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完结版精彩阅读《嫡长女她又美又飒》最新章节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完结版精彩阅读《嫡长女她又美又飒》最新章节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是目前最火的一本小说,小说的主角为白卿言萧容衍,这本书作为作者千桦尽落的最新力作,给我们带来了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小说简介:瞅着白卿言精神状态不好,春妍不免忧心:姑娘怎么没有叫人伺候就起身了?”什么时辰了?”未时了。”春妍将床榻两侧的帐子收了起来,姑娘要不要用点鸡丝粥?小厨房里方妈妈一直用小火煨着,那香味儿可馋坏人了。&rd......

完结版虐恋文《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由著名作者“千桦尽落”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卿言萧容衍、白卿言萧容衍,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值得细细品读。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瞅着白卿言精神状态不好,春妍不免忧心:“姑娘怎么没有叫人伺候就起身了?”

“什么时辰了?”

“未时了。”春妍将床榻两侧的帐子收了起来,“姑娘要不要用点鸡丝粥?小厨房里方妈妈一直用小火煨着,那香味儿可馋坏人了。”

她拢了拢披风:“伺候我起身吧。”

随着一声“大姑娘起了”,刚还安静的院落,很快热闹起来,扫雪的扫雪,备水的备水。

很快,伺候洗漱的丫鬟们捧着漱口水、痰盂、铜盆、巾帕规矩立在房檐下立成一排,春妍这才让人挑帘,带着丫鬟们鱼贯而入。

春桃回清辉院,听说大姑娘起了,忙拍了拍身上的雪,打帘儿进门伺候。见白卿言一身素白色绣菱花纹袄裙披着白狐大氅要出门样子,春桃疾步上前忙着给白卿言系大氅。

“外面雪正大呢,姑娘您还病着,这是要去哪儿?”

“去看看祖母。”

春桃欲言又止,侍奉白卿言穿好大氅,从炭盆里取了烧的正旺的炭火装进手炉里,她知道他们家大姑娘一向主意正她磨破嘴皮子怕也不顶用。

接过春桃递来的手炉揣在怀中,她吩咐道:“一会儿我和祖母身边不用你伺候,你避开人,亲自去一趟前院,让卢平护院过半个时辰在后院假山旁的回廊等着我,我有事吩咐他。”

“是!”春桃应声。

她走了两步,攥紧了手炉回头瞅着正收拾衣箱,目前对她还算忠心的春妍,道:“春妍,让青竹酉时过来找我。”

算时间,此时恐白家男儿已经尽损,可……既然老天爷让她重新回来了,白卿言还是想要拼尽全力一试,万一能保住哪怕一个呢?!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哎!我收拾完衣笼就去找沈姑娘!”春妍爽朗道。

雪还未停,她一路踩着雪过来,在长寿院外扫雪的小丫头机灵,老远看到她就进院子里禀报。

这白卿言人还没到院子门口,祖母身边的蒋嬷嬷就赶忙迎了出来。

“大姐儿,雪还未停您怎么来了?”蒋嬷嬷撑着伞和一众丫鬟疾步走到白卿言面前,动作自然拿过丫鬟手里捧的新手炉换了白卿言手中半凉的手炉,亲自为白卿言撑伞。

白卿言当年被刺中腹部落水,留下了病根格外畏寒,全府上下无人不知。

蒋嬷嬷七岁便在祖母身边伺候,一生未嫁,后来祖母西去蒋嬷嬷没过多久就吞金殉主,可见忠心。

“嬷嬷……”她一边和蒋嬷嬷往长寿院走,一边问,“祖母午睡醒了吗?”

“大长公主醒了,正礼佛求佛祖保佑国公爷和世子爷一行平安凯旋。”

“祖母近日身子可好?”

“大姐儿放心,大长公主身子有太医院院判照料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将近年关国公爷、世子爷和哥儿他们没回来,大长公主睡得有些不好罢了。”蒋嬷嬷说。

她点了点头先进了暖阁整理身上的衣裳,蒋嬷嬷有条不紊吩咐人给白卿言换沾了雪的鞋袜,拿热给她净手。

“嬷嬷,您先别忙,我有话和您说。”她解开披风递给春桃,在火盆旁坐下,“你们都先下去吧……”

蒋嬷嬷是个精明人,知道白卿言有话要说静静站在一旁。

“嬷嬷,南疆有消息传来……”

蒋嬷嬷屏住呼吸,有了不好的预感,面色不大好看:“是不是国公爷……”

她凝视着火盆,伸出手烤了烤,沉吟了片刻道:“劳烦您,把上次太后赐给祖母的救命良药拿出来备着,另外再准备些参片。”

蒋嬷嬷点头,面无血色。

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白卿言回头朝雕花木窗外看去,竟是积雪压断了树枝。

她冰凉的指尖收紧,抿了抿唇:“再让人拿着祖母的名帖,请黄太医过来候着。”

“大姐儿,其实这段时间大长公主总睡不好,隐隐有了预感!”蒋嬷嬷眼眶泛红,“大长公主一向刚强,不至于请太医过来,大长公主撑得住。”

“嬷嬷,还是请太医过来吧。”白卿言垂着眼,眸底已有泪光。

祖母刚不刚强撑不撑得住,她上辈子已经知道了。

这辈子,她太害怕失去亲人,她知道以祖母的睿智程度,即便是她托借梦境之说怕是也能猜出一二来,她必须做好万全准备。

“莫不是……世子爷也出了事?”蒋嬷嬷扶住门框,腿差点儿软下去。

蒋嬷嬷口中的世子爷,就是白卿言的父亲,大长公主的嫡子。

她看向蒋嬷嬷,眼眶湿红,脊背却挺得直直的:“嬷嬷不是外人,我不怕和嬷嬷透底,以后恐怕……整个白家都要指望祖母了。这事您心里有数就好,确切的朝廷战报传回来之前,我打算假借梦境之说让祖母提前有个准备,祖母还要靠嬷嬷照顾,您可千万要撑住了。”

蒋嬷嬷只觉脑子嗡嗡直响,一身的虚汗,她点了点头自知事情轻重,大姐儿一个孩子都能撑住,她诡谲的宫廷生涯都撑过来了,没道理还不如个孩子。

蒋嬷嬷打起精神,忙让人带了大长公主的请帖去请黄太医。

她在偏房暖了暖身子驱散了身上的寒气,估摸着黄太医差不多要到了,这才让蒋嬷嬷去禀报她来了。

“阿宝,你身子不好,怎么还冒雪来了?”

大长公主一看到白卿言便嗔了一句,话里虽然责怪,可大长公主还是如常伸手拉过白卿言摸了摸,见她手还算暖和这才缓和了脸色。

再见祖母,听祖母唤她乳名,白卿言只觉真若隔世……

她忍着喉头的哽咽,开口道:“祖母我就是想你了。”

大长公主看着白卿言这孩子气的模样,佯装生气用手指点了点白卿言的额头,把人搂在怀里,又摸了摸白卿言的手凉不凉,慈祥道:“再过一个时辰宫廷画师可就要到了,别人都在闺阁里拾掇自己,偏你往祖母这里跑!”

明日镇国公府二姑娘出阁,这是镇国公府第一位出嫁的姑娘,祖母专程请了几位宫廷画师,要给她们姐妹们画丹青。

真实抱着大长公主,闻到大长公主身上的檀香气息,她越发的难过,生怕这个消息说出来还是和上一世一般的结果。

见蒋嬷嬷打着帘子进来,对她点头,她知道黄太医已经到了,门口的人蒋嬷嬷也支开了。

“祖母……”她仰头看着大长公主,“我今天中午做了个梦,梦见祖父、父亲、各位叔叔、兄弟,都没有能从南疆回来,祖母您受不了刺激病倒了,又有人诬告我们白家通敌,我白家所剩皆为女子,没有祖母的保护只能任人鱼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