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温瑜魏元州小说《养个官人做宰相》免费读

温瑜魏元州小说《养个官人做宰相》免费读

《养个官人做宰相》是作者阿简最近创作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养个官人做宰相》精彩节选:哟,三爷来了!看到魏元州,温瑜笑眯眯地朝他挥挥手打招呼,你好啊!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可在魏元州这小白脸面前全是扯淡。只见他几个大步就跨了上来,伸手就要揪温瑜的领子,被她一个轻巧闪身躲过了。没抓到人,却丝毫不影响魏元州的发挥,甚至更加怒火冲天,指着她的鼻子就破口大骂。你这个贱人,快把小青交出来!温瑜......

第12章 合计合计

刘妈妈在面对破坏她家姑娘婚姻的小三时,特别铁面无私,雷厉风行。

小青姑娘被抓去厨房,什么粗活累活都一股脑的全派给她,由刘妈妈亲自监督,偷不了半分懒。

而唯一能拯救小青姑娘于水火的魏元州,被元宝小哥看得牢牢的,但凡是魏元州有一丁点懈怠的苗头,元宝就抱住腿半是哀求,半是威胁的提醒。

大家兢兢业业的各司其职,终于换得温瑜后院安稳,能静下心来琢磨生财发展之道。

经过这段时间以来的考察,温瑜发现她所处的这个地方不南不北,一年能产两季粮食,分别是春水稻和冬小麦。

这青山村依山傍水,旱地种小麦和一些蔬菜,几十亩水田就种水稻,分工明确。

介于这种地理环境,温瑜把已知的历史想了个遍,也没能找出跟这大夏朝国都相似的朝代,不知道穿越到了哪个平行时空,彻底死了穿回去的心。

温瑜这几天一直在田间地头转,农户都在给冬小麦追春肥,小麦过了一个冬天面黄肌瘦的,看也知道粮食产量高不起来。

五叔,这麦子长成这样,明显是肥料不足啊!温瑜站在田埂间跟何五说话。

何五一声叹气:谁说不是呢!可村民们连肚子都吃不饱,哪儿还有粮食喂猪养鸡呢?光靠家里几口人,这肥都是存了近一年的了。

他说得相当隐晦,但温瑜却明白他的意思,她前几天还在村里碰到一个孩子,因为把大号上在了外面,被娘追着打的。

不久谷子也要下种了,水田里怎么办?温瑜又望着河岸边的水田问道。

何五无奈地回答:有的佃户会专门留一点,实在没有的,就只能将就着先下种,后面存下来了再追肥。

温瑜忍不住扶额,谁能想到,她首要解决的事情,竟然是肥料问题?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温瑜自言自语了一句,抿了抿唇说道。

何五皱着眉头为难地说道,村里就养着一头牛,鸡粪我们也是仔细收了的,可也经不住全村分的。

所以,我们更要沤肥了。温瑜说道。

沤肥?何五不解地看着她,什么沤肥?

你让人挖一个大坑,把一些草皮苔藓什么的叠放在里面,那些要存起来的牛粪鸡粪,剩下来的食物残渣,泔水,洗脚水,乱七八糟的都一股脑地倒在一起。时间久了,里面的东西就会自动发酵,然后变成肥料。

温瑜说得很详细。

这这样真的能行?

何五不太相信,他主要是心疼拿去做底肥的牛粪,万一沤不出来肥,还把底肥搭上了。

你信我,绝对能行的。温瑜很坚定,你马上传下去,让家家户户都动起来,不久就要插秧了,时间不等人。

何五还是半信半疑,可温瑜才是东家,她坚持,他就只能照办。

温瑜看着那几十亩空着的水田就心疼,要是这些田里先长一季麦子多好。

五叔啊,你把你们这里种水稻的方法给我说一说,特别是什么季节下种,什么季节收割,都仔仔细细地跟我说一遍。

她要了解这里粮食的生长周期,看看能不能像前世生长的西南山村那样,头一年先把水田做旱田种小麦,在第二年的清明时节,才又撒谷种,等秧苗长起来,芒种季节收完上一年的麦子后,再耕田蓄水插秧。

这样一来,那几十亩水田,就能出产两季粮食,而且经过了上一季的种植,田里的土壤也会更加肥沃,利于农作物生长。

温瑜初来乍到,但幸好现在是春天,能经历一整年的农事,她已经准备好按照二十四节气来记载,看看这里的人是如何种田的,也顺便记录气候变化。

顺利的话,明年就能拨出试验田来了。

无论什么年代,都得要先解决吃粮问题。

这几天,魏元州在元宝的督促下兢兢业业的读书学习,小青也没多余心思作妖。后院安稳,温瑜就决定进城去看看名下仅剩下的那两间没进项的铺子。

天刚麻麻亮,由何五的儿子何平赶着骡车,载着温瑜和立夏出了青山村,骡车中午过后进了城门。

我们直接往铺子那边去,顺路找个地方吃饭。温瑜吩咐何平。

何平管着庄子上的采买,对京都的道路很熟悉,温瑜报了地址,骡车吱吱呀呀地冲着祥和里就去了。

然后,温瑜对着两间破败门楼,杂草丛生,胜似鬼屋的铺子望而兴叹。

这还能救回来吗?温瑜瞪着大眼,失望的自言自语。

能!何平斩钉截铁地回答。

温瑜惊讶地转头看着他。

何平无比认真,地基是现成的,重新修缮起来不难!大娘子要想把铺子开起来,本来就是从头开始。

温瑜醍醐灌顶,立刻又雄心勃勃起来,叉腰说道。

说的没错,就是从头开始!我们找个客栈住下来,好好合计合计!

原身没有多少关于京城里的记忆,温瑜要开铺子做生意,就得从头考察市场。

何平跟立夏对京城都算熟悉,找了间有名的客栈住了下来。吃过午饭,何平去联系修缮铺子的事,温瑜带着立夏在城里逛起来。

这个不知名的大夏朝,国力强盛,政通人和,政治也开明,不像封建社会里的其他朝代那样歧视商业。

京城里商铺林立,街头小巷到处都是做生意的人,街市热闹交易也很公平,很适合做生意。

这种情景,让温瑜安心又高兴,她仔细看过了,不少商铺都有女子当掌柜的,等将来她做生意了也不至于太跌人眼镜。

老天爷总算给她留了一条路。

在京城里停留了三天,温瑜在立夏的带领下去了最繁华的几条街市,得知其中有她的陪嫁铺子,气得温瑜把魏元州的祖宗十八代拎出来骂了一通。

何平动作很快,第二天就找到了修缮房子的匠人,又回到青山村带出来十来个人帮忙。

没想到一同来的还有个元宝。

一见到温瑜,元宝就扑在地上哭起来。

大娘子刚走,二爷就来庄子上把三爷给接回国公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