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贺总霸宠再婚妻全文免费阅读贺总霸宠再婚妻顾映雪贺韶晟

贺总霸宠再婚妻全文免费阅读贺总霸宠再婚妻顾映雪贺韶晟

《贺总霸宠再婚妻》是作者六月的雨最新创作的小说,顾映雪贺韶晟是《贺总霸宠再婚妻》的主角,精彩内容不容错过。她被吓的一机灵,差点一下坐到地上。去贺韶晟话说的有气无力,却霸气十足,不容人拒绝:开门。好。她呐呐地声,站起来,有点不知所措。等一下!他随着她站了起来。她停下脚步,回身看着突然叫住她的人:啊?什么。她的话还没说完,贺韶晟已经如影随形的走到了她的身边,苍白冷俊的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温润如海的黑眸里除了......

第1章 孤男寡女

妈妈,你看那是不是爸爸?

顾映雪顺着女儿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老公刘云强和他的助理司小云肩并肩的走进前边的大龙火锅,姿态亲昵。

她还记得上次出差回来忘记带钥匙,去公司找他拿,就看到他们孤男寡女呆在办公室里,姿态暧昧。

当时她的心里就不大舒服,可司小云大大方方的跟她打招呼,她又觉是自己多想了,现在

容不得她不多想。

她拉着女儿紧走几步,跟进了火锅店。

刘云强的小建筑公司人不多,定的是一间有大圆桌的包间。

顾映雪推开包间门的时候,里边一群人正在起哄,司小云和刘云强手臂勾着手臂,笑容甜蜜,靠的极近正在喝交杯酒。

暧昧违和的画面看的她心里一沉。

刘云强的反应很快,看到突然出现的她,立刻收回手臂往旁边挪了挪。

映雪,你怎么来了?

刻意避嫌的动作,让她的心又往下沉了沉。

怎么我不能来吗?她压不住心底蒸腾的怒火,尖酸讽刺:怕我坏了你的好事?

顾映雪,你别无理取闹!刘云强眼神闪躲,放大的分贝掩饰不了他的心虚:大家不过是闹着玩而已。你给我个面子,我们回家慢慢说。

闹着玩?她被刘云强牵强的解释给逗笑了,看着狗皮膏药一样重新黏住他的司小云脸色铁青。

不是司小云伸手挽住刘云强的胳膊,抬头挑衅的迎着她目光,笃定的说:不是闹着玩。我爱他,他也爱我。

司小云的挑衅瞬间激怒了她,刘云强,她爱你,你也爱她?

我刘云强迟疑,不敢回答。

司小云毫不示弱,语调强硬,仿佛她才是正宫娘娘:刘云强,你今天就在这里表个态,是要她,还是要我和肚子里的孩子。

还有孩子?

真相犹如火锅里的热汤兜头泼来,烫的顾映雪理智全无。

臭不要脸的!她抄起手边的东西,一股脑往对面的两人砸过去:老娘

啊!司小云痛苦地尖叫一声,跌坐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护住肚子。

刘云强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

包厢里一片哗然,有人立刻掏出手机来叫救护车,有人过去查看两人的伤情。

小云!刘云强不顾自己有没有受伤,首先去看司小云:你怎么样?

司小云一改刚才的强势夺爱,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云强我好疼

刘云强不在意她身上的溅到的油污,怜惜地把她往怀中揽了揽,抱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轻声哄:别怕,我在,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他俩旁若无人的亲昵刺痛了顾映雪的眼,也让她彻底找回了理智。

刚才她扔完手边的东西,端了火锅就泼过去了,还好千钧一发的时候,有人撞了她一下。

她很清楚火锅根本没有泼到他们身上,司小云是自己摔倒的。

刘云强。她快步追上去,在包间门口拉住他的胳膊,瞥了一眼司小云,问: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刘云强有一瞬的心虚,却很快又被司小云的声音夺去了应付她的最后一丝耐性。

等我把小云送到了医院再说。

现在说。她吼,不松手。

你要我说什么?刘云强不耐的反问她,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般,讽刺的吼叫:说我不想继续帮你养那个父不详的野种吗?

顾映雪僵在原地,连刘云强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原来这个当初信誓旦旦说会照顾她一辈子,会把她的女儿当亲生女儿看的男人,一直是那么看待她女儿的。

顾映雪在一片狼藉的包间站了许久,等她从愤怒与难过之中抽离出来,才感觉到手掌传来一阵钻心的痛。

她低头看去,发现手掌红了一片,手背上还有斑斑点点的油渍——应该是刚才端锅的时候烫的。

他们的事情你们早就知道?

包间里还有刘云强的两个下属没有走,看着她欲言又止。

不需要他们回答,顾映雪也猜到了答案,司小云刚才刚强势示爱,就说明刘云强和司小云根本就没有避讳,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两人的奸情。

前几天刘云强生日,她还故意当着所有人的面和他秀恩爱,这些人当时在心里还指不定怎么笑她。

顾映雪把欲夺眶而出的泪水憋回去,回身牵了女儿就走。

她没走两步,差点和对面走过来的人撞上。

对不起!她慌乱的道了声歉,抬步往左走。

对方跟她作对似的,往她挪动的方向挪动。

如是再三,她火大的抬起头。

逆光之下,男人长身玉立,冷硬深刻的脸英俊,气质温润,沉邃黑眸似笑非笑正注视着她。

她心中一凛,总觉得这人的眉眼熟悉像是在什么时候见过。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和身后过来的人撞到了一起。

顾映雪。

欧阳聪!

两人异口同声叫出对方的名字。

不过前者是欣喜,后者是咬牙切齿。

老同学,好久不见了,真没想到能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顾映雪不等欧阳聪把话说完,慌乱的说完,从两人中间挤过去,几乎是落荒而逃。

男人转身看着顾映雪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小聪,刚才那位是你同学?

嗯。欧阳聪点了下头,他也不明白多年不见,当年的好友对他怎么会是这个态度:大学的时候,我们玩的挺好的,铁哥儿那种。她可能真的是有急事吧!

顾映雪心乱如麻的跑出火锅店,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碰到欧阳聪。

五年了,顾映雪从没想过欧阳聪会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的女儿刚被人骂完野种,女儿的亲生爸爸就出现了,真是天大的讽刺。

前尘往事和今夕新怨在顾映雪心里搅成一团乱麻,连欧阳聪追上来都没注意到。

顾映雪抱着女儿一口气冲到店外,被冷彻的北风一吹,突然冷静了下来。

女儿在摇了摇她的手臂,童稚的声音传来。

妈妈,什么是野种?

她没有回答,看着天空纷纷扬扬的雪花,蹲下去把人抱起来,走进了雪夜里。

顾映雪不想回家,娘家更是她回不去的地方,她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只能去上班的单位。

她是君悦——云珠山酒店的品保部副部长,因为要值夜班,酒店给她安排了值班宿舍。

虽说值班宿舍很简陋,但是也能够让她在找到新住处之前暂住。

第二天顾映雪先把小样送到幼儿园,赶回来上班,刚走到大堂,就听到前台在招呼她。

顾姐,有你的东西。

一大早,谁会给她东西。

她走过去,前台便把东西拿了出来,是两包印着松鼠商标的坚果。

红姐出差回来的时候放这里的,让我转交。还有,八点半一楼大会议室管理层开会。

顾映雪接过坚果,前台凑过来一些,压低声音跟她嘀咕:好像是集团公司派来视察工作的领导到了。紧急会议。

嗯,我知道了,谢谢。

她道了谢离开,刚翻出包包里的手机,瞥了眼时间,手机就响了。

来电显示是刘云强。

昨晚你去哪里了?他用的是质问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