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曾以情深赋流年全文免费免费在线阅读

曾以情深赋流年全文免费免费在线阅读

以主人公谷雨易远臻、谷雨易远臻的独特视角展开故事情节的小说,叫做《曾以情深赋流年》,由网络红文写手“八九”独家创作。易远臻凑近,扣住她的侧脸,低头吻上:因为这场婚姻是我开始的,结束游戏,必须是我。车子终于停下,易远臻一路拖着她,将她拖上楼梯,拖进卧室,丢在地毯上,随手将门落了锁,然后利落地脱掉外套,扯掉领带,接着干脆一把扯开衬衫,水晶纽扣劈里啪啦地掉在地毯上。这种暗示太过残忍。她从地上爬起,却被他扯了回来,圆形的......

第12章 你不知那里的规矩吗

没有备注,但那几个数字已经印在她心里。

将纸条折好,谷雨放进背包的最里层。

既然易远臻有意隐瞒,她便审时度势,收拾好行李,匆匆离开易家。

回到家,进门,却见易远臻正坐在沙发处,手指端着一杯红酒,沉寂的黑眸若无其事地看着她。

她吓了一跳,才上午十点,他怎么回来这么早?

昨晚去哪了?

不是你送我去爸妈家的吗,谷雨极少撒谎,声音微颤,在那住了一晚,怎么还要报备吗?

易远臻没再继续问下去,只坐在那,眼睛却是看着她的。

兴许是说谎,谷雨只觉被他看得脊背发凉,尤其他一言不发的样子,

没什么事,我先回房了。她转身上楼,

易远臻一个人独坐在客厅里,目光胶在她离去之处,尽管面上风平浪静,但握紧酒杯的手隐约可现跳动的青筋。

掏出手机,打开视频,里面充斥着男人的淫笑和女人的哭泣。

他一饮而尽,仿佛如地狱鬼魅一般。

房中,

谷雨还没从他狠厉的目光里缓过神,床头边有一包香烟,是易远臻留下的,鬼使神差,抽出一根。

这是她第一次抽烟,夹着香烟的纤指竟微微颤栗着,从这一大早开始,她就心绪不宁,蜷下身,孤影颤抖地吸了一口,却被烟气呛得咳嗽,不好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再后来,尼古丁竟令她慢慢平静,闭着眼睛,她努力忘记昨晚发生的一切,到最后,只有宁修远的样子。

那个时候,她看着他,慢慢凑上了自己的唇,鬼迷心窍,贴上了他的,掠过的错愕在眼里一蹴而就,他的唇却是柔软而冰冷的。

谷雨睁眼,画面破裂。

眼下父亲被劫持在夜巢,她还没见上邢老板,就差点被人侮辱了,她闷闷地再吸上一口,烟草充斥着胸腔,她无奈地吹呼,去求易远臻?

不,他又会怎么嘲讽她?

可为救父亲,嘲讽算得了什么,但她并不认为易远臻会帮她,他那么恨她,那么仇视她的家世,恨不得想尽各种办法折磨她,他会真心帮她?

她嗤笑着,烟灰灼烫了她的手指,谷雨捻息,从包的夹层里取出那张纸条,她视若珍宝,将它塞进了窗台上的木匣子里,有关他的记忆,却如这些纸条一样零碎着。

手机震响,苏澈的号码,她连忙接通,却没有助听器,只在屏幕上敲击着了两声,那头识趣般的挂断了。

这是她和苏澈联络的惯用方式,短信进入:谷雨,‘时光’有救了。

她一惊,连忙问:什么办法。

——半小时后在‘时光’碰面。

——好。

苏澈终于出现了,他筹到钱了?谷雨赶忙出房,客厅里已空无一人,易远臻什么时候走的?!

他今天有点异常,谷雨皱了眉,但来不及细想,又匆忙赶去‘时光’。

‘时光’被人砸后,她简单处理过,被砸空的玻璃门,此刻只剩了铝制的边框,边框那侧,一记清瘦的背影,白色衬衣,袖子扎在腕处,黑色长裤,纯棉料子,一双球鞋,慵懒随意,却静静地望着墙壁上的彩绘。

宁哥哥?

她以为看错了,在他转身时,两人一同愣怔望着对方。

谷雨。苏澈从里侧走出,见到女人,内疚又愤懑,那群王八羔子,竟把我们的店砸成这样。

货都被他们洗劫空了。谷雨抽回视线,这段时间你到底躲哪去了?

我也是被逼无奈。苏澈懊丧,五十万不是小数目,刚开始我不敢开口跟你提这事,这个店你我都投了不少心血,我不能看着它毁在我手上,但我真的没想到那群人会找上你,更没料到他们会砸店。

所以你的办法?

苏澈一把搂过宁修远,脸上又恢复神彩,他啊!

谷雨一怔,错愕地看着宁修远,

还没跟你介绍。

宁修远。男人却自报名讳,伸出了手,她诧异地看着他的唇,他为什么假装不认识她?

谷雨握上了他的,许久,谷雨。

十六岁以前我在法国读高中,在那个时候认识了阿修,躲债的这段时间里我找遍了所有我认识的人,动用了一切能动用的关系,没想到阿修站出来,愿意自投五十万,帮我们还上这笔债务。

十六岁以前?法国?

她对宁修远的过去,原来一无所知。

我愿意还这笔债务的前提是,我要入股‘时光’。

谷雨怔着,

所以,阿修要和我们一起经营‘时光’。苏澈兴致勃勃,以后就不是我俩单打独斗,都说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他眼前一亮,不不不,什么臭皮匠,应该是三剑客,三剑客

苏澈嘴里囔着,灵光一现,山间可,对,我们的品牌就叫‘山间可’怎样?

谷雨望着他一脸喜色,余光却偷偷打量着在他身侧的男人,那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快到中午,一起去餐厅吃个午餐,我们仨好好商量下,如何?

宁修远未拒绝,三人一同离开。

到了餐厅,苏澈先去点餐,宁修远在谷雨身旁,面上毫无神色,却偷偷在她手心塞了一硬物,她迟疑一看,一枚崭新的助听器。

谷雨戴上,见他找着卡座,她在他对面坐下,

还好吗?男人的声音终于落入耳畔,

宁宁哥哥三字硬是被她逼了回去,新的当然好用。

我是问昨天还好吗?

原来,他都知道的。

谢谢你救了我。她握住眼前的水杯,目光飘了一眼吧台的苏澈,

宁修远顺她视线望去,只是不喜欢过多繁文缛节,解释我们认识。

所以,重新认识你,谷雨。

她便明白,宁哥哥只留在二十岁的谷雨心里,修远,阿修!

早上是你电话?

被你识破了?

宁修远看着她,为什么去你那种地方?

那你呢?

是我先问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