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从此霓虹是深渊景如声景栩小说(完整版)阅读

从此霓虹是深渊景如声景栩小说(完整版)阅读

独家小说《从此霓虹是深渊》由芭了芭蕉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景如声景栩,书中主要讲述了:他的手扯住了我的衣领开始用力撕,夏天的衣服很单薄,我听到了衣物被撕裂的声音。胖子急不可耐的大脑袋在我眼前晃悠,他用他的腿压住我,我动都不动不了。他撕了我的衣服开始脱衣服,我看了他白花花的肉。忽然,有人敲门,一个医生探进头来:这里是医院,搞这么大动静!胖子悻悻地从我的身上爬下来,我赶紧起身把衣服拉好。......

第13章 换一种方法

我转身拔脚就跑,孙怡忻她们应该跑的没我快。

可是,却是几个男生追我,他们腿长步子大,很快就追到了我按着我的肩膀把我给拖住了。

孙怡忻她们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景如声,你想跑?门都没有,先带走带走!

我拼命挣扎,其实校门口有很多人,可是他们就当做没看见一样。

对于校园暴力,大多数人都采取装聋作哑的态度。

我被他们推搡着来到学校后面的一个没有屋顶的房子里,这里原来是施工场地,后来烂尾了就废弃了。

几个押着我的男生把我推搡在地上,李雪立刻把门给关起来了,用后背抵着门。

孙怡忻慢慢推出裁纸刀的刀片,一步一步向我走过来。

景如声,你吃过生鱼片吧,等会我就用这刀把你漂亮的小脸蛋像切生鱼片一样一片一片切下来!

我往墙角里缩,我不确定孙怡忻是吓唬我还是真的会这样做。

我越害怕她越兴奋,她张嘴大笑:景如声,你很害怕?要不然这样,你的小脸蛋也可以保住,你不是床上功夫很厉害吗?你跟我们这几个帅哥做了,让我们见识一下你有多厉害,我们就放你走好不好?

刚好我避孕套还带了。一个男生从口袋里拽出一只套套:瞧,还是紫色的。

我也带了我也带了。满脸痘痘的男生也拽出一只:我的是粉红色的。

其中一个不怀好意地一边笑着一边把套套放进嘴边开始吹气,很快把它吹的鼓鼓的。

哇,弹性好好啊!他拿到我面前用手指头弹了一下,变成气球的套套撞到了我的脸:这么大一只,多大的尺寸都能塞进去啊!

孙怡忻很感兴趣地问我:那个大叔的尺寸怎么样,有没有胡大勇的尺寸大?

掏出来让景如声分辨一下呗!有人起哄。

是啊是啊,掏出来。

我又害怕又惶恐,他们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混世魔王,仗着家里有权有势的,或者有的就干脆做他们的舔狗为虎作伥,在学校里搞的乌烟瘴气。

别,我没有惹到你们...我声音都被卡在喉咙里,想发声都发不出。

什么?景如声你说什么?他们扯着嗓子。

你瞧她小猫咪的样子,肯定男人们最喜欢啦!

说的我都硬了...胡大勇摸了摸他鼓鼓囊囊的裤裆,我赶紧扭过头。

你就掏出来,她就是一个婊子,万人骑的也不多你一个..

要不我们一起上?

那行,你脱我就脱!

哎你们等一会,我拿手机拍下来。孙怡忻的声音:放心,我只拍你们的屁股不拍脸。

拍景如声的脸,让她的金主都瞧瞧她值不值那么名贵的项链。

那些男生真的在脱裤子,我听到孙怡忻和李雪的尖叫声:哇撒!

她们又有点兴奋的声音:胡大勇你屁股上有个胎记啊!

我似乎都闻到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和极重的体味。

脱,脱景如声的衣服!孙怡忻兴奋到变调的声音:把她脱光!

男生在扯我的衣服,我拼命挣扎,还好今天我穿的是高领他们一时扯不开。

我不敢睁眼,因为他们的裤子都脱了一半,我只要一睁眼就能看到令我恶心的东西。

孙怡忻他们过来帮忙一起扯我的衣服,纵然是铁做的也经不起他们这样撕扯。

很快,我的衣服被撕成了好几片,我用手挡着胸口。

男生更兴奋了:她的胸好大!

不大怎么能勾引金主!

你们够了!我终于吼出来了,声音破碎又撕裂:你们还是学生吗?你们是魔鬼!你们放开我,不然我会报警,我哥哥也不会放过你!

你还有哥哥?是金主吧!他们嗤笑。

跟她说那么多干嘛?裤子都脱了还不做?孙怡忻不耐烦地道。

胡大勇率先扑过来,他的手向我的胸口探过来。

我要脱身,他们真的会胡来的。

我在胡大勇的肩膀上用力咬了一口,他吃痛身体一抖就倒了下去,然后撞倒了在他身后排队的痘痘脸。

趁他们人仰马翻的我飞快地撞开他们往门口冲去,李雪凑过来看热闹没有堵住门口了,我拉开门就冲了出去。

别让她跑了!孙怡忻在喊。

我发疯一般地跑,估计那些男生在后面提裤子没追上来。

但是,我跑得太快了没留意脚下有块石头,我被石头给绊倒了,爬起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追上来了。

我第一次这么怕,这么惶恐。

一个星期之前我已经被羞辱过一次了,我不想再来第二次。

他们的脚步声渐近:哈,景如声,你跑啊,跑啊...

我绝望地抬头,看到一辆车停在路边,有个高个子的男人正靠在车边吸烟。

我向他伸出手:先生,求你救我!

我的手刚伸出来就被孙怡忻给踩住了,她还狠狠地碾了几下:让你跑,让你跑!装什么清纯,不就是嫌胡大勇他们没钱?你给有钱人搞就能搞,安抚一下同学都不行?

孙怡忻。我真的不想哭,我强忍着眼泪不让它流下来:你够了!

景如声, 你不是自视过高吗,你不是很高傲吗?你不是眼睛长在头顶上吗,你不是天天豪车接送吗?你现在这个德行看看你那些金主来不来救你?

李雪走过来扯我的耳朵,我的耳朵要被她给扯掉了。

喂你们,就在这里做!反正也没人。

那个人不是人啊!

我无力地趴在地上,忽然听到了脚步声,刚才在车边吸烟的年轻男人向我们走过来,一直走到我的面前才停住,丢下手里没吸完的烟蒂。

他说话了:你们在搞什么?哪个学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