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锦玉良姝小说完整版 [古代言情]沈玉珠李寰郡在线阅读

锦玉良姝小说完整版 [古代言情]沈玉珠李寰郡在线阅读

主角叫沈玉珠李寰郡的小说叫做《锦玉良姝》,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时光未晚请新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入夜,丞相府的马车停在一处京城权贵常出入之地,京城第一酒楼。厢房里,酒桌围满便服朝臣。沈玉珠连同沈玉珊被示意入座,不消片刻,沈恒之便与十来位官吏洽谈官场。酒过三巡,歌舞伎上场。沈恒之谈吐间,颇有官场不利的话脚,她虽不太懂朝堂之事,可偶尔几句大女儿未曾有婚配,也懂了他的意思。一时心情压抑,她便寻了个不......

第5章 上门提亲

将各色神情尽收眼底,沈玉珠略微垂眸。

纤长玉指摸到袖中的温热玉扳指,她唇角微微翘起,一个从未敢在任何人面前显露的清冷笑意,如拨开白雾后的一抹黑暗般,峥嵘初露。

父亲见谅,玉珠身体不适才来晚了些,想必江大人大度,不会计较此等小事。

会客堂陡然一阵寂静。

沈恒之一时愕然,紧接着脸色更加难看,沈玉珠轻描淡写一句话,江勐听着险些被气吐血,连江铭也脸色铁青。

可若要追究反倒掉了身份,毕竟都被夸了大度。

这时,陈柳烟冷眼盯着她,冷笑着道:此言差矣,饶是江侍郎与江公.子乃是胸襟宽广之人,你也不能凭此让两位宽恕你的不是,沈家的规矩可不是这样教导的,还不快向二位赔不是?

沈玉珠却投眸看向江铭,勾唇一笑百媚生,迷得他乍然没了脾气。

咳,既然是玉珠小姐的身体不适导致的,此事就罢了,玉珠小姐还要注意身体,养好身子才是。从沈小姐改成玉珠小姐,江铭眼神火热之至。

江勐冷眼看着,不轻不重地冷哼了一声。

陈柳烟反倒成了小题大做,一时再寻不到缝儿插上两刀,脸色阴沉而又不甘心,遂发觉,今日沈玉珠与往日那副怯弱极好欺负羞辱的模样简直大相径庭。

不够!

沈玉珠眼眸微微一眯,捏着袖中的玉扳指因用力过度而颤了颤,有了这枚扳指,痛苦强烈叫嚣着,让那个女人吃一点小嘴亏还不够,她还有更多想要做的报复之心还没能施还回去!

小女不懂事,江侍郎莫见怪。

沈恒之皱眉,瞥了沈玉珠一眼,隐下眸低的厌恶,淡淡道:玉珠,好好陪江铭公子四处逛逛,熟悉一下环境。

轻轻放下茶盏,沈玉珠眼带笑意地看着他。

父亲,玉珠身体不适,怕是会招待不周到,妹妹玉珊一度仰慕江公.子才华,玉珠这就寻她来陪江公.子好生一叙。沈玉珠软硬不吃,把沈玉珊推了出来。

沈恒之的眉头彻底皱成一团,脸色更加冷沉,怒道:江铭公子是你日后的夫婿,要玉珊来何用?你且与他好好培养感情就是。

玉珠与江公.子不过见过一面,未来夫婿怕是遥不可及。沈玉珠铮铮不让。

沈恒之陡然一怒,我说是就是,让你与江公.子订下婚约,嫁进江侍郎府,是为你着想,定不会委屈了你。

这福分玉珠无福享受,亦不敢享受。

利用她的婚姻大事拉拢工部势力,这就是所谓的为她所想?令人作呕的说辞,诓骗外人勉强还行得通。

混账东西!

沈恒之盛怒地扫掉桌上的茶盏,一脸阴霾与暴怒交织的神色,暴跳如雷地道:你敢忤逆我的命令?

沈玉珠掀眸,眸色冰冷的从容一笑:女儿福薄,受不起父亲的心意。

沈恒之气的浑身都在哆嗦。

他的大女儿是如何有这般强势的一面,他竟不知!

老爷,睿王来访!管家急急一报。

话落,已是有一阵唢呐声隐隐响起,沈恒之眉头一皱,猛地起身前去相迎。

府邸外,红绫翻飞礼箱无数,八米宽的街被一支整齐喜庆的长龙队伍据满,唢呐声冲天引得无数老百姓围观。

人前有一男人风姿卓越,一袭段蓝色锦衣,玉冠金带,气质清净清冷出尘,他翻身下马,踩着绝对风华从容的步履走来。

微臣不知王爷会突然来府造访有失远迎,王爷恕罪。

沈恒之弯腰垂头行礼,连同江勐父子与陈柳烟亦恭恭敬敬。

沈玉珠也略行见礼,只见李寰郡等沈恒之行完礼,视线轻扫她而过,她缓缓握紧袖中的玉扳指,便听见他轻笑道:本王今日来求取贵府小姐,丞相无需这般多礼。

求、求娶?沈恒之一脸愕然。

不止他,连江家父子以及在丞相府门口围观的老百姓,皆发出一声唏嘘。

沈恒之略一思索,扶袖道:王爷先请。

聘礼摆满一条街,消息很快传开,李寰郡撩起衣袍,徐步被请到丞相府的会客堂。

沈玉珠亦步亦趋,回到会客堂,却发现沈玉珊竟打扮的光鲜亮丽出现在堂内搔首弄姿,她冷冷一笑入了座。

不知是微臣府里哪个女儿得了王爷的赏识?

沈恒之命人奉茶后,便将江勐父子干撂在一旁,毕竟江侍郎不过只是工部副官,若不是工部尚书与他有着嫌隙,江勐他还不看在眼里。

李寰郡淡然一笑,清亮的黝黑瞳眸落在沈玉珠身上,徐徐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本王赏识玉珠小姐的温雅之美,听闻玉珠小姐尚未有婚约,嫁于本王当王妃正好,沈大人觉得此桩喜事如何?

沈恒之自然不敢说不好,惊疑地皱眉瞥一眼沈玉珠,突然之间似乎明白她今日的强势原来是李寰郡在给她撑腰,只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她是怎么做到的勾搭上了这位不好惹的主儿?

沈恒之气闷,李寰郡可不是个好掌控的主儿,他略一思索,假装可惜地叹了口气,神色痛苦地道:王爷乃尊贵之躯,文韬武略,玉珠无才无德,能让王爷赏识是她的福分,可玉珠已有心仪之人,怕是小女配不上王爷,臣也不忍心当恶人擅自替她做主棒打鸳鸯。

江铭适时地挺直腰板。

沈玉珠静静喝着茶,接到沈恒之的冷眼警告,冷笑着不语。

以爱之名倒是把自己摘得干净,既不得罪人又委婉拒绝了李寰郡,不愧是能在朝堂中混了多年而不倒的老狐狸。

江勐脸色好看了许些,她眼神淡淡一扫,看见沈玉珊和陈柳烟母女盯着李寰郡的眼神甚是火热。

王爷,请品茶,这是玉珊亲自斟的。沈玉珊擅自插话,为李寰郡奉上茶水。

那腰肢柔软如柳枝,那媚眼,抛得那叫一个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