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到深处情转薄》免费阅读作者比目鱼小说

《情到深处情转薄》免费阅读作者比目鱼小说

主角是苏熏晴齐宇轩的豪门虐情虐言小说,书名是《情到深处情转薄》,这是著名小说家比目鱼的一本优质原创小说,小说原书名是《情到深处情转薄》,主要讲述了:自从那天齐宇轩来过。接下来的每一天,护工每天都会推着苏熏晴到医院附近的公园,美其名曰散散心有助于康复。最近公园的花开的格外好,朵朵娇艳欲滴美不胜收,从期间走过便能味到淡淡的香气。而苏熏晴却无心欣赏。在来回的路上,护工会不厌其烦极力寻找着话题,偶尔苏熏晴也会应上一句,用以证明当下的自己精神是正常的。几......

《情到深处情转薄》第6章 不受欢迎的新护工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望着那群人离开的背影,苏熏晴有片刻的失神。

那个看起来很厉害的专家,会是齐宇轩叫来的吗?

苏熏晴并不敢奢望,害怕再一次失望。

护工张姨回来时,惊见宛若丢了魂般呆坐在床边的苏熏晴。

怎么了,小晴?

没,没事。

苏熏晴扯动嘴角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久坐不动的她活动了下手臂动了动脚踝,一种类似于电流流过身体的感觉,麻涨感自腿部袭来。

苏熏晴蹙了蹙眉,伸出拳头砸了砸腿。

护工张姨像是立即意识到什么一样,蹲下给苏熏晴的腿做了一组敲到好处的按摩。

那种麻涨感渐渐消失,苏熏晴轻声道谢。

听说今天许专家回院指导,不知道有没有来咱们这个病房,小晴,他有没有帮你检查,他可是出了名的权威骨科专家。

护工张姨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让苏熏晴原本还存在一丢丢小期待,燃烧着希望小火苗的心,瞬间冷却入置冰窖。

果然不是他找到的专家,她又一次想多了呢。

许专家来过了,给我做了检查,说我问题不大。

为什么不是他叫来的专家呢?心中失落是难免的,却努力装出很开心不介意的样子。

有的时候苏熏晴自己都会嘲笑自己,到底演戏给谁看!

那就好,那就好。

不过我依旧不想参加康复训练。

护工张姨没有吱声,沉默了几分钟,还是苏熏晴打破了这份尴尬。

所以张姨你不会强求我的对吧!

护工张姨应了一声,张姨在心底里是不舍得苏熏晴出院的。

若是苏熏晴出了院,她去那里再寻这么好照顾的病人。

不但钱给的多,对于她每天旷工消失的几个小时也从不过问。

张姨不敢过多流露自己的心声,她不能确信如果苏熏晴知道她那点小算盘,会怎样想她

自齐宇轩上次来医院已经过去许多天了,他上次来并没有说明齐锦荣具体那一天回来。

苏熏晴一颗心悬着,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如果可以她真不想欺骗齐锦荣。

当年若不是齐锦荣的资助,她可能读不完高中就会辍学,更别提最后参加高考进入梦想中的大学。

甚至就连能嫁给齐宇轩,如果不是齐锦荣的大力施压,她根本就不能如愿。

苏小姐,到了参加康复训练的时间了。

粗狂沙哑的声音响起,这句话的发出者,拥有魁梧的身材,长了如同一张大饼的脸。

这个人就是齐宇轩新委派,陪在苏熏晴身边的护工。

苏熏晴第一次见到她,心中便不由自主的产生抵触情绪,尤其是对上那双丹凤眼,怎么看怎么觉得不爽。

房间中多了一双监视苏熏晴的眼睛,让苏熏晴内心是忐忑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天偷偷在病房里锻炼走步,被齐宇轩看出了什么。

齐宇轩来的第二天,苏熏晴睁眼,便意识到房间里新来的女护工。

必须承认苏熏晴对于这个新护工是怀有敌意的。

苏熏晴心中烦闷不已,如今她走起路来还是很吃力,不能站立时间过长。

莫名其妙来了一个监视她的人,逃跑的计划难道就只能这样胎死腹中了?

电话声响起,将苏熏晴从自己的世界拽了回来。

看着来电显示中那组熟悉的号码,这八个数字的组合出自齐家老宅的座机,看来齐伯父八成已经回来了。

苏熏晴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表现的不那么惊慌失措。

到现在为止她没收到齐宇轩那边任何的消息,凭她的智慧万不敢轻易揣测,齐宇轩会怎样和齐伯父解释。

于是在接通电话问过好之后,便沉默着等待齐伯父先说话。

果然,齐锦荣先沉不住气了。

小晴,听说你一个人跑去海南玩了,把齐宇轩那个混小子一个人丢在家里?

原来,齐宇轩是这样和齐伯父解释的。

苏熏晴嗯了一声,表示承认。

心中却又挥之不去的负罪感,她终于不得不陪着齐宇轩一起欺骗齐锦荣。

这件事你做的很好!那小子就是欠收拾。

电话那端传来齐锦荣的轻笑声,苏熏晴原本心中的阴霾、愧疚被这声浅笑一扫而空。

书中常说如果欺骗能让一个人高兴,那么就可以被成为善意的谎言,似乎自己并不是那么十恶不赦的。

以前为了不惹齐锦荣生气,她都是选择刻意隐瞒,以为用沉默就可以让一切蒙混过关。

却不成弄巧成拙她越是沉默,齐锦荣越是坚定的认为她一定受了什么委屈,然后将一切查的水落石出。

最终让齐宇轩越来越讨厌她。

是否以后可以继续说这样善意的谎言呢?

挂断电话,苏熏晴猝然发现一件很重要的事。

之前齐宇轩不是让她回家陪齐锦荣吃饭吗?

怎么突然就变卦向齐锦荣说她去了外地,齐宇轩并没有提前通知她,如果刚刚她万一不小心说错话了。

脑海中浮现出齐宇轩恼羞成怒的画面。

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苏熏晴在训练中时常走神,终于引起了陪护的不满,是的就是那个新来的女护工。

苏小姐,麻烦您认真点。

苏熏晴好不容易舒展开的眉心重新皱做一团,她好怀念只有张姨陪护她的那段时间。

其实讨厌新来的护工的人岂止是苏熏晴。

这个女护工没来几天,便发现了每天固定时间旷工的张姨,说起来张姨消失的时间已经变短了许多。

甚至出现偷偷溜走十五分钟回来,待上十来分钟再次溜走,可这还是引起了新护工的注意。

新护工可不是省油的灯,择了苏熏晴睡觉的间隙,将张姨交到外面,大声训斥了张姨一番。

一副光明与正义的化身,张姨毕竟心里有鬼,被新来的护工说了三言两语便落了泪。

可惜这件事苏熏晴并不知情,张姨并不是一个爱打小报告的人。

这些天,苏熏晴一直有意无意搜集,这个新员工的工作上的失误。

若是将张姨训哭的事件,偷偷被苏熏晴知道了该多好,她就能轻易捏造一个理由将那个新员工撵走了,哪怕理由或许不够充分。

张姨取消了每天外出的时间,现在的苏熏晴真真正正同时被两个人看着,当真是插翅难逃。

濒临崩溃的苏熏晴,选择放弃逃跑这项神圣而艰巨的计划。

在那一瞬间苏熏晴感觉自己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脑海中时刻浮现精神病院的场景让她几近崩溃。

感觉到身体一天天康复,苏熏晴的心情却越来越糟糕,就连原本开的娇艳欲滴的花,在她眼里都失去了色彩。

世界对于她来说就像二十几年前的老实电视,只能看到黑与白两种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