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江先生前妻难再得完结版在线阅读顾予笙江夜寒小说

江先生前妻难再得完结版在线阅读顾予笙江夜寒小说

《江先生前妻难再得》是由作者染娘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虐情类小说,小说讲述了顾予笙江夜寒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江先生前妻难再得》小说精彩节选:江夜寒扯了顾予笙的头发将顾予笙拖上车。------------十几分钟后,医院的监控室。所有的人都被江夜寒的怒气震得低头站在一旁,气氛凝固压抑。江夜寒抓住顾予笙的头发,直接将顾予笙甩在冰冷的地面。顾予笙面前就是监控录像,正播放着一个女人对苏默默行凶的一切,而那个女人居然是顾予笙的妈妈。顾予笙不可置信......

《江先生前妻难再得》第6章 顾予笙,被嫉妒

雨水冲刷着顾予笙的身子,顾予笙却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

不一会,浑身就湿透,一头黑色的长直发狼狈不堪的耷拉在侧脸上。

而别墅里,江夜寒站在二楼的落地窗前注视着顾予笙,薄唇越抿越紧。

在江夜寒心里,此刻的顾予笙就是活该。

就算是在可怜也是活该。

因为她当初的背叛,给他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江夜寒从来没有那么把一个女人放在心里,顾予笙是唯一一个。

可是当他掏心掏肺付出的时候,回报她的确是背叛。

一向高傲的他怎么能够容忍背叛,所以他发誓要让顾予笙也不好过。

只有这样,才能泄愤。

江夜寒双手暗暗握拳,将视线从顾予笙身上移开,原本颤动的情绪此刻只剩下冰冷。

雨越下越大,顾予笙又才流产不久,加之前段时间一直为苏默默输血,身体早就羸弱不堪。

在大雨的冲刷下,顾予笙的身子终究是承受不住,直接昏倒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一个穿着运动衫的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男人眼底都是心疼,他弯下身子将顾予笙抱上了车。

而就在男人转身上车的那一刻,苏默默推动着轮椅走了出来。

她手中拿着一个相机,对着男人拍了起来,角度找的更好,将男人眼底的情愫,心疼尽数收入相机。

其实就在苏默默发现顾予笙来的时候,她就注意到有一辆车悄悄的停在别墅不远处的松树后面。

透过车窗,苏默默看到了一个男人,男人俊美的侧脸让她一眼就认出来是谁。

易于焱,江夜寒的好兄弟,和江夜寒同样俊美的男人。

只不过易于焱性子温情,而江夜寒冷冽疏离一些。

苏默默将手里的相机颠了颠,很显然,现在她的心情真的是好极了。

她移动着轮椅回到别墅。

——

顾予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与其说醒来,不如说是半梦半醒,浑浑噩噩。

嗓子处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似的,让她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四周漆黑,顾予笙只记得自己好像是在江家别墅外,后面发生了什么?

这里是哪?

她撑起身子在房间摸索着。

突然啪嗒一声,房间的灯被人打开。

易于焱满脸担忧的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杯刚泡好的温牛奶,予笙,怎么了,是不是身体还是不舒服?

易于焱?

我要回去。

顾予笙语气低沉。

顾予笙往房外走,易于焱立马抓住顾予笙的胳膊:你现在还想回去?

一向温柔的他,开始有暴怒的迹象。

两年来,江夜寒根本就不听任何解释。

他早就想要将顾予笙接到身边,可是顾予笙却一直坚持,坚持江夜寒能够原谅。

可是结果呢?

易于焱看着现在憔悴的顾予笙,内心都是心疼。

我一定要回去,不能便宜了苏默默!顾予笙抓开易于焱的手。

她不想放弃,明明她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退让。

易于焱,一切都是苏默默做的,是苏默默设计陷害我的,我要去告诉夜寒!

予笙,你冷静一点,江夜寒现在根本就不会相信你!

易于焱的话让失控的顾予笙一下子安静下来。

的确,江夜寒根本就不相信她。

她怎么就忘了呢。

顾予笙身子顿时像是被抽干了空气似的瘫坐在床上,眼神呆滞。

她想要大哭,拼了命的大哭。

但是却哭不出来,那股深深的窒息无力感让她狼狈之极。

易于焱,江夜寒和我离婚,他和我离婚了,是不是我和他之间已经完了?顾予笙哽咽道。

完了就完了吧,我不想看着你在这么痛苦下去。

易于焱抓住顾予笙的双肩,予笙,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喜欢你,我希望

于焱,我累了,想要睡会!顾予笙慌张的推开易于焱。

对于易于焱的心思她何尝不懂,可是她不可能再去接受其他人。

她的爱比较唯一,除了真的心死,江夜寒永远都是她的男人。

易于焱再次想要说出心里那番深沉的爱,可是触及顾予笙暗淡的眸子,他将自己急于表达的感情压下,他知道,现在说,还是太早。

顾予笙的心里现在还有江夜寒的位置。

他嘴唇微动:予笙,那你好好休息。

他说完离开。

等到房门被关上,顾予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她刚想躺在床上休息一下,却不想手机响起。

是妈妈!

对于上次医院视频中的母亲害苏默默的事情,顾予笙心里一直十分疑惑。

她刚接听电话,就听到母亲的哭声:予笙,快来救妈妈!

顾予笙顿时心一紧问道:怎么了?你现在在哪?

她刚说完,电话就被掐断。

紧接着就收到了一条短信,短信上写明了一个地址,让她一个人过去。

顾予笙咬着嘴唇,立刻赶往手机短信所说的地址。

是一间废弃的厂房。

顾予笙全身警惕,站在门口拿出手机给易于焱发了一条短信。

顾予笙在想万一自己有什么事情,易于焱能够通知人来救自己。

发完短信,顾予笙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了许多,她捏着手机走了过去。

里面漆黑一片,有些暗光勉强可以摸索行走。

顾予笙掏出手机准备照亮,突然黑暗中伸出一只手将她的手机抢了过去。

顾予笙,你居然通知别人一起过来!苏默默尖细的声音像个恶毒的女巫。

怎么是你,我妈呢?顾予笙怒视着苏默默。

苏默默冷笑,指了指不远处的垃圾堆,被我给活埋了!

苏默默!你还是不是人!

顾予笙往废弃堆跑了过去,她顾不得垃圾堆那股恶臭味道直接用手翻开垃圾,妈!

她没命的翻开哪些废弃物,终于看到了那抹棕色的身影。

顾母奄奄一息的躺在垃圾堆里,鼻青脸肿,身子都在颤抖。

顾予笙怎么也没有想到苏默默这么没有人性,居然对一个老人下手。

她将顾母抱了出来,眼眶发红。

苏默默讨厌的是她,顾予笙觉得要不是因为自己,妈妈怎么会受这样的苦。

她内心自责不已。

这个老不死的居然想要害死我成全你和江夜寒,顾予笙,我真的嫉妒你有这么一个好妈妈!苏默默憎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