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为妃:王爷和离吧卫青萧清乾》——全章节免费

《穿越为妃:王爷和离吧卫青萧清乾》——全章节免费

由著名网络作家“懒小玖”创作的虐情小说《穿越为妃:王爷和离吧》,主人公是卫青萧清乾。小说情节为:卫青脸色彻底沉了下去,声若寒冰的道:你们二人只要答应我一件事,我自然不会再用这事儿来威胁你们!两人相视一眼,最后有些不甘愿的点点头。卫青扬了一下眉尾,刚刚田侧妃来了这里,你们可看到了?两人研判的看着她,心中都在快速的想着她这么问的意图。看到了,还是没看到?王妃想要怎么做,尽可以直言,不需要如此拐弯抹......

第6章 苦胆汁快吐出来了

王爷,不好这么玩的。卫青硬是逼着自己挤出一抹谄媚的笑。

之前两人见了面都是狂甩眼刀子,这一次,萧清乾才答应自己回门,她可不想激怒他,让他改变了主意。

蝶儿在一旁,小脸惨白的看着。

萧清乾轻呵一声,王妃这是怕了?

卫青眨了眨眼睛,明明此刻她脸上的伤很影响她的面容,可不知道为何,萧清乾竟然看直了眼睛。

王爷相貌英俊,玉树临风,妾身怎么会怕?

王妃这是在拍马屁?

卫青没吭声。

丝儿已经无碍,即便如此,她依旧在为你求情开脱,如此善良之人,你怎忍心屡屡背后算计她?

卧槽!

卫青心中狂奔过无数匹草泥马!

明明是田丝丝在背后屡屡算计她,偏生,萧清乾真的是眼瞎!

你只要跟本王保证,以后定然不会再无中生有,这事儿就算了了!

这么简单?!

卫青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会儿,偏头,王爷,明明昨天是你挥出的内力伤了田侧妃,为何非要迁怒于妾身?

你!

原本在看到了笑的这么美,这么灵动的卫青时,萧清乾不欲再去追究此事,听闻她这话,心中消下去的些许火气竟是再度蹿高。

妾身只是实话实说!如果按着王爷以往的判断标准,那昨天谁都看清了是王爷伤了田侧妃!

卫青,你简直是在找死!

这寥寥数字,萧清乾几乎是自齿缝间挤出来的。

面对这样如同地狱修罗一般的萧清乾,卫青是真的很怕。

但她相信一句话:你怂,别人就会加倍欺辱你!

对上卫青那一双毫无畏惧的眸子,萧清乾竟是怒极反笑,王妃不是想要回门吗?

卫青心弦狠狠一抖,料定他必然又要出幺蛾子。

果然!

那么,王妃就去倒夜香好了!

尼玛!

有那么一瞬间,卫青食中二指就要向着萧清乾的双眸戳去,却生生忍住了冲动。

总有一天,她会让萧清乾跪地求饶!

好,不是有句话叫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吗?只希望王爷说话算话!

萧清乾另一只袖下的手猛地一收,手背之上青筋虬结着,指骨处也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王妃好自为之!言罢,他松开了手。

卫青凝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重重的哼了一声。

蝶儿刚刚被封了哑穴,此刻说不出话,急的一个劲儿的指着自己的喉咙。

卫青猛地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提着裙角追上了萧清乾。

看着她喘的厉害,萧清乾眯了眯眼睛。

请王爷帮蝶儿解开哑穴!

求本王!

他冷冷的睇着她,挤出三个毫无温度的字。

求?!

卫青怒瞪着他。

萧清乾眼底浮上一抹兴味。

卫青沉吟片刻,福礼,恭声道:请王爷帮蝶儿解开哑穴!

卫青,你就是这样求人的吗?

卫青猛抬头,两人的目光猝然在半空相交,隐有火花迸射。

王爷莫不是想要妾身跪地?

萧清乾微抬下巴,未置可否,但那沉默已经给了卫青答案。

卫青袖下的手用力收紧,她深吸了口气,在萧清乾以为她会为了蝶儿求他的时候,她竟是红唇轻轻一挑。

妾身恭送王爷!

你——

萧清乾有些愕然,完全没有想到卫青竟然不求了。

卫青的目光没有在萧清乾的脸上停留多于0.01秒,向着蝶儿走去。

他凝着她脊背挺直的背影,眯了眯眼睛,难得的,心中的怒意竟是散去了大半。

卫青来到蝶儿的面前,温声安抚她莫要担忧,先委屈你一下,马上就能回门,丞相府有的是会武功的侍卫,会帮你将穴道解开的!

蝶儿重重点头。

翌日清晨,天还没有大亮,一阵急促的拍门声将卫青从美梦之中惊醒。

蝶儿,快去看看是谁!

连番唤了数声,都没有听到蝶儿的应声,她拧了下眉,猛然惊醒。

蝶儿被封了哑穴,这事儿,她怎么给忘了!

那小丫头本就敏感,若是此番再听了她的话,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够重视她?

赶忙取了火折子,点亮烛火,却见蝶儿已经开了寝宫的大门。

王妃,王爷让您去倒夜香!

尼玛!

卫青真的很想揪着萧清乾的领子质问他一句,原主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的看上了他这个无情无义的人!

粗喘了口气,没好气的道:马上!

王妃最好不要磨蹭,王爷说了,若是不倒了府上所有的夜香,就不要回门了!

卧槽!卫青这次没忍住,竟是咒骂出声。

来传话的丫环拧着眉,一脸探寻的看着卫青。

卫青深呼吸,返身去找了一件衣裳,随便的将头发盘在脑后,跟着丫环离开寝殿。

蝶儿不放心,赶忙跟上去。

卫青嗅到了夜香那味道,昨晚没有消化的饭全都吐了出来。

她扶着墙,几乎快要将苦胆汁吐出来。

蝶儿温暖的手轻轻的帮她拍着后背,主仆二人相视了一眼之后,卫青撕了一块布料,遮住了口鼻,味道轻了一些,她又撕了一块,递给蝶儿。

丫环抱臂冷冷的睇着她们,不停的催促。

卫青就讨厌她这种狐假虎威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人,提着夜香桶经过她身边的身后,佯装脚步不稳,竟是将一桶夜香倒在了丫环的身上。

啊——

丫环的惊呼声打破了楚王府这宁静的黎明,惊飞了树上栖息的鸟儿。

蝶儿笑的眉眼弯弯。

卫青啧啧两声,好臭!

丫环忿忿的瞪着卫青,恼羞成怒的爬起,就要用沾着粪尿的手去打卫青,却被卫青灵敏的避开。

她打不到卫青,便瞄上了蝶儿。

卫青眸眼一凛,厉声喝道:不管怎么说,我终究是堂堂正正的楚王正妃,你一个低贱的丫环,也敢造次吗?

丫环眼睛瞪得滚圆,眸中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

别以为你是萧清乾的人,我就不敢罚你!

你丫环的嘴巴不停的翕张着,气的几乎挂不住脸上的表情。