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七爷是个妻管严宁初战西沉》【婚恋生活小说】

《七爷是个妻管严宁初战西沉》【婚恋生活小说】

宁初战西沉是小说名字叫《七爷是个妻管严》的主角,它的作者是吾吱吱,小说主要的讲的是:下一秒,房门就被推开,不等她反应,冲进来的黑衣人一把将她扛起转身下楼! -------------- 嚯嚯嚯宁夫人,我来接媳妇儿了,还不快把小初带出来。 刚到楼梯口,厉擎天那和他的人一样猥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这不是来了嘛,看把您急的。方淑慧笑着指了指楼梯的方向。黑衣人抬着宁初来到客厅,她被五花大绑着......

《七爷是个妻管严》第6章 等着配合她精湛的演技

与此同时。

寂静深远的巷道,比起外面热闹非凡的商铺,阴森又恐怖。

黑暗深处,一道极其高大的男人背影,被人小心翼翼的簇拥着,看不清他的英俊面庞。

只是通身那一股统治者的强大气息,让跪在地上的人望而生畏!

我是不是说过,在我的地盘上不能出现这种东西?

他屈膝蹲下,声音淡雅,笑着抬起那人的下巴。

七爷,您听我解释,不是我干的,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

地上的人颤颤巍巍的抬起血肉模糊的手,连声求饶。

手下中有人起哄:衰仔,放他妈什么狗屁!七爷把场子交给你,没有你暗许,谁他妈敢带进来!

那人一听,当即吓破了胆,七爷,我知道错了,请您高抬贵手,念在我是初犯的份上,饶了我一这回!

男人推推眼镜,冷漠拂开他扯着自己衣角的手,拿掉嘴里叼着的烟,神情慵懒的顺势一摁。

啊!!

寂静的巷道顿时响起一阵痛苦的嘶嚎。

手下看好戏般笑了起来,衰仔,第一天跟七爷啊?不知道他最讨厌人说谎?!

七爷,饶命啊我真的知道错了!

扬在半空的武器还没落下,守在车边的霍清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先生,那边好像是宁小姐!

空气中烧焦的气味,随着他抬眸,突然就散开了。

那双原本慵懒嗜血的眼睛,在看到那边的小姑娘时,立马就变成一湖静水。

那家店不是专门做高仿的吗?听说手艺还不错!手下有人说。

见他起身,霍清赶紧起身接过他手里的东西。

这鱼龙混杂的地方,宁小姐怎么来了?我去提醒下,让她快走!

霍清说着,抬腿就要跑过去。

就这样去?他眯着眼,看向霍清手中的钢管,不怕吓坏小孩儿?

哦,哦!霍清立马明白过来,拉开后备箱将东西扔进去,你们几个,过来把人拉下去,那边的,把现场处理一下,麻利点儿!

战西沉转身,抽出烟点燃,颀长的身体靠着车身,眸光淡淡看向对面的小店

看在咱俩的交情上,给你二百。

光线昏暗的店里,宁初看着眼前一顶黄毛的社会小伙,满脸怀疑。

你确定他靠谱吗?她犹豫着侧头问边上的贺朝朝。

别犹豫,二百块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但是能让你逃过撒旦之手!

贺朝朝说着,把找好的照片拍在柜台上,对黄毛挥挥手,照片给你放这儿了,千万别给我弄错了!

黄毛拿起照片一看,你要拿点小众品牌来我还担心会失手,就这戒指,我一月至少都要出十枚!

宁初好担心他把牛皮吹破。

心里这么想着,但还是翻出钱包,半信半疑的抽出两张递过去。

霍清收拾好现场,慌慌忙忙跑过来,先生,那我这就去把宁小姐请过来!

慢着。

他慢悠悠伸出手拦住他,霍清顿住。

不,不去了吗?

战西沉扶扶眼镜,眸色清冷,戾气重,会吓到小孩儿。

这个动作

霍清看着,神色微微一变,感觉后背莫名就吹来一阵冷风。

宁初和贺朝朝从店里出来,迎头就撞上一堵肉墙。

熟悉的香水混着淡淡的烟草味道钻入鼻息。

她猛然抬头,战西沉那张无时无刻不在发射魅力攻击的脸,顿时就出现在她眼前!

他的身后还跟着霍清和黎越,西装笔挺,一如既往的礼貌规矩。

七,七叔你怎么也在这里?宁初感觉声音都在发颤。

贺朝朝一听宁初的称呼双腿就软了。

眼前这个温润如玉,清隽雅致,浑身都写满魅力的男人

竟然就是无数杂志媒体争相报道,却从未有人拍到过的,港城传说——战西沉?

麻蛋!爱了爱了

上天到底是有多不公平,才创造出了这么个人神共愤的男人?

战西沉秀眉轻挑,凌厉的眸子似笑非笑盯着宁初,不答反问:不是说下午有课?

宁初眼准一转,给旁边的贺朝朝使了个眼色,是啊,实训课,我们在做问卷调查。

贺朝朝接到求救信号,点头如捣蒜,是啊是啊,战先生,我们来这里是做问卷调查,跟小初的戒指没关系。

宁初顿时满头黑线。

站在对面的男人,眸底就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嗤笑。

霍清和黎越也低着头,在心底默默的为她们捏了把汗。

贺朝朝简直欲哭无泪。

这真的不能怪她,要怪就怪战西沉气场太强大!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对上战战西沉那双深邃的眸子,她不由自主的就会把心底所想的话全都说出来。

实在是因为他太有威慑力了,在他面前根本说不了谎!

宁初耳根有些微热,双腿软的像是要摔下去。

就在这时,腰间突然伸来一只大手,强势的将她稳住。

今晚有家宴,早点回来。

男人说话时,微微欠身贴着她的耳畔,我等着配合你,以及你精湛的演技,嗯?

宁初脑袋轰一下,怎么感觉这话,意味不明。

她抬起头,就只看到他幽深冷硬的五官,看不出情绪的侧脸。

直到那抹高大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她才回过神来。

我怎么感觉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你说他是不是都看到了?宁初说这话的时候,感觉舌头都在打卷。

贺朝朝的脑袋到现在都是懵的,应该不知道吧,否则怎么不拆穿你

说的就是啊!

要不是战西沉慢半拍,那就是她真的遇上高手了。

她现在只想知道,骗他会不会死?

对了,我刚听到什么家宴?是因为你们订婚吗?贺朝朝看着她问。

应该是吧。

这么一问,宁初倒是有点紧张起来了。

战家老爷子一共五房妻儿。

大太太走的早,二太太不会生,所以才有了后面的几位太太。

大太太膝下三个孩子,两个女儿已经嫁人,小儿子最为好斗。

三太最好运,一连生了三个儿子,可惜福薄,年纪轻轻就走了。

但听说实际最得宠的还是四太,生下独子战西沉,18岁才被战家接回,直接宣布成为继承人。

只可惜,至今都没有人见过四太的真实面目,也不知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五太只有一个女儿,是战青山老来得子,一家人独宠。

五房妻儿全都住在香山府,今晚若是全都在的话,那也太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