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九王专宠神医妃》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九王专宠神医妃》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九王专宠神医妃沈云卿幕羽辰完整版在线阅读,作者“九王专宠神”,《九王专宠神医妃》沈云卿幕羽辰是现在正在热推的小说,受广大读者追捧,喜欢《九王专宠神医妃》沈云卿幕羽辰这本书的朋友们可以了解一下~小雪啊,从今往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吧!沈云月见雪鼬实在可爱,便将手指伸进笼子里,想要摸一摸那柔软的雪白绒毛。然而,贪吃嘴却没这么配合了。它立即弓起身子哈了一口气,一双葡萄似的圆咕噜眼珠子横了起来,露出几分凶意。哟呵,你吃了我的糕点还对我凶!沈云月顿生不满,打开笼子门就伸了手进去,强硬撸毛。啊&mdash......

第13章 暗流涌动

饭厅里,沈长青与几个姨娘都到齐了,一直病着的沈云月瞧着也康健了许多,原先肿胀流脓的胳膊也细了不少。

只是屋子里飘散出若有若无的腐烂之气,叫人不能不联想到她的身上。

父亲,各位姨娘,卿儿与妹妹来迟了。

沈云卿将席上众人各异的神色尽收眼底,扶着绫儿坐下:绫儿先前受得伤太重,这些日子又没吃什么补汤,恢复得慢,便是从清卿苑到这饭厅短短的路程,也走得气喘吁吁,还望父亲和各位姨娘宽恕,卿儿先行谢过。

话落,又是规规整整地一个大礼。

倒叫那几个想开口发难的姨娘一时没了由头。

罢了,先吃饭吧。沈长青不是没有听出来沈云卿话里的意思。

没有补汤?

他批了一箱又一箱的补药参汤,还有吩咐下去每日不断的九鸽汤,便是只留了一口气的垂死之人,也早该活蹦乱跳了,这卿儿说话怎生得如此诛心?

我瞧着绫儿这脸色蜡黄蜡黄的,倒真像是没恢复好的,年纪轻轻若是落下了什么病根,今后可不好找夫家。

说话的是花姨娘,两年前刚刚从青楼妓院里赎回来的头牌,狐媚脸水蛇腰,声音如黄莺般婉转动听。

只因着常年周旋于男人之间,说话时尾音微微上扬,像带刺的钩子一般勾得人心里痒痒的。

那双狐狸一样水波漾漾的眼,恰似含情却无情,眼波流转之处要多勾人有多勾人,可奇怪的是,便是如此美人,竟也没能撼动黄氏的地位。

沈云卿眼神落到她的小腹上。

没记错的话,前世在这个时间,她腹中已经有了个男胎,并且很快便会告知沈长青,黄氏百般暗中做手脚竟也没能阻止她生下孩子。

可惜,花姨娘生下孩子后,月子里忽然大出血死了,那个名唤允儿的男孩便自然而然地过继到了黄氏名下。

成为日后沈云月重要的帮手,在幕羽萧登上皇位后位极人臣,说起来,自己的死,很大程度上他也出了一份力。

如今她重生一世,便要将一切扼杀在萌芽之中。

花姨娘放心,卿儿自信医术超群,定会全力帮妹妹调养身子的。沈云卿坐到花姨娘身边,言笑晏晏。

我倒是忘了,卿儿也是神医呢。花姨娘掩唇一笑。

沈云卿没有答话,坐直了身子盯着跟前的饭菜,这么香的饭菜,她和绫儿可好久没吃过了。

开饭吧。沈长青挥了挥手,下人鱼贯而入,各主子身边皆有一名婢子,为其夹菜添汤。

沈云卿因在外头学医长了,运动量大饭量也大,转眼已经添了两碗米饭,身边的绫儿第一碗尚未见底。

卿儿,清卿苑里不是安排了小厨房吗?怎生得像是几辈子没吃过一顿饱饭似的?

花姨娘食量小,是以早早地放下了筷子,见沈云卿风卷残云,忍不住咯咯笑了两声。

圆桌那头,黄氏坐在沈长青右侧,正安静地给沈云月夹着一个鸡腿,看似并不在意这边的动静,耳朵却竖得高高。

娘,我不吃这个。沈云月这半月来日日早晚两顿九鸽汤。

各种珍馐补品隔不了几个时辰便要被黄氏强押着吃下去,早已是不胜腻烦,如今看到这油腻的肉鸡腿,自是不肯吃。

月儿乖,你不吃身子好不了的。黄氏声音有些许哽咽,半是真情,半是做戏。

沈长青闻言动容不已,刚要开口,只听得那头的沈云卿道:花姨娘就别笑卿儿了,我们那个小厨房送来的吃食,只怕比寻常百姓家稍好些。

胡说!我日日命人送来人参和鸽子汤,你倒说没吃的?沈长青重重地将竹著拍在桌上。

登时,所有人停下了动作,不敢再多吃一口。

沈云卿闻言低下了头,眼中迅速蓄满了泪水,再抬头时眼中一时盈盈一片:父亲说是,便是了吧,横竖卿儿和绫儿吃不着,为着父亲开心也该强笑着说吃过了,不然,便当真如旁人所说,便是不孝了。

沈云绫也跟着低下了头去,拉着沈云卿的手道:姐姐别哭了,绫儿年纪小,用不上那些补品,不吃就不吃了吧。

两姐妹话里不似作假,沈长青一时也不敢妄下断言,凌厉地看向身旁的黄氏:东西没发下去?

黄氏两股战战,忙地站起身来,诺诺道:妾身冤枉啊!老爷吩咐下来要给两位小姐的吃食,妾身每一分都下发了去的,可可妾身也不知道为何两位小姐要这般污蔑我!

话音未落,一串眼泪珠子早已顺着面颊落了下来。

倒像是真的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沈长青对黄氏从未有过半分怀疑,如今细看两位女儿,眼中也尽是坦然,若两者都不是,那么

便只能是底下的人瞒天过海,不将主子当主子了。

思及此,沈长青铁青着脸,重新拿起筷子:此事我会查明,先吃饭。

沈云卿暗中递给沈云绫一个安心的眼色,黄氏也重新坐下来,一派坦然大方的做派。

只是细细看去,她一双保养得当的玉手,之间竟有微微颤抖之意。

吃罢晚膳,众位姨娘皆散了去,沈长青叫住了黄氏及沈家三姐妹。

那日卿儿道,不可单听片面之言,今日月儿绫儿身子都将养好了,为父便听你们两方各自的辩解,再来公正裁决,你们可有异议?

沈云月挺直了脊背:月儿相信父亲,定会还月儿一个公道。

她自信是父亲最宠爱的女儿,加之娘也事先告诉过她,让她放心,此事父亲定会偏向她,因此回答得异常爽快。

沈云绫看了一眼沈云卿,惊叹家姐竟如此神机妙算,沈云卿冲她微微一笑,她便像是有了主心骨般地点点头,冲沈长青道:绫儿也没有异议。

很好。沈长青点点头,坐在太师椅上:月儿先说,那日的来龙去脉,同为父讲个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