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农家肥妻种田忙李建兰文智轩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

农家肥妻种田忙李建兰文智轩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

由著名网络作家“二乔”创作的虐情小说《农家肥妻种田忙》,主人公是李建兰文智轩。小说情节为:李建兰听了有些心塞,回到院子里,又听见了这一番对话。--------------轩儿,兰儿要洗两大桶衣服,我让你去帮忙挑回,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是婆婆文母的声音。文智轩嗤之以鼻,娘,你得了吧,人家块头大,挑那一点东西,算得了什么!文母怒声道,兰儿一个女孩家家的,不过是胖了点,被你说成这样,你是不是对......

《农家肥妻种田忙》第6章:上山打猎

翌日,寅时刚过,李建兰便饿醒了。

而打地铺的文智轩也早已不在房内。

庄户人家一向都起得早,李建兰没有多想,利索得将自己收拾妥当,便去了伙房。

只是还没走近,便听见伙房里传出了声响。

天还是黑的,李建兰瞪大了眼睛也瞧不见什么。

她小跑上前,冷不丁从里面钻出一个挑着木桶的人,把她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不是文智轩是谁?

你挑水吗?她问了句。

嗯昨晚上水缸又空了。

他慢悠悠的来了句,语气带着几分戏谑。

李建兰脸红耳赤,你胡说,昨晚我我不曾继续用水。

哈哈某人发出一连串促狭笑声远去。

在原地站立许久,李建兰的脸立马还在发烫。

昨晚上她洗热水澡时,才惊觉身上很脏,轻轻一搓,都能搓出一大坨垢泥来。

她只好洗了一遍,便穿上换下的衣服,提上热水,洗第二遍。

如此反复了几次,锅里的水一添再添,水缸里的水也舀空了。

文智轩二话不说就去挑水。

可大晚上的,河边离着又远,换做是她,根本连脚都迈不出,他倒好,根本不听她的劝,三两下就把水缸满上了。

李建兰担心他摔着,即便身上还没洗干净,也只好作罢。

只是,水缸里的水她没再用,其他人也比她早洗澡,为何又没了?

揣着疑惑进了伙房,看见灶间正燃着火,揭开锅盖一看,原来在煮稀粥,难怪他要挑水,水都让他自己用了。

不过,按照原主的记忆,这村子里的人一日只吃两顿,是没有早餐吃的,文家也一样。

可眼前这是

是猜到她肚子饿吗?

李建兰脸上一热,赶紧从伙房退出,去寻了一家人的衣服,挑去河边洗。

由于去得早,她谁也没有碰见,省去好多麻烦事,很快就把衣服洗好了挑了回来。

文家的人陆续起了,看见她在晾衣服,个个又都惊讶了一把。

文母只双掌合十,念叨着多亏了菩萨保佑之类的。

而对于文智轩擅自煮了早饭这件事,除了公公文惜福低声骂了句败家子之外,其他人都欣然接受。

毕竟立刻要开始一天的劳作,饿肚子的滋味实在难受。

吃过早饭,文智轩和大哥文智欢去往田里收割早熟的稻谷。

这一部分稻谷是拿来当种子的,只种了两分田,所以两个人去便足够。

文惜福翻整田地,文母浇菜、打猪草、煮饭,身体虚弱的二嫂在家织布每个人都开始有条不紊地忙碌,唯独没有给李建兰安排活儿。

不是遗漏,而是已经习惯了她的游手好闲。

当习惯成自然,不会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妥的。

这正合李建兰之意,她跟文母说去打柴火,便背起背篓进了山。

文母跳着小脚喊,那山里都是些毒物和大虫、野猪,你千万不要往里边走啊!

李建兰笑着往后挥挥手让她安心,心中却不以为然。

唐门历来擅作暗器、擅使毒药,虽说新世纪之后,唐门退隐避世,可子孙后代却从未懒怠。

她是唐家的后人,为了寻找药物、材料,进入一些大森林里呆个把月乃至半年是常有的事。

所以,她并不觉得野外有多可怕。

此时旭日初升,空气清新,远处老牛的哞哞,鸟雀叽叽喳喳,李建兰走在幽静的山间小路上,只觉得心旷神怡。

一路上,陆续遇上一些村民,她统统面带微笑地打招呼。

等她走了过去,身后便传来一片窃窃私语:

你说这真的是文家那丑媳妇吗?我瞧着咋像换了个人似的。

可不是么?我听说啊,昨日跳水才救回来,马上就去河边洗衣服了,还救了张荷花我看她挺邪门。

你们说,她会不会被那水鬼上了身

那几个妇人说得自己一身恶寒,打个激灵作鸟兽散。

李建兰耸耸肩,倒也不介意。

只是在山路口遇到一个身形瘦小的妇人,支支吾吾地提点她一句,别往山里边去了,很危险的。

李建兰停下来打量着她。

不怎么出众的五官,黑黄的肤色。

箩筐大的肚子,沉重地坠在下腹。

这是跟她自小一块长大的好姐妹之一,名叫李春花。

自从李建兰的未婚夫被另一个好姐妹抢了去,她一下子变得厌世嫉俗,连带着这个李春花也恨上了。

所以,即便知道她嫁的不好,一次也没去看过她。

反而是李春花从牙缝里省下来吃食,偷偷送过几次给她。

李春花被她看得心里直发毛,吃力地背起装满猪草的背篓,急忙往回走。

春花。

李建兰喊了她一声,你这几日在家歇着吧,我瞧你身子沉,怕是快要生了。

李春花背脊一僵,慢慢转过身来,嘴唇哆嗦着嗫嚅,建兰那双黑亮的眼眸里噙满了激动的泪水。

李建兰对她不错,有好吃的也会给她留一份。

即便后来,李建兰打她、不要她了,也是她生命中温暖的存在。

李建兰明白她的心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回去吧,我过两日去看望你。

不不用了,我我挺好的,你你多保重!李春花磕磕巴巴把话说完,捂脸跑了。

父母为了两包谷子,便把她换给了瘸腿的赖老三,房子只余两间破败的茅草屋,又经常被男人家暴、被婆母打骂,哪里能称之为家?她不想建兰瞧了心里难受!

李建兰心里针扎一样疼,胸腔中充斥着无能为力的悲怆之感。

在原地站了一阵,她叹了口气,继续往前。

她很快便穿过两座荒山,再往里边走,就是一长溜绵延不断的山脉。

山脉的那边,据说是一片蛮荒森林,里边野兽成群,还有各种毒雾沼泽障气。

这样的山脉,不说普通人,就是打猎的采药的乃至土匪,都不敢轻易涉足。

可李建兰却知道,正因为原始,所有里面肯定有无数的宝藏。

别的不说,光是珍稀药材就不少了。

可惜,她还来不及制造出工具与药物,不然,她定然要闯一闯的。

所以,眼下她只能在外围望山兴叹了。

她采到的草药也仅仅是金银花、金刚藤、石斛等这些普通的药材。

好在在她准备换个方向时,发现了一株野生田七。

她紧走几步,前方忽然响起几声鸡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