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简宁希时霄在线阅读-时少,请接招免费全文

简宁希时霄在线阅读-时少,请接招免费全文

《时少,请接招》是本已经完结的总裁豪门小说,这本书是“七夜”所写作品,书中主角为简宁希时霄,主要讲述了:五年后桐城,全国最大的影视基地中心。博雅酒店,107房,简宁希正收拾东西装箱。她在《锦绣年华》剧组的戏份终于杀青。进组六个月了,想到家里那只小蘑菇头整日的催促她回去,简宁希嘴角不自觉的扬笑。把最后一件衣服装进箱子,合好箱盖,手机响了。是唐晓佳打来的——她的闺蜜兼半吊子经纪人。......

第12章 那个男人真的有毒!

简宁希屏息瞪着如冰山般压顶的男人,她又在他眼底看到了熟悉的如野兽般的怒光。

她禁不住一颤,暗恼自己一气之下又做了傻事!

现在要怎么脱身?

思绪凌乱间,男人眼底的怒光忽的一灭,嘴角噙起玩味的冷笑,我是挺闲的,所以,打算干点什么来打发时间。

他什么意思?

简宁希怔愣间,时霄的大手探入她衣底,游刃有余的握紧她软腰,往自己身上一贴。

你干什么!简宁希惊惧的挣扎。

你。时霄痞痞眯眸,轻描淡写。

敢说他闲得没事干,就要勇于承担后果!

有力的身躯将她压得毫无反抗之力,大手携着报复似的力道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游走。

贴上她皮肤的一瞬,似曾相识感又袭上来,她像是一块温软细腻的磁石,一贴上,就让人放不开!

他热情的大手又带起熟悉的酥麻感,窜遍简宁希全身,她迷茫又害怕。

车内弥漫着女人挣扎的惊喘,和男人似被蛊惑了的低闷喘息。

简宁希越是挣扎,就越激起时霄的征服欲。

她勾引白泽不是挺在行?跟他演什么贞洁烈女?

车后变成了一个战场,一场征服与不愿被征服的戏码正激情上演!

一直坐在驾驶室不敢吭声的秦浩如坐针毡,冷汗如雨。

闭紧眼暗暗祈祷:我滴个亲娘诶!他们总裁不会真要在车上给他演活春宫吧?

他可不想事后被他们总裁暗杀!

这女人干什么要不知死活的挑衅阎王呢?

他这边提心吊胆,车后的时霄理智还在。

在身下的女人终于被迫服软,无力再挣扎,而他自己也有些失控时,停了手。

激情还残留在眸底,他推开简宁希,坐直身,满意的微勾唇角理着身上微乱的西服。

简宁希凌乱的从车角坐起,喘息着紧倚车门,防备的盯着他,手在背后偷偷抠车门栓。

锁了。时霄幽幽道,早已洞悉一切。

简宁希:

时霄好笑的瞟着她:你尽管在我面前逞能,期待你下次表现。

简宁希敢怒不敢言,咬紧牙关不吭声。

今天是自己犯蠢,得罪了这只禽兽,决不会再有下次!

你气也出了,我可以走了吗?强势面前,不得不低头。

时霄冷盯着她那张红肿的脸,还透着倔强,真丑!

这副鬼样子,别坏了他的剧。

他诡异的眼神盯得简宁希直发毛,七上八下时,时霄才悠悠转眸,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精致的白色小瓷瓶,往她身上一扔。

简宁希跟见了毒药一样把它往地上一拨,立即迎来时霄要杀人的眼光。

她心口一憋,不服的跟他对看了两秒,马上又识时务的把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捡起来,咬牙切齿的对时霄扯出个假笑。

时霄觑着她忍得发抖的嘴角,心情好了不少。

对前面正从后视镜小心翼翼盯着他们的秦浩递了个眼神。

秦浩立即会意,啪按开了车门锁。

简宁希如获大赦,迅速下车,把车门一甩,豪车得意的扬长而去。

她恨恨瞪着车尾,神经病!

怒扫了眼手里的小瓷瓶,活血散瘀膏几个字无意映入眼帘,她愤怒的脸微怔,这男人什么意思?

她不想明白!

把手里的小瓷瓶用力对车开走的方向砸过去:真是个疯子!喊完就转身冲进酒店。

只不过一种怪怪的感觉开始萦绕在心间。

竟然有点想去把那个该死的瓶子捡回来!

那个男人真的有毒!

到了房间门口,正准备开门进去,有人叫她:简宁希。

简宁希眉头微皱,这声音万分刺耳。

她冷淡的看向朝自己款款走来的女人——季曼柔。

她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一席华丽抹肩红裙,正是她今天戏里穿着扇她巴掌的那身。

季曼柔满脸不屑的停在她面前,眼中有毫不掩饰的尖锐。

通过这几天的几次试探,她确定,简宁希不记得她了,大概是那场变故让她失忆。

所以她没什么好怕的。

今天不好意思了,导演要求,我也没办法。她就是来猫哭耗子的,不会让简宁希好过!

刚刚还看见这个女人从时霄车上下来!

想从她手上把她苦心经营的一切夺走?做梦!

简宁希冷笑了下,季小姐的演技和职业技能有待提高,拍了这么多戏,居然连怎么让机位都不知道,这是我一个十八线都知道的事情。

季曼柔的脸瞬间跨掉,这该死的女人在骂她演技拙劣!

正要发作,房门突的打开,

妈妈!你简以念开心的小脸出现在门口,在看到有不速之客后,笑容一收。

她是听到妈妈的声音才来开门的,没想却看到个巫婆一样的女人。

季曼柔惊愕的瞪着面前的小女孩,这是简宁希的孩子?

她怎么又蹦出来个孩子?

这丫头怎么跟时霄这么像?

季曼柔色变的脸让简宁希没法不警惕,心口一阵乱蹦。

小念一直是以经纪人孩子的身份跟在她身边,就为了让小念不被娱乐圈的琐事打扰。

现在让季曼柔看到小念叫她妈妈,会不会给小念带来麻烦?

简宁希正要让小念先进屋,季曼柔就笑着抚上简以念的头,小丫头真可爱,你孩子?话间,眸底闪过算计。

她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回神,现在必须确定一件事!

简宁希一惊,本能的要把小念拉开,小丫头已经自己躲到她身后,从她臂侧防备的看着季曼柔,她不喜欢这个女人!

季曼柔对这母女两的反应豪不在意,反正目的已经达到。

笑看简宁希:既然你要陪孩子,我就不打扰了。说完便转了身。

简宁希眸底划过疑虑,赶紧拉着小念进屋,把门关上。

季曼柔从容的迈步在走道,抬头缓缓摊开紧握的手掌,几根细绒的发丝躺在手心。

她嘴角噙起抹冷笑,她要去确认这丫头是不是时霄的孩子!

简宁希,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