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陈凡程雨萌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陈凡程雨萌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冒牌狂少是金鳞写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说,陈凡程雨萌的剧情跌宕起伏。小说精彩章节推荐:陈凡看着他们公司跟大东发展集团的投资合同,这是拉投资,跟他这个小组员无关,是经理该干的事。隔壁卡座的老王道:小陈啊,我要是你,就不回来了,回来也是受辱。前头卡座的小马姐道:可不呢,李蔓就等你回来狐假虎威,炫耀她当上组长,然后折磨你。老王又说道:再说了,这跟大东集团的投资合作,一直都是公司的重点项目,......

第8章 不合作也罢

那个李蔓真不是人,亏她以前刚入职时,我们给她那么多照顾。

对对对。

闫经理更加不是人,陈经理你以前可是咱们销售部的金牌销售,为公司赚了那么多钱,他拿不少提成,结果呢?撬你墙角,太不是人了。那死肥猪,我早恶心他了,若不是为了工作,我真不对付他。

对对对。

大伙儿一个劲的宣泄,都在怒喷闫经理和李蔓的不是。

这让刚走到饭店的闫经理和李蔓听着,那个气道:这些家伙,平常就知道拍马屁,背后一个个心里都在骂娘。

呀,吃饭呢?闫经理冷着脸走了过去:你们这是不打算跟我混了啊?

这可把陈凡等人吓了一跳,一个个正开心的喝得起劲,瞬间就安静下来。

李蔓更是狐假虎威,口沫横飞的怒骂道:你们一个个的在公司拍马屁,结果下班了还是跟陈凡来吃饭,当我的话是耳边风?简直岂有此理。

陈凡回头一看,眯起眼,道:闫经理,我们喝酒吃饭你也要管?这些话是我让大伙说的,你有什么火气冲我来。

闫经理嘲笑道:哟,陈副经理好大的牌啊。你要吃饭,我管不了。不过,陈凡啊,你这区区十万块,这一顿就吃了五分一了吧?

李蔓赶紧道:哎呀,经理,你忘了?人家陈凡吃软饭啊。被养的小白脸。

闫经理一拍脑袋,道:哎呀,我怎么给忘了呢?陈凡啊,这个呢,我得跟你学习,虚心请教,怎么请富婆养?哈哈哈哈。

闫经理的笑声十分刺耳,三桌的同事都很尴尬,不太敢说话。

有人窃窃私语:真是太不要脸了,平常欺压我们就算了,吃个饭还要我们站队。

与陈凡关系要好的老王坐不住了,道:李蔓,你偷拍几张不清不楚的照片就污蔑人,太不厚道了。小陈说不定在跟人家谈恋爱呢,那个钟秘书可比你漂亮多了,小陈眼光好啊。

又有同事说道:可不是呢,女朋友送些礼物给男朋友有什么不妥?你就妒忌吧?

对对对,那钟秘书可漂亮了,就跟大明星似的。李蔓你拿什么比?你就是妒忌。

李蔓色厉内荏的说道:洗,你们这群人继续洗?陈凡靠出卖肉体上位,我就看不惯,怎么了?还不让说?吃软饭、小白脸、被养的废物。我爱说,怎么着?大家快来看,这里有个软饭男,拿着女人的钱,请客吃饭,臭不要脸。

李蔓说得狠毒,同事们都为陈凡鸣不平,却又碍于闫经理的身份,都是敢怒不敢言,一个个窝着气。

而且,她嗓门大,一扯开腔,立刻引起饭店其他食客的注意,一个个对三张桌子的人行注目礼,让众人好不尴尬。

陈凡倒是淡定,道:说起来,我邀请了大东集团的钟秘书一起来吃饭,她等下就到。

闫经理哼道:好,我就看你把情人喊来,怎么洗?

人群中,程雨萌眉头一皱,小手抓紧了衣裙,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陈凡刚说完,钟秘书就风情万种的过来:陈少,有些堵车,我来晚了。

钟秘书很漂亮,身材也很好,有东方女子典型的婉约和精明能干的气质,她一现身,现场的女人除了清纯可爱的程雨萌,全都被比下去,自惭形秽。

没有,刚刚好。陈凡顿了顿,又说道:钟秘书,最近我们闹了个误会,我怕影响你的清誉,所以特地邀请你来吃顿饭,赔罪。

钟秘书惬意的一笑,她其实早得到陈凡的命令,让她来做一场戏给陈凡的朋友们看。

她故作不知道,道:噢?什么误会?还要赔罪?

陈凡打开聊天群,道:你看,今天中午你送了我的一些礼物,结果被闫经理派人偷拍。还传我被你养了,我真是很担心对你的清誉有什么影响。

众人听到陈凡的话,皆是表情各异。

钟秘书早就看过照片,装作惊讶的样子:谁这么缺德?竟然偷拍?这会儿,我不是不小心摔倒了吗?还亏得有陈少,不然就丢人了。这造谣的人也太过分了。

钟秘书亲自下场解释,什么谣言都彻底粉碎。

老王起身说道:可不就是,不小心摔倒了算什么证据?倒不如说小陈有风度。李蔓你就是妒忌。

其他同事也帮腔道:李蔓,你真是天天作死。

李蔓,你就是见不得陈凡好吧?你妒忌什么?

毒妇,一天天污蔑人,呸。

众人纷纷为陈凡仗义执言,李蔓被群起而攻,被喷得哑口无言。

闫经理也很尴尬,还以为有图有真相,结果反而坐实了陈凡有风度的美名?

陈凡手一指,道:哎呀,钟秘书,就是这位闫经理干的事。他还说要把事情搞大,现在两家公司正在合作,我怕事情闹大了,对你影响不好,对两家公司不好。

钟秘书立刻板着脸看向闫经理,怒斥道:闫经理,你好大的狗胆,敢造我的谣?陈少是我们总裁的朋友,我代劳送点礼物,就被你这样污蔑,你如此目中无人,我们大东对你们公司的投资,看来没必要继续了。

闫经理看着阵仗,被骂得无法反驳。

但他不想再次认输,硬气道:钟秘书,这是两家公司签了合同的事啊,你若反悔,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一个秘书,担当得起?

钟秘书呵呵一笑:呵呵,闫经理,我一个小秘书担当不担当得起,你很快就知道了。

说完,钟秘书直接走人。

这也是陈凡的安排,他命令钟秘书解释清楚后就离开。

陈凡见状,道:闫经理,同样的事,我也懒得继续解释,你随便抹黑我,我清者自清,但我告诉你,我也是个有脾气的人。

一脸黑的闫经理怒斥道:你算什么东西,我舅是

话音未落,老闫手机响了,他一瞧来电名字,赶紧接下:喂,舅

电话那头,罗副总怒斥道:闫东锡你是不是猪啊?啊?你告诉我,你脑子里是不是饲料?大东集团刚才跟我们董事长投诉,投诉你造谣抹黑人家总裁秘书,还到处乱传,大东现在要跟我们断了合作。

闫经理道:舅啊,那合同都签了,那女人只是个秘书吧?大东集团再怎么也不可能毁约吧。

罗副总咆哮的大骂:你脑子不仅是饲料,还有屎吗?钟秘书你不认识就多问问人,她是一般的女人吗?我都得罪不起!而且,你知道大东集团在本市什么体量吗?毁约赔钱?你觉得我们公司敢拿吗?你真是无知,总之,你不把这事摆平,我也救不了你。

闫经理听了这话,眉头深锁,急了,连忙道:这、这个舅,你不能不帮我,喂、喂?

陈凡得意的一笑,这误会解释清楚了,偏偏老闫又撞上来,那不介意只能给他一巴掌了。

陈凡说道:来,大家继续喝。

好!同事们纷纷高兴的举杯。

一旁的闫经理和李蔓,彻底傻眼了。

突然,闫经理拉住陈凡的手臂,道:陈凡,你、你不能污蔑我啊,这不是我干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