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我哥是兵王》陈阳苗心颖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我哥是兵王》陈阳苗心颖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陈阳苗心颖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我哥是兵王》中的男女主角,这本书由网络作者滇红可口创作。陈阳心中忐忑,你亲自来,你也多带几个人啊。丁虎三个人都要笑死了。丁虎一下子站了起来,拎着酒瓶,"麻痹的,还演戏演上瘾了是不是,老子今天就先废了你。"陈阳吓的往后退。这时候,黑头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把黑色的匕首,嗤的一下,他朝着丁虎的手就划了过去。"啊!"丁虎一声惨叫,手里的酒瓶就掉在地上,当......

完结版虐恋文《我哥是兵王》由著名作者“滇红可口”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阳苗心颖、陈阳苗心颖,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值得细细品读。

《我哥是兵王》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陈阳心中忐忑,你亲自来,你也多带几个人啊。

丁虎三个人都要笑死了。

丁虎一下子站了起来,拎着酒瓶,"麻痹的,还演戏演上瘾了是不是,老子今天就先废了你。"

陈阳吓的往后退。

这时候,黑头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把黑色的匕首,嗤的一下,他朝着丁虎的手就划了过去。

"啊!"丁虎一声惨叫,手里的酒瓶就掉在地上,当啷摔碎了。

只见丁虎大母手指,被生生切断,掉在了地上。

黑头再一次飞起两脚,一脚一个,把丁虎的两个跟班给直接踹晕了。

"你……你把我的手指头给……断了!"丁虎惨叫着,鲜血直流。

黑头走过去,抓着丁虎的头发,一下子按在桌子上,"我现在给你个报仇的机会,拿着你的手机,打电话,随便给任何人打,问问有人要给你出头吗?就算是报警也行。"

黑头把手机扔给丁虎。

丁虎愤怒又恐惧,他哆嗦的拿着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丁虎不是一般的小混混,他属于那种家境还不错的公子哥,他虽然在混,但是,他也是得到了家里的支持的。丁家就是希望丁虎能够混出一点名堂,能给家里的企业保驾护航。

丁虎给自己的大伯打电话。

丁传雄在腾阳市一带,是有名的道上人物,手底下有十多个要债公司,算的上是腾阳市三大狠人之一。

丁虎听到电话通了,他松了口气,立即说:"大伯,我……我被人切断了手指,呜呜呜……"

对面的丁传雄怒了,"谁这么大胆子?"

"你……你是谁?"丁虎疼的钻心,朝着黑头问。

黑头呵呵一笑,他朝着丁虎说道:"你告诉他,我现在叫黑头,以前叫棒槌,我在这里等他,他带多少人来都行。"

丁虎咬着牙,他赶紧说:"大伯,那个人说他叫棒槌,他就一个人,大伯,你快来给我报仇啊。"

"什……什么!棒槌?他……他是不是长得有点黑,眼角那里有个疤?"丁传雄问。

丁虎看了看黑头,说:"是的大伯,就是那孙子。"

"你特么才是孙子!你惹谁不好,你惹他!他能把咱们丁家一大家子人都给灭了!你给我听好了,现在你就求着他原谅,别特么连累我和你爹!你自己解决!……嘟嘟嘟……"

对面电话竟然挂了。

丁虎愣在那里,他没想到,连最疼他的大伯,竟然都这么说!

黑头坐在那里,甩着匕首,他看着丁虎,说道:"什么时候来啊?"

"噗通!"

丁虎直接跪在了地上,"对……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黑头大爷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求我没用,你惹的是我们二少爷。"黑头冷声说。

丁虎直接转过来,抓住了陈阳的裤脚,"陈阳,是我不对,不是,都是刘姗姗那个贱女人的主意。你饶了我吧,求求你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了。"

丁虎的头在地板上,磕的砰砰砰的响。

陈阳完全呆住了,从小到大,从来都是他跪地求别人,从来都是别人欺负他!

可现在,一向牛笔的不行的丁虎,竟然跪地求自己!

陈阳觉得热血往上涌,他突然,伸手"啪"的一下,甩了丁虎一耳光。

丁虎立即把另外一个脸凑了上来,"陈阳你抽死我吧,是我不对。"

陈阳再一次啪啪啪三耳光。

丁虎此刻好像是松了口气,把脸继续凑了过来。

陈阳一脚把丁虎踹到一边,他说:"我那三万块,还给我。"

"好,好,我现在就转给你。"丁虎像孙子一样,立即把钱转给了陈阳。

陈阳第一次发现,有钱有势,真特么爽!

真爽!

陈阳吐出一口气,他朝着丁虎说:"这一次就算了,以后你再敢惹我……"

"绝对不敢了,以后我在您面前,就是孙子!"丁虎慌忙说。

陈阳点点头,他朝着黑头说:"咱们回去吧。"

"好的二少爷。"

黑头带着陈阳离开了星夜酒吧。

包厢里,丁虎赶紧拨通了120电话,他知道,及早把手指头送过去,或许还能再长出来,再晚一点就真来不及了。

黑头直接把陈阳送到了小巷子里,他朝着陈阳说:"二少爷,以后有事情,你就直接给我打电话。"

"好,谢谢你了。"陈阳记下了黑头的号码。

回到破烂的家里面,陈阳感觉一切都像是梦一样,他拿出孟山给的那个天孟集团的信用紫金卡,左右看了看。

然后用手机百度了一下这个紫金卡的用途。

不过,百度上信息比较少。

按照孟山的说法,有了这个卡,去天孟集团的任何门店,都是免费的!

陈阳又百度了一下天孟集团,他猛的睁大了眼睛,天孟集团在腾阳市是一个绝对的巨头集团,他是腾阳市实力最雄厚的企业,涉及各个商业角落,他一年上交的税收,占整个腾阳市商业税收的三分之一!

"我去!我哥到底是做什么的?"陈阳倒在了床上,嘴角咧开了。

他本以为只是多了一个做特种兵的哥哥,可现在,没想到哥哥的一个管家,都这么牛逼!不是,应该说,哥哥的管家的下人,都牛的一比!

那以后自己还怕什么?!

陈阳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躺在床上,他梦到了苗心颖,苗心颖穿着睡衣,非要拉着自己去郊游。

郊游的小树林里,自己把苗心颖给抱住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苗心颖突然间变成了刘姗姗,刘姗姗很得意的把陈阳给逆推了。

"小帅哥,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苗心颖你就别想了,她有男友了,来啊,快活啊。"

刘姗姗一边说一边动,然后……

陈阳猛的睁开眼,才发现天已经亮了,然后,毛毯脏了一片。

"上学去,我不再是屌丝了!"陈阳洗刷吃饭,背着书包到了路口。

他习惯性的要走着去,不过一想,自己已经是不差钱的人了,还走什么啊!直接打车就是了。

陈阳招了一辆出租车,到了腾阳二中门口。

陈阳下车的时候,就看到杨蝎带着十几个小弟,正站在对面,检查来往的学生。

"草,这傻逼还真来学校门口堵我了。"陈阳皱着眉头,他生怕苗心颖会受伤,就拿出手机,给黑头打了个电话。

"黑头,有一波人堵在我学校门口,他们还威胁我一个好朋友,带头的人脸上纹着一个蝎子,你能不能让他们别再来学校了,也别再找我同学麻烦了。"陈阳开口说。

黑头说道;"好,我来处理。"

电话挂掉。

也就三分钟左右。

杨蝎接了一个电话,随后他就带着小弟离开了。

陈阳松了口气,他自信的回到教室里。

没多久,苗心颖背着书包快速的进来,她穿着简约的花布裙子,两条腿又圆又白。

陈阳想到昨天苗心颖和那个男人约会的场景,心里有点难受,不过他还是忍不住想去和苗心颖说话。

"苗心颖,今天没有人骚扰你了吧。"陈阳主动的邀功,他觉得,自己现在有机会追上这个青梅竹马的校花了。

苗心颖坐下来,她朝着陈阳说:"咦?你也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陈阳奇怪。

苗心颖把课本拿起来,说道:"就是那伙要债的人啊。我昨天晚上遇到一个初中时候的同学,你也认识,就是孔一彬,他在不远处的高职念书,混的可好了,我就说有一伙人在学校里堵我,孔一彬说他解决,这不,那伙要债的就不敢来了。"

"不是,和孔一彬没关系,是我把那些人打发走的。"陈阳赶紧说。

苗心颖不屑的翻了个白眼,"行了,看书吧,你这么没用,还是好好读书,争取考一个二本,以后也能找个安稳的工作,不然你就真的成废物了,快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