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苏锦瑟顾千尘小说完本-倾世医妃:世子宠一生最新章节阅读

苏锦瑟顾千尘小说完本-倾世医妃:世子宠一生最新章节阅读

苏锦瑟顾千尘是作者醉玲珑 小说里面的主人公,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该死!自己明明是乘航班准备去给一个特殊的病人看病,可见鬼的,自己不过打个盹,醒来就成这鬼样?好吧,她承认自己在昏睡的那一瞬间就醒来了,此刻脑海里也大概的明白了眼前的状况,苏锦瑟,果然还是与自己名字一模一样吗?略微的运动了一下身体,明显的感觉到这具身体有些虚弱!根本不适合动武!亏了自己居然是主治医生,......

第4章 殿下给小女子做主

苏锦瑟,你够了!

殷盛辉半眯着眸子,带着一丝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眼前的苏锦瑟,嘴角微微的抿着:她可是堂堂的郡主!

怎么,文世子是要偏帮偏颇了?顾千尘轻咳一声,缓缓的站了出来,嘴角勾着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当着本世子的面儿都能如此欺负她?嗯?

声调极为的缓慢!

眸子一片平静,仿佛他只是与殷盛辉老友聊天一般:还是说,本世子的身份不足以保护自己未婚妻,看来本世子是要去问问皇上的意思了!

嘶~这话让殷盛辉的脸色骤然一变!

谁不知道这皇上就是疼爱玄王世子?谁不知道皇上就是对玄王世子偏帮偏颇?

若是给皇上知道了,自己这世子恐怕还没坐稳,就要下台了!

侯府的世子又如何与王府世子相提并论,毕竟日后顾千尘可是要继承王位的!

想到这里,殷盛辉深深的吸口气,将心底的怒火彻底的压制在心底,弯下腰,一脸真挚的说道:顾世子,我与锦瑟青情同兄妹,自然不会欺负她,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疼爱她!

将疼爱两个字咬音极为的用力!

苏锦瑟冷冷的哼了一声:文世子无须这般说,我与文世子向来没有什么交情,只是我想知道,刚才文世子做的事情,难道无须道歉吗?

缓缓的朝前跨出一步!

眸子里带着一丝冰冷!

道歉!

她要让他道歉!

这话让殷盛辉的心底带着浓浓的怒火,眸子里不自觉的染上了几分扭曲,不等他说什么,秦郡主仿佛忘记了刚才的疼痛,尖锐着嗓音叫了起来!

你这个小贱人,如何能让我家盛辉哥给你道歉!

为何不可?

相对秦郡主的嘶声竭力,苏锦瑟则是要冷静了不少!

怎么,别忘了,你可是吃喝都在侯府!

住嘴!

不等秦郡主继续说什么!

殷盛辉的脸色骤然一变,猛的一个跨步将她的嘴堵了起来,眸子略微的皱着,心底却是一股浓浓的怒火,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女人!

盛辉哥,真是这样吗?

闻言!

只见苏锦瑟的脸色也瞬即一变,一抹苍白毫无压力的浮现在她的脸庞,微微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带着浓浓的惊惶:盛辉哥,秦郡主说的可是真的?你们你们会朝着我下杀手?

那纤细的身影微微的一个颤抖!

整个眸子里写满了浓浓的惊恐和害怕

锦瑟,别听她胡说,盛辉哥什么时候都是疼爱你的!

殷盛辉恼怒的瞪了秦郡主一眼,尔后温柔的看向了苏锦瑟,一如曾经演戏一般的温和,只是他的心底却总觉得眼前的事情诡异到让他无法掌控!

心底对于苏锦瑟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仿佛自己的东西给人夺取了一般!

习惯性的伸出手,想去揉揉她的头顶,只是苏锦瑟却似乎受到了惊吓一般,猛的转身转入了顾千尘的怀里

‘嘶~’

当苏锦瑟那用力一撞,顾千尘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胸口都发疼,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故意的!

只是不等他反应过来!

苏锦瑟那双手早早的圈着他的胳膊,一脸惊吓的说道:顾世子,我我我求您帮帮忙,我不想死,不想死!抬着头,那一双水灵灵大眼睛带着祈求静静的盯着他!

那一双灵动的双眸,却是闪过一丝狡黠!

下意识的,他咽下一口口水,缓缓的说道:你我本来就是一体,若是能在有生之年帮你,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有生之年?

什么东西?

苏锦瑟略微的皱了皱眉头,这才反应了过来,眼前的顾世子听说可是活不到成年哎!所以才让自己冲喜的!

啧啧!

苏锦瑟忍不住带着几分同情看了看眼前的男人!

这般风华绝代的男子好吧,活不到成年这到底是要多惋惜的事情?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若不是这样,自己一个寄人篱下没有了父母疼惜的孤女,又如何有机会接触这般接近完美的男人呢?

貌似自己还是站了便宜了!

顾世子!

苏锦瑟压下了心底的探究,此刻也是一脸伤感的说道:锦瑟会将您的情意深深的铭刻在心底的!

文世子!苏锦瑟再度颤抖着转过身静静的盯着殷盛辉缓缓的说道:当着顾世子的面儿,我有一个请求!眸子里染上了几分坚定!

听到这话,却是殷盛辉的心底隐隐的不安了起来

你,说说看,若是可以,我自然不会反驳了你!

求你了!‘砰’的一声,苏锦瑟虚弱的跪了下去,顿时让殷盛辉的心底一个‘咯噔’整个人都感觉到来自顾千尘深深的恶意!

啧啧,本世子的未婚妻居然要朝着你下跪了,果然是本世子病的太久了,忘记了规矩吗?

若是说,刚才顾千尘还是一层不变的温和,那么此刻他的声调明显的要冷了下来,双眸中那一抹浅浅的怒意也已经浓郁了几分!

殷盛辉感觉到哪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他都无法透气了!

哟,这里为何如此的热闹,盛辉,孤可是错过了什么吗?

门口一道浅黄色的身影缓缓的走了进来,那俊逸的脸庞上写满了温和,也写满了不解:这不是锦瑟吗?怎么跪在地上,莫不是为了迎接孤吗?

眨了眨眼,朝着苏锦瑟露出了一丝调皮的笑容!

锦瑟,还不快起来!

顺势,伸出手将苏锦瑟拉了起来:若是让母后知道了,回头要训上孤一顿,岂不是让孤冤枉了!

太子厚爱,锦瑟不敢当!

皱了皱眉头,微微的垂下头,苏锦瑟可不再是曾经那怯弱不谙人事的苏锦瑟了,自然她也明显的感觉到太子开口并不是真的心疼苏锦瑟!

不过是给殷盛辉一个台阶!

她更是好奇,当年自己的父亲为了救皇后乃至国舅而亡,娘亲则是因为思念过度最终在生下苏锦瑟刚满周岁变散手人寰之后,皇后的娘家便顺理成章的养着苏锦瑟!

可偏偏将苏锦瑟养成一个只会对月伤春秋的愚昧性子!

对外则是金圣国第一才女,可天知道这第一才女却是个愚不可及的人呢!

那么皇后母系一族又为何要如此做呢?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太子殿下,既然您在,还请您给小女子做个主!苏锦瑟收敛了自己的情绪,缓缓的抬着头,静静的盯着那一脸石化的太子,心底却是隐隐的冷笑了!

这些人,何尝将她当成半个亲人看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