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农家肥妻种田忙阅读全本

农家肥妻种田忙阅读全本

《农家肥妻种田忙》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小说,该书是二乔的经典之作,主人公是李建兰文智轩,《农家肥妻种田忙》这本小说讲述了:她费力地睁开双眼,四周白茫茫一片。脑子突然一阵剧痛,涌现出很多不属于她的信息。像被人强塞进来,凌乱又残酷,似要将她脑袋涨裂。她叫李建兰,父母只生了她一个,自小被养得过度肥胖,未婚夫梁成嫌弃退婚。去年,母亲再度怀孕、父亲摔断了腿,家里乱成一团,她奶奶便趁机将她卖到文家当冲喜XF。她暗恋上秀才陈沐晨......

完结版虐恋文《农家肥妻种田忙》由著名作者“二乔”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建兰文智轩、李建兰文智轩,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值得细细品读。

《农家肥妻种田忙》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她费力地睁开双眼,四周白茫茫一片。脑子突然一阵剧痛,涌现出很多不属于她的信息。像被人强塞进来,凌乱又残酷,似要将她脑袋涨裂。

她叫李建兰,父母只生了她一个,自小被养得过度肥胖,未婚夫梁成嫌弃退婚。去年,母亲再度怀孕、父亲摔断了腿,家里乱成一团,她奶奶便趁机将她卖到文家当冲喜XF。她暗恋上秀才陈沐晨,这一日又找他表白。陈沐晨让她跳河表决心,她当真跳了下去……

怎么回事?她不是叫唐笑吗?哪里来的李建兰?

拥有双重记忆的她,意识昏昏沉沉。

然后,她感觉到自己被人抱上岸边,帮她清理口鼻上的异物,在她心脏处按压。

李氏陆续吐出一些水和异物,人却还没清醒。

文智轩犹豫了下,往她口中渡气。

“嘶……”远远站着的村民倒抽一口冷气。那李氏像座小山似的躺在那儿,脸上的赘肉掉到了脖子上,连五官都看不清,真正的丑胖如猪啊,也真难为文智轩下得去嘴!

李氏哼了一声,似有醒转的迹象,文智轩便把李氏抱起,准备离开。

“文……文大哥,李氏一直纠缠我,我摆脱不了,就说,如果她敢跳河,我就答应她,等她和离娶她……我不是真的要娶,我只是想让她知难而退,没想到……”身穿月牙色长衫的陈沐晨摇手又摇头,脸红耳赤,羞窘不已。

李氏睁开双眼,虚弱地道,“陈公子,以前是我不懂事缠着你,我以后再也不会了。你收了我的那些东西,不用还回来给我了,就当作是我对你造成困扰的补偿吧。”

陈沐晨气白了脸,“李建兰,你……”

李氏却闭上了双眼,似多看他一眼都不愿。

文智轩淡漠地说了句,“你以后离她远点!”抱着李氏离开了。

陈沐晨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文智轩抱着李建兰一路走到房子里,把她扔在堆满杂物的破旧木床上,撑在她身侧,蹙眉头看她。

李建兰哼了声,迷迷糊糊醒来。

四目双对。

面前的男人脸上蓄了络腮胡子,乌蓬蓬的一大片,一看就是个莽汉,只余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可取。

李建兰呆滞的眼神逐渐有了焦距。

目光一寸寸往下移。

文智轩救人心切,从河里出来后,身上只披着一件短褐。

李建兰的目光停顿在他古铜色的壮硕胸膛上,而后,“啊!”发出石破天惊的尖叫,粗壮的双腿一蹬。

“噗通!”文智轩猝不及防,被她踹倒在地。

“该死的登徒子!”李建兰腾地坐起,想下床去将衣衫不整的文智轩暴打一顿。文智轩从地上一跃而起,揪住李建兰的衣领,将她提拉而起,咬牙咆哮,“马上收拾东西,给老子滚蛋!”

声音之大,足以把只盖着茅草的屋顶掀翻了去。

文智轩的老母亲惦着小脚闻讯而来,被儿子的大嗓门吓了一跳,在门槛上绊了一跤。文智轩把李建兰扔回床上,过去扶起小老太。

“轩儿,你做什么要这么大声说话啊,把建兰吓坏了怎么办?”文母推开儿子,走到床前,“兰儿,轩儿说话都这样,你别往心里面去,啊?”

李建兰只是闭着眼摇头。

文母的眼里满是担忧,“你有哪里不妥当的吗?娘请大夫来瞧瞧可好?”

“谢谢,不用了,我只想静一静。”李建兰语气冷淡。

文智轩看不过去,吼他母亲,“你是她婆婆,为何要对她低三下四的?”

文母着急跺脚,“兰儿都这样了,你少说两句罢!”

文智轩怒气腾腾,“这样的XF,不要也罢!”

文母气得打了几下儿子,“兰儿累了,让她好好休息,我们出去说。”拼命给儿子使眼色。

文智轩气冲冲地走了。

唐笑在床上躺了很长时间,才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她记得出差时,发生了车祸。

然后,一睁开眼,就到了这里。

原主被未婚夫退婚,娶了自己的闺蜜,让她沦为全村人的笑柄。文家太穷,她又不擅做家务,村人也天天笑话她。

从是父母的手中宝,到一个人人嘲笑、欺负的废物,她的心里落差非常大,只好通过吃东西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原主还挺可怜的,唐笑心里想。

环顾四周,房间里堆满了杂物,散发着臭味。

虽然原主的婆婆隔三差五的帮她打扫房间,可有些角落还是打扫不到位。

她叹息一声,挪动水缸般粗壮的身子,艰难地翻下了床。把湿衣服脱下,一瞧身子,层层叠叠的肥肉堆积在一起,手一抓,一大坨,真是……像敷了几层烂泥的坚果墙!,她实在是……好吧,以后她会减掉的。

把湿衣服换了下来,然后把破烂的窗户打开通风,再把屋子里的杂物清除。

脏衣服搜出一堆,还有刚弄湿了的被单,足足两大桶。唐笑,不,李建兰在角落里找到皂角液,然后挑着两个大木桶去了河边。

河面水波粼粼,河水特别清澈。

李建兰一蹲下来,便清晰地看见原主的样子。

一张几乎有脸盘般大的脸,上面满是痤疮、青春痘,五官被肥肉挤得看不清,比猪头还难看。

李建兰呆滞地看着河里那个陌生的自己,半天说不出话来。

“哈哈……笑死我了!大家快来看哪,李建兰被自己丑哭了,哎哟,不行,我肚子好疼……”

李建兰抬眸,在她斜对面,一个年轻女孩正捂着肚子,指着她夸张地大喊大叫。

张荷花,跟原主一样,是陈沐晨的爱慕者。

真是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