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生叹:凤引九天上玖殿下阅读完整章节

三生叹:凤引九天上玖殿下阅读完整章节

凤知潆文宵是作者上玖殿下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内容主要讲述:我拍拍手说下去:然后肯定是你爹没同意啊,你爹当年性情高冷,也只有那些不怕死的仙女才会明知你爹冷的像块冰疙瘩,还要往你爹身上贴,不过又过了几百年,我隐约听见有人传扬,说纠缠你爹的那位桃花仙子还不死心,入夜直接潜进你爹的房间,脱了衣服准备侍奉你爹。哇!小不点激动的捂住眼睛,那我爹,岂不是不干净了!我刚欲......

第8章 无关颜面

几位仙伯与神官们见火势已然停歇了下来,这才暗地松了口气。手被他拉住,他拉着我欲要带我进玉清宫,我佯装不解的歪头询问他:嗳,这玉清宫是你的寝宫么?为何与我那凤凰宫,离得这般近?我记得以前,这玉清境就只有我一人在住着。

如今我搬过来陪你,不好么?他轻描淡写的回答着我,这个答案于我来说,有些惊讶,我错愕:啊?可、可你以前不是住在九重天的仙府里么,那是天君赐给你的府邸,你怎能说搬,便搬呢?

他握着我的手,脚步突然顿住。扭头看我,深眸一片温色,知潆,二十八万年了,天君早便羽化了,如今九重天之主,乃是影渊天帝。你,沉睡了太久,有许多事情,都不知晓。大手再攥紧我些,我搬过来陪你,你不开心么?

我怔了一怔,差些被他眼里的柔光给吸引住,浑然一颤,我心虚的咽了两口口水,求之不得呢,你搬过来,也挺好。早些年我便觉得这玉清境太过清冷,你若来陪我,我们还可以常在一起描兵器图,我有什么看不懂的典籍,也可来请教你。不过我咬了咬唇,装作委屈道:既然你搬了过来,那我也正好有一事相求。

他压沉了声,低低问道:嗯,什么事?

我道:就我那凤凰宫,我昨儿回去的时候,发现屋顶塌了,住是肯定没法子住了。既然此处是你的府邸,我想,可不可以,蹭蹭你的住处,暂住一段时日,等我那仙府修缮完毕了,我再搬回去。

他想也未想,便回答道:凤凰宫已经有三千年未曾整修了,你先在我这里住下,我回去便命人前去修缮。

我点头:哦。只三千年未曾整修,看来,他以前也替我修过宫殿但凤凰宫如何看,也不像是三千年不曾整修过的,里面碎杯子碎玉一片,不晓得的还以为仙家府邸遭了贼。

很有眼色的某白衣神君跟上了我们的步子,不自在的咳了咳,小心问道:那个,帝君不打算介绍一下,这位仙子的身份么?

她不是仙子,她是本帝君的未婚妻,上古凤凰神,凤知潆。

未婚妻?白衣神君与一众仙伯皆是僵了容颜,我听清了这三个字后陡然腿一软,若不是有他的搀扶,我怕是又该丢人的趴下了。

未婚妻?我忙将自己的手从他掌心里抽出来,抽了抽唇角道:文宵你不许乱说,我、怎么会是你的未婚妻呢?我们是老相识不假,可是你我之间清白着呢,你的未婚妻不是那个,那个西昆仑的什么圣母吗?

这家伙又是哪根筋抽了,为何,奇奇怪怪的

那已经是几十万年前的事情了,本帝君如今的未婚妻是你,你许是因为记忆出了错,所以,便忘记了当年天君给你我赐婚的事情了。手重新被他给拢进了掌心中,他低眸深情看着我,一字一句,说的像真的一般。且不说我没有失忆,分明记得我与他,至死还有个心结在,至死他也没给我个好脸色看,是万万不可能答应娶我的。便说那老天君,打我一出现在文宵的身边,就极为看我不顺眼,要他给我和文宵赐婚,简直是白日做梦。

明明是我装失忆挖坑给他跳,倒不想这会子却将自个儿也丢进了坑里他这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么?为何诓着我给他做未婚妻?

哎罢了,未婚妻就未婚妻吧,反正,我也诓他了,就算当他的未婚妻,也只是徒有其名,并无其实。但他宫中还藏着的那个女人,又怎么说?

这男人的心,变得可真快!

想什么来什么,就在我看着他的俊逸容颜发呆神游天外时,我那仇家,上辈子害我与文宵反目为仇的云竹郡主,便很是恰时的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彼时两名侍女拖着已然被烧焦了衣摆,发髻凌乱,满脸脏黑奄奄一息的云竹与她那位狼心狗肺的贴身宫女,匆忙又艰难得的走到了文宵的面前,颤着声惶恐请示道:帝君,女君大人她好像受了伤,整个玉清宫单数上斑斓殿烧的更厉害些,不过幸好女君大人乃是凤凰真神,这才得以逃过一劫,不过那火太厉害,多多少少,还是伤到了女君些许。奴婢们没能保护好女君,请帝君责罚!

瞧着那被烧的焉巴巴的两个女人,我眯了眯眼睛有些嫌弃,堂堂凤凰被烧成了这样?不晓得还以为是只鸡呢!

想老娘前几日被君池他儿子纵锁妖塔内的九阴之火焚烧,也还是坚强的撑了下来,并未似她一般狼狈。小凤凰就是小凤凰,忒是差劲了些!

我这样嫌弃的言语落入那白衣神官的耳中,却是逗得其忍不住噗笑出声。若不是碍于文宵在场,八成会笑的更厉害

文宵见她受伤,目光冷冰冰的,扶她去偏殿,让她清醒清醒。

小宫女懦懦道了句是,随后又问道:那,要不要再取仙丹为女君调养身子?

文宵下意识的用余光扫了眼身边的我,尔后方沉沉吩咐道:命医神来给她看看便是,先带下去吧!

遵旨。

等两名侍女走远了,我才皱眉与他兴师问罪,她,怎么在这里?宫女唤她女君?她何时成了女君?

文宵晓得我这是有心在寻他算账,便抬指为我抚平了眉头,她,救过本帝君,失了自己的命羽,前些年又经历了丧夫丧子之痛,身子不好,所以才请本帝君允诺,留她在玉清宫暂住,便于养伤。至于她承了凤凰族君位,是因为凤凰族上任君主嫁给了天君,一族,不能无首,她修为不错,便承了女君之位。自然,这都是你沉睡的时候所下的决定,你如今已经回来了,若是想考核她一番,也是应该的。

救过你?我有些心冷,虚笑了一声:救命恩人啊,是得报恩,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你是不是该把自己也卖给她了?本神倒是觉得,你这暮南帝君,与那凤族女君,煞是相配!

你他沉了嗓音,刻意又走近了我几分,眼里笑意温浅,私藏了一湾清泉之水,漾人心神,又吃醋了?

我被他话震得不由后退了一步,他居然问我是不是吃醋了,这还是当年的木头桩子么?

我吃什么醋,你少臭美了,就你这样的,有什么醋可让我吃的。

话将说完,这人竟然不要身份不要面子的趁我不备便将我给拦腰抱了起来,身子突然失重,我惶恐的靠在他的怀中,张牙舞爪的挣扎着,你你你你,你干嘛啊!你快放下我,旁人瞧见了不好,丢死人了,你还是帝君呢,传扬出去多没脸面!

他不顾我的挣扎,坚强的抱紧我,带着我大步就往玉清宫内迈,我越挣扎,他臂上的力道就越大,我与她,不可能有些什么。你是我的未婚妻,我抱你,自然无关什么颜面。

一进玉清宫,宫内的宫女与神兵还在忙着收拾被焚的宫殿,来来往往的仙人络绎不绝,而他抱了个女人进玉清宫,自是成为了整个玉清宫内一道亮丽且扎眼的风景线各种怪异目光扫的我浑身皆是不自在,作为一只聪明的凤凰,我当然晓得现在若是再瞎折腾乱挣扎,无疑只会更惹人注意,倒不如先安分些,顺道挡一挡脸,如此被别人传了去,顶多议论最多的,也只是文宵品行不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