用挪的,只好尴尬地点点头。

等她回到文家,天已全黑了下来。

文智轩已经把鱼杀好了,李建兰挽起衣袖,我来烧菜吧。

文智轩有些意外,却也点点头,很配合地给她添柴火。

前世她爱好美食,时常自己动手做,所以,她自信厨艺不错。

然而,家中除了盐以外,没有任何调料。

她只能尽量将鱼做得多样化。

既有红烧,又有清蒸,还有一道鱼汤。

当屋内香味满溢,李建兰以为大家会高兴。

可只有子辰和二哥的女儿文清荷吸溜着口水外,其他人都瞪直了眼瞧她。

从地里回来的公公伸长脖子往锅里看了又看,皱了皱眉,虽然没有说什么,可从他的叹气声中,李建兰明白,大家怪她油放多了。

也是,野生的河鱼,本来就鲜味十足,只要放多点油煎至两面金黄,味道就很好了,谁都可以做的。

这油呢,可是金贵的很,只有逢年过节做菜,做才舍得用一点的。

平时煮的野菜,都是直接用水煮一下了事,根本不放油。

可李建兰这一用就是两大勺,油罐子里已见了底也难怪家人这么吃惊。

李建兰后悔自己的自以为是,一再道歉,对不起,我以后不会这么浪费了。

文家除了大房媳妇这几日回了娘家的陈氏,说话有些刻薄外,其他的人都是十分好相处的。

见李建兰不但主动做起了家务,还学会了以礼待人,便不再计较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